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双人床的暗示
一本读|WwんW.『yb→du→.co
    ps:三更,下星期视情况爆发,求给力啊。

    “她现在竟然敢顶撞我了,看来我要想办法教训教训那个穷小子。”夏瑶的母亲现在还认为她的女儿还是那个乖巧的女儿,只是被徐翔蒙蔽了做出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情罢了,理解还停留在浅层,还如何有希望?

    “够了。”夏瑶的父亲直接把报纸拍在了桌子上。

    “什么,你也这样?”夏瑶的母亲脸上掩不住的惊愕。

    “你现在还不知道你错在哪里么?你现在还以为夏瑶只是那个只会听你话逆来顺受的乖女儿么?你还真的以为她只是一时的失常么?”夏瑶的父亲也爆发了,用手指着门外,一脸的凄厉。

    “什么?我错了?我整天烧菜做饭洗衣服错了?我整天照顾你们我错了?你……”夏瑶的母亲竟然拿这些事情来说,这种人往往以为这个家没有她就不行了,也对,是不行了,但是没了谁地球都照样转!

    “行,我错了,我错行了吧,你好好洗你的衣服,做你的饭吧。”夏瑶的父亲丢下这样一句话也朝着门外走去,他已经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会和这个女人结婚,不过,也幸好夏瑶并没有像她,夏瑶是他现在心中最唯美的一片净土。

    房间内只剩下一个呆立的母亲,不过这个母亲能不能醒悟,这还是个未知数。

    而他走出大楼后刚好看到了帮夏瑶拿着头盔的徐翔和身旁的夏瑶,夏瑶的脸上已经看不见哀色了,徐翔就像阳光,很简单就驱散了夏瑶的阴霾,夏瑶的父亲突然觉得自己亏欠夏瑶太多太多了。

    “爸爸。”夏瑶后退一小步,让徐翔挡在自己的面前,这是夏瑶第一次的反抗,虽然对于母亲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对于眼前这个父亲夏瑶还是比较尊敬的。

    “不用怕,我不是来带你回去的,这确实是你妈妈的错,我回去会说她,你先去小徐家里住几天。”夏瑶的父亲露出微笑,每次看到夏瑶他都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他的女儿才是他的一切。

    “嗯。”夏瑶微微地点了点头,她父亲同意她住在徐翔家了,这让她有点欣喜。

    “小徐啊。”夏瑶的父亲现在把目光转向徐翔,“我把我女儿交给你了,你一定要保护她知道么?这次确实她母亲的问题,也苦了这个孩子了,这么孝顺还不被理解。”说到这里夏瑶的父亲低着头叹了一口气。

    “我会照顾她的,等到这一阵子过去再说,伯父你自己也保重。”徐翔并没有对夏瑶的母亲多作评论,虽然确实十分讨厌她,但是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不便掺和,不过夏瑶父亲的这句话怎么感觉好像是在托付终生……

    夏瑶的父亲没有多说,转头回家,也没有再回头,他担心自己如果回头就开口要求夏瑶回家,他早就知道夏瑶喜欢徐翔了,或许是本身就是穷苦人家更明白穷苦人家的痛楚,他丝毫没有看低过徐翔。

    “走吧。”徐翔看一旁还在低头不知道想什么的夏瑶,开口道,然后率先迈开步伐,其实夏瑶的母亲看低他也是有道理的,前世的徐翔要不是汪雪的话说不定也是碌碌一生。

    “徐翔,你真的会照顾我么?”夏瑶抬起头,问就在几步之外的徐翔,眼中目光闪烁,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不过她今天做的什么事情哪件不是前所未有呢?

    “嗯,当然啦,我答应你爸爸的。”徐翔有点不敢看夏瑶的目光。

    “一……辈子么?”夏瑶咬着嘴唇,问出了这个一直想问的问题,她很期待徐翔的回答,又很害怕那个否定的词汇,只是不问出来她觉得心里面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一个保守的女孩子住到一个男孩子家里需要多大的决心是那些赶潮流的人所不知道的。

    “当然啦。”徐翔的回答让夏瑶眼前一亮,但是徐翔接下去的话又让她暗淡下来,“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嘛。”

    “只是朋友么?”这句话徐翔并没有听到,夏瑶只是在自言自语,声音只有她一个人听得见。

    徐翔只是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回到家,徐翔家里并没有客房,准确说是只有一个房间,客厅和厨房连在一块,而剩下的空间就是徐翔自己的房间了,也是唯一的房间,平时只要打开大门就可以看到徐翔房间中的情况,现在是夏天,很多时间房门都不关。

    阳德小区并不是都是标准住房,是根据人口分配的,夏瑶家有三个人,是一对夫妻加上一个小孩,所以是两个房间,而徐翔是一个人自己住,所以只有一个房间,低保户就是最低保障。

    而现在睡觉的地方就成为问题了,只有一张床,客厅中不是沙发,只是普通的木质家具,并不能作为床,被子倒是有,估计要打地铺了,所幸是夏天。

    徐翔帮夏瑶解决头盔问题后就开始分配床的问题了。

    “夏瑶你睡床,我帮你换一床被子。”徐翔看到夏瑶又开始习惯性地整理家中一些家务。

    “你呢?”

    “我睡地上,现在是夏天,地板上还比较凉爽,不准和我抢哦。”徐翔的话让夏瑶微微一笑。

    “其实……这张床可以睡两个人的。”夏瑶的脸上微微发红发烫,徐翔的床本来就是双人床,可能原本这里是住着一对夫妻的,夏瑶的话就好像是在勾引一般,红果果**裸的诱惑。

    徐翔直接冲上去把夏瑶推倒,然后这张床真的就睡两个人了,这自然是不可能的……认真你就输了……

    徐翔并不是柳下惠,也不是无能,但是现在夏瑶只是暂住在自己家,主要是夏瑶和自己的关系不清不楚的,还有汪雪,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汪雪呢?

    “嗯,所以你睡起来很宽松,不用担心太热,而且就算你会踢被子,也不容易掉下来。”徐翔不动声色地拒绝了夏瑶很具诱惑性的“建议”,转身去拿被子。

    “你才会踢被子呢。”夏瑶的心中不知道是失落还是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