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八章 老牛,邪道霸主(下)
一本读|WwんW.『yb→du→.co
    灰色的气流瞬间胀大,无数怨灵,汇聚成一条怨灵的长河席卷而出,拥挤的怨灵,充满了吞食姓的怨灵,几乎在一瞬间就卷向了老牛的身体。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怨灵漩涡。

    狰狞的笑容出现在哈迪斯脸上,他很清楚无魔剑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这本来是他准备在以后对抗希腊众神,或者是在和撒旦最后争夺地球掌控权的时候才准备使用出的力量,但面对牛魔王所带来的巨大压力,他不得不提前施展出了自己最后的法宝。在他看来,无魔剑就是无敌的代名词,他绝不相信,有人能够在无魔剑中生存下来。强横的能量波动不断的提升着,每提升一分,都会产生出一种特殊的感觉。

    牛魔王的身体消失了,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被那大片的怨灵完全笼罩。

    撒旦突然感觉到自己在颤栗,不是身体的颤栗,而是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那种感觉,是他所难以形容的。他很清楚,如果刚才无魔剑攻击的是自己,那么自己的结果也将是被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去,连灵魂烙印都无法剩下。哈迪斯竟然强大到了如此地步,是撒旦远远没有想到的,此时,他才真正明白,哈迪斯所谓和自己的合作,其实都只是一个阴谋而已。他在利用自己,利用自己的燃烧军团帮他占领地球,然后会发生什么,即使用脚去想也能想的明白了。

    哈迪斯狰狞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那是属于胜利者的笑容,虽然一切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但至少面前的强敌已经被毁灭了,就算撒旦明白了一切又如何?他已经不可能再兴起反抗自己的心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想必那位地狱之主也明白应该如何去做才对。此时的他,已经开始憧憬未来,憧憬着自己站在地球权力巅峰的情景。

    就在这时,哈迪斯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已经变的比雪花还要洁白。他的双眼,似乎要从眼眶中跳出去似的,注视着身体正前方,他的身体开始了颤抖。

    怨灵依旧存在,来自无魔剑的怨灵,却并没有回到剑身之中,在不断的飞舞过程中,他们竟然争先恐后的朝四周散去。怨灵们的尖叫变得更加尖锐了,只不够,这一次怨灵的叫声不再是凄厉的,而是充满了恐惧的。

    “想要吞噬我么?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种怨灵存在。恐怕,你们要失望了。”牛魔王有些嘲弄的声音从那灰色的气流中传出,庞大的能量气息顷刻间席卷而出,能量每一次提升,都会产生出一种特殊的效果。怨灵疯狂的想要逃窜,甚至已经不再受到无魔剑的控制,却怎么也无法从他身体十米范围内挣脱,庞大的怨灵集合体,在空中疯狂的涌动着,争先恐后的想要从这里逃走,但是,当它们遇到那无形的屏障时,却怎么也不可能挣脱出去。

    哈迪斯只觉得全身一阵酸软,面前的牛魔王虽然只有一米九的身高,但看上去却是如此强横,庞大的能量,在不断的提升过程中,令他充分感觉到了牛魔王的恐怖。连怨灵都不敢吞噬,连怨灵都会感觉到恐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气息啊!至少,这是他所无法想象的。

    手中一热,无魔剑滑落,掉在地面上发出当的一声轻响。

    牛魔王嘴角处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光芒,左手一挥,低喝一声,“收。”

    一个高约九寸的宝塔,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掌握之中,紧接着,庞大的能量光芒瞬间释放,不再是灰白色的单调,九彩宝光澎湃而出,那九寸宝塔瞬间放大,眨眼间,已经膨胀到了直径十米的程度,就连整个大殿,也在顷刻间化为了飞灰。

    昊天塔,就像一个骄傲的将军一般漂浮在半空之中,而那些怨灵,根本连半分反抗都无法做出,就已经蜂拥而出,眨眼间,已经被昊天塔吸摄而入。不论怨灵有多少,昊天塔都像是无底深渊一般。怨灵,算什么?面对昊天塔这样的神器,完全可以被镇压其中。

    在十大神器之中,昊天塔是以防御和镇压而著称的。除非被镇压者已经能够超越它本身的存在,否则,永远也不可能从中逃离。蚩尤当初还无法使用出昊天塔真正的威力,但却并不代表牛魔王也不行。镇压怨灵,正是昊天塔最容易做到的事,其中存在的正气,完全是怨灵的克星。

    只是一时三刻之间,所有无魔剑中的怨灵已经完全被昊天塔收摄其中,连一点渣滓都没有剩下。无魔剑的剑刃消失了,只剩下那个有骷髅头存在的剑柄,但却已经没有任何能量波动出现。庞大的能量气息顷刻间削弱到如此程度,这件邪恶位面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魔器落得如此下场,恐怕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牛魔王右手一挥,无魔剑的剑柄已经落在他手中,简单的看了看,他脸上不屑的神色不禁变得更加强烈了,“这种破玩意也拿出来显摆,看来,你们西方的邪恶位面真的没什么好东西了。幸亏这次你遇到的只是我的昊天塔,如果换成炼妖壶的话,只不过一瞬间的工夫就足够了,这些怨灵将完全被炼化。这东西是你所无法使用的,我也不屑于使用,毁了算了。反正用昊天塔来管理这些生魂也是一样的。论邪恶,你还是差的太远太远。”

    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牛魔王右手一紧,破裂的声响产生出震颤的感觉,灰尘从他手中飘落,而那无魔剑的剑柄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扑通一声,哈迪斯整个人已经完全坐倒在地,无魔剑被毁了,就像是他的生命也被毁灭了似的,他整个人已经完全虚脱,甚至连半点反抗的想法都无法生成。目光呆滞的看着老牛,全身在不断的颤抖着,似乎随时都可能发病似的。

    无魔剑,是一件极其邪恶的魔器,牛魔王说的不错,那根本就不是冥王哈迪斯所能控制的力量。如果刚才无魔剑真的将牛魔王毁灭,反到不会有什么问题,吞噬了新的灵魂之后,会重新落入哈迪斯掌握之中,凭借着他自己和那五十二个冥将的能量,还勉强能够将无魔剑爆发出的能量收敛回去。但是,无魔剑中的怨灵完全被昊天塔吸走,哈迪斯的能量也自然而然的被吸扯而去,之前无魔剑在他体内形成的反噬能量,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此时,正在飞速的侵蚀着哈迪斯的身体,不需要牛魔王动手,只要再过很短的时间,那反噬的能量就足以将哈迪斯毁灭掉了。

    此时撒旦的心情只能用寒冷来形容,无魔剑的强大他再清楚不过,但是,无魔剑中的怨灵居然会恐惧,这是他永远也无法想象到的情景,眼前的这个怪物究竟能强大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但是,他却很清楚,就算是自己加上整个燃烧军团也不可能和他相比啊!

    牛魔王站在那里,虽然他现在的身高和撒旦根本不成比例,但是,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左手拖着已经重新恢复到九寸高下的昊天塔,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像是整个宇宙的中心,散发的气息是如此强悍,强悍到连撒旦都有些无法呼吸的感觉。

    阴冷的声音从牛魔王口中发出,“就你们这样,也想要统治地球么?这也就是现在,那些原本的东方神都已经不存在了,否则,只需要来上一两个,也能将你们轻易毁灭。”一边说着,他右手再次探出,光芒一闪,哈迪斯已经落入他掌握之中,和刚在的路西法并没有任何区别,同样是咽喉被握。

    此时的哈迪斯,还在和体内的反噬能量抗衡着,别说抵挡了,就连他体内的问题他也解决不了,有生以来,哈迪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居然是如此之近。

    乳白色的光芒澎湃而出,包裹住了哈迪斯的身体,哈迪斯顿时凝固了,表情、身体和他体内的一切一切,都在一瞬间进入了凝固状态。

    此时此刻,因为大殿被毁,外面的燃烧军团已经发现,成千上万的燃烧军团已经蜂拥而至,将周围围的水泄不通,但是,不论他们怎样努力,却都无法进入到大殿原本的范围之内,看着牛魔王,无形的威压竟然令这些原本无所畏惧的燃烧军团也产生出恐惧的感觉。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向我臣服,今后做我的属下,那么,我就宽恕了你们以前所做的一切,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否则的话,结果你们是知道的。”牛魔王的声音很淡,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此时此刻,面对着他,撒旦却说不出一个不字。哪怕外面的燃烧军团战士再多,也无法令他产生一丝安全的感觉。

    牛魔王冷哼一声,“还需要犹豫么?”一边说着,他就那么抓着哈迪斯的脖子骤然踏前一步,右脚落地,发出一声低沉的轰鸣。下一刻,恐怖的一幕出现了。此时,外面已经聚集了超过十万的燃烧军团竟然在一瞬间完全跪倒在地,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场景,充满了震撼的效果。撒旦骇然发现,自己的那些属下,此时竟然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并不只是跪在那里那么简单,甚至是已经失去了一切对外界的感觉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实力?一脚定乾坤么?

    颓然的气息,充斥在撒旦身体周围,长叹一声,点了点头,和牛魔王高矮不成比例的身体再也无法给他带来分毫自信,“好吧,我认了,从现在开始,地狱所属,完全听从您的命令。”

    牛魔王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你是聪明人,聪明人总是能够活的长久一些。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牛魔王。现在,整合你手下的所有军队,都集中到这里来,听从我的调遣。你们以为,西方这些地方有什么可占领的么?只要你们一天没有侵入东方,将东方世界划入我们的版图,那么,你们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地球的掌控者。”

    撒旦愣了一下,试探的问道:“可是,您和齐岳之间,不是朋友的关系么?”

    牛魔王淡淡的道:“那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你们现在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听从我的命令就足够了。”

    手上的乳白色光芒变得比刚才更加浓郁了,庞大的能量气息,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充斥在方圆十米之内。哈迪斯一声悠长的叹息中,他身体周围的束缚已经完全消失了,体内的反噬不但没有了,就连所有能量也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这,就是牛魔王的力量。

    哈迪斯同样也是聪明人,他甚至比撒旦更加聪明,否则也不会想着要算计撒旦了,根本没有半分犹豫,冥王之尊,第一时间跪倒在地,恭敬的道:“参见我主。哈迪斯将永远效忠于您。”

    牛魔王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哈迪斯已经回到了撒旦身边。牛魔王本就是一个强大的统治者,当初他曾经统治过远古巨兽时期的所有凶兽啊!那可是现在地狱与冥界相加也无法比拟的力量。

    牛魔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自言自语的道:“齐岳,你看到了么?你没有解决的问题,我已经为你解决了。我们毕竟都属于东方,既然如此,这所有的一切,就在东方来解决吧。”说到这里,他眼中寒光闪烁。一道红色的光芒从他额头上亮起,竟然凭空多了一只眼睛,朝着东方望去,同时,那道红色的光芒上,也充满了他的灵魂气息。

    撒旦、哈迪斯、撒冷儿,在一旁看着牛魔王,他们此时的心,都已经沉入了谷底,甚至充满了悲哀,曾几何时,他们还是一个位面的主人,但是现在却沦为了牛魔王的属下啊!说得不好听点,就是奴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