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三章 报仇灭议长(上)
一本读|WwんW.『yb→du→.co
    雨眸摇了摇头,苦涩的道:“没什么,我并不是想要劝说你留下来,因为我知道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的我,已经回到了当初在爱琴海时候的那个状态。”

    齐岳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了出去,他甚至不远多去思考雨眸的话,以给自己带来任何困扰。

    雨眸的目光散发着淡淡的悲伤,看着齐岳离开的背影,她不禁有些痴了,长长的叹息一声,“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看来,我还是对他报有幻想。虽然那并不是我想要做的,但是,既然我已经继承了雅典娜的神力,那么,雅典娜和我就变成了一体,不论是她做的还是我做的,不都一样么?至少,在他眼中是绝对一样的。如果这次能够不死,齐岳,我欠你的,我一定会还给你。”

    马尔蒂并没有听到雨眸内心的独白,眼看着齐岳离去,他虽然心中焦急万分,但却实在没有勇气去拦阻齐岳,只得回过身面对雨眸,道:“雨眸小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齐岳走了,我们,我们怎么可能抵挡的住燃烧军团的攻击啊!更何况还有冥界的大军在。”

    雨眸淡淡的道:“尽人事,听天命。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如果事不可为的话,那么,我们也只有选择离开,选择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再等待反攻的机会。”

    马尔蒂愣了一下,老歼巨猾的他立刻就明白了雨眸话语中的意思,眼中光芒一亮,之前不稳定的气息顿时变得平复下来,向雨眸点了点头。

    齐岳悄悄的回到本方阵营之中,没有惊动其他人,只是将雪女叫到了自己身边。

    “雪儿,我们出去一趟。”拉着雪女那冰凉的小手,齐岳心中顿时一荡,最近这段时间,他甚至没有和红颜知己们亲热的机会,在那方面,实在憋的有些难受了,可惜的是,现在的他,确实没时间去考虑自己的事情了。

    雪女俏脸微红,也不问齐岳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看着齐岳的眼神也变得怪异了几分。

    齐岳拉着雪女悄悄的出了营地之后,暗红色的光芒从他身上亮起,麒麟隐包裹住他们的身体,顿时让他们在黑暗的天空之下悄然消失。麒麟隐的覆盖范围是很有限的,笼罩住他们这两个诚仁想要没有遗漏的话,他们就必须拥抱在一起。

    抱着雪女那冰凉滑润的娇躯自然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雪女和如月一样,都很喜欢白色和蓝色,她今天穿着的,就是一件白色的长裙。

    齐岳突然有些惊讶的发现,他用麒麟隐笼罩住自己和雪女的身体,并且将她搂入怀中之后,雪女的气息明显变得灼热起来,对于一个修炼冰属姓能量的强者来说,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精神力悄悄的笼罩住雪女的娇躯,不用太仔细的去感觉,齐岳也发现雪女的心跳正在不断加速,低着头,也不敢看自己。

    “雪儿,你没事吧。”齐岳关切的问道。

    雪女嗯了一声,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搂着齐岳的手略微紧了紧。

    “雪儿,你怎么不说话啊?”齐岳刚说出这句话,只觉得雪女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低声说道:“你让我说什么?你以前可不是这么破坏气氛的啊!不过,你这样当着大家的面把我叫出来不太好。殇冰姐姐她们恐怕会妒嫉的。那样就不好了。虽然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们还是快一点吧,然后好赶快回去,别让她们想的太多。”

    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雪女,双手捧起她的头,此时雪女的俏脸上已经满是红晕,双眼紧闭,看她的样子,是既有些紧张,但又有几分期待,那动人的样子,不禁令人怦然心动。看着她,齐岳不禁噗哧一笑,“你个小傻瓜,你想什么呢?我就那么银荡么?还需要抓紧这点时间把你拉出来亲热啊!”

    “啊?”雪女惊讶的睁开眼睛,看着齐岳眼中那戏虐的笑容,顿时有些呆住了。“那,那你叫我出来干什么?你,羞死人了,你坏死了。”此时她已经明白是自己误会了齐岳,虽然还不知道他将自己叫出来要干什么,但显然不是那回事了。

    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齐岳真恨不得立刻就将她就地正法了,但是,他却知道,自己每在这边多耽搁一分,炎黄共和国中,蚩尤造成的破坏就会加深一分。强行压制住内心的**,带着雪女腾空飞起,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还不行么?别羞了。”

    雪女伏在齐岳怀中,怎么也不肯抬起头来,喃喃的道:“你坏死了。你当着大家的面只把人家一个人拉出来,而且还用麒麟隐把咱们两个弄成隐身状态,怎么能让我不误会呢。你,你还我清白……”

    齐岳冤枉的道:“谁知道你这小脑袋中装的都是这些龌龊的思想啊!就算我真的想和你那个,我也会去找教皇要一个帐篷啊!这荒郊野外的,你要是着凉怎么办啊。”一边说着,他还悄悄的在雪女的翘臀上捏上一记,脸上满是坏笑。

    雪女哼了一声,道:“不管,反正就是你坏,说吧,你带我出来究竟是干什么啊!”

    齐岳眼中的笑意逐渐收敛,“忘记你之前跟我说过什么了么?都是我不好,一直忽略了你的事情,我们马上就要返回炎黄共和国了,在回去之前,虽然不能将冥界和地狱的问题解决,但至少也我要帮你把仇恨解决一部份才行。否则,要是万一他死在了教廷或者希腊守护者手中,你不是就不能亲手报仇了么?”

    雪女猛的抬起头,痴痴的看着齐岳,“你叫我出来,就是要带我去报仇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是啊!怎么?你现在不想去报仇么?”

    看着齐岳,雪女的眼圈渐渐的红了,晶莹的泪珠在眼圈中打转,看到她这个样子,齐岳顿时有些慌了,“雪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别哭,你一哭,我心都疼了,唔……”

    雪女那冰冷的唇瓣,猛的贴上了齐岳的,四片温润紧紧的贴合在一起,雪女双臂直接缠绕上齐岳的脖子,此时,她就像一直动情的小野猫,不断在齐岳怀抱之中扭动着,似乎要用自己的热量让齐岳融化了似的。

    齐岳在这方面的意志并不是太坚定,他在自己还能忍住之前,好不容易才强忍着怀抱中的诱惑离开了雪女的唇,“傻丫头,你再这样的话,我恐怕真会把你吃了。”

    雪女看着齐岳,破涕为笑,道:“吃吧吃吧,只要你不怕被撑死,你就吃好了。”

    忍不住再次吻了她一下,此时,他们已经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齐岳传音道:“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吃掉你,一点渣滓都不剩下。”

    雪女靠在齐岳怀中,“我早就是你的了,想什么时候吃,你就什么时候来找我吧。”

    齐岳深吸口气,和雪女的温存令他的心中充满了温柔的气息,可是,他这次带着雪女来,可是报仇的。“一切等回去再说,待会由你亲自动手,其他的你不用管,有我在。”

    雪女点了点头,她也知道,此时并不是和齐岳温存的好时机。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强横的光芒,精神力瞬间释放,此时他和雪女所在的地方,正好是燃烧军团驻扎所在地的上空。凭借着齐岳对精神力和灵魂的控制,再加上麒麟隐的效果,就算是撒旦和冥王哈迪斯那个级别的强者都不可能在这时候发现他们的存在。

    精神波动不断从齐岳身上传出,在百万军中寻找一个人,对于别人来说,无疑是不可能办到的事,但是,凭借着精神力的排查,齐岳还是很快就完成了搜寻。黑暗议长的黑暗能量和其他人的黑暗能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且在燃烧军团之中也算得上强大了,但是,他的黑暗能量却有个问题,因为他并不是本身就来自地狱的,所以他的黑暗能量纯净程度上就比地狱生物要差了一些,在众人中寻找就变得容易了许多。

    整个燃烧军团驻扎的都非常密集,地狱城虽然毁灭了,但巨大的城市废墟在他们背后也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齐岳能够感觉到撒旦和哈迪斯似乎还在修炼状态,那天受到的重创显然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搂着雪女,齐岳悄悄的来到了燃烧军团营地的左翼,在精神力的指引之下,他首先看到的,就是黑武士黄帝那高大的身体,黑暗议长就坐在他身边,两人正在说着什么。

    齐岳向雪女点了点头,带着她悄然来到了黑暗议长和黑武士皇帝上方。麒麟隐在庞大的云力作用下瞬间放大,周围的燃烧军团地狱生物们只觉得眼前一暗,就被一股暗红色的光芒笼罩在内。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将黑武士皇帝和黑暗议长为中心的上千黑暗生物完全囊括其中。

    无尽的暗红色,令突然被笼罩进来的地狱生物都充满了吃惊的表情。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齐岳那冰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骤然看到齐岳,黑暗议长和黑武士皇帝不禁脸色大变,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曾经连撒旦也击败过的啊!

    “齐先生,你这样偷袭我们,恐怕有损您的威名吧。”黑暗议长吞咽了一口吐沫,看着齐岳说道。

    齐岳冷冷的道:“当初你们抓帝心雪莲王的时候,是否想到有损你们自己的威名呢?出来混,早晚要还的。”青色的光芒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周围的地狱生物们面前。

    简单的风刃,由齐岳发出,那强大的威力只能用摧枯拉朽来形容。庞大的能量波动,一瞬间就蔓延到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每一个角落之中。这一次,齐岳没有利用须弥那芥子的能力将这些地狱生物分开,而是在瞬间将他们彼此之间的空间缩到了最小程度,一时间,大量的地狱生物完全被挤压在一起。真空的感觉,令他们根本就无法呼吸,就更不用说反抗了。

    比这些地狱生物的身体还要巨大的青色风刃悄无声息的掠过,一个个地狱生物的身体完全凝固在半空之中,他们的身体伴随着青光同时消失了,被千机百变璇玑界法抛了出去,死人,已经没必要再留下来。秒杀千名地狱生物,对于齐岳来说,只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已。他甚至没有去多看一眼他们。

    黑暗议长只觉得嗓子一阵发干,这只不过是几次眨眼的工夫而已,在这片暗红色的世界之中,却只是剩下他和黑武士皇帝两个人。单是恐惧的感觉已经令他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栗起来。面对如此强敌,他甚至连反抗的想法都很难升起。

    “你去死吧。”庞大的墨绿色能量从黑武士皇帝背后喷涌而出,挥舞着他那柄巨大的黑色长剑,直奔齐岳扑了过来,黑暗能量铺天盖地般朝着齐岳喷涌而至,虽然他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齐岳的对手,但他却绝对不愿意就这样在死亡气息笼罩下认输。

    齐岳的身体没有动,只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没有声音发出,墨绿色的能量刚一来到齐岳身前三尺之外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那黑色巨剑的剑锋,此时就落在齐岳的掌握之中,捏着巨大的剑刃,齐岳嘴角处不禁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黑武士皇帝拼命挣扎,但是,他却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和手中巨剑似乎已经被齐岳完全黏住了,就算他现在想要放弃手中长剑也已经做不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