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 都是人性罢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只是这个中年人不知道他这句话让他在他女儿心中的形象真正崩盘,本来方馨瑜还一直认为以前那个和蔼努力的父亲会回来的,一次次的失望也没有让她完全放弃希望,无论是从高级公寓到普通套房,从大鱼大肉到平民小菜。

    只是她没想到她父亲竟然真的答应了徐翔,六万块钱,就这么出售了,可怜她不知道这个价格在她父亲心中是高价,可以说求之不得。

    “六万块钱,拿了赶快给我走人!”徐翔示意汪雪拿钱拿出来交给方馨瑜的父亲,六叠崭新的钞票,刚从银行领了出来,还散发着些许的油墨味,这就是现在社会中最容易诱人发狂的东西。

    “小瑜,爸爸走了,爸爸也是不得已,你要自己保重啊。”没想到方馨瑜的父亲竟然还在走之前还想再上演一次苦肉计,方馨瑜原本已经暗淡无光的眼睛再次恢复了一点神采。

    要糟!

    “这么珍惜你女儿,我给你一个反悔的机会怎么样,六万块留下,把你女儿带走。”徐翔似笑非笑地看着方馨瑜的父亲,必须要断绝方馨瑜所有对于她父亲的希望,不然以后还可能会上演一出苦肉计。

    一切都归于人性啊!

    方馨瑜的父亲自然不愿意放弃这钱,如果没有这六万块,他明天肯定不会活得比现在好,情不自禁地把钱抱得紧紧的,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所有人的眼里。

    “那还不快滚!”徐翔大声喝道,早就知道方馨瑜的父亲是一个没有骨气的人,有骨气的人怎么可能会把主意打到女儿身上,有骨气的人怎么可能去借高利贷,徐翔恨不得一匕首杀了他,但是必须照顾到方馨瑜的情绪。

    方馨瑜的父亲忙不迭地起身迅速离开了这个名义上的家,起码最近一段时间内他是不会来找方馨瑜了,至于那六万块钱是还给高利贷还是去哪里花掉徐翔管不着,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安抚好眼前这个女孩。

    “方馨瑜,你记得我们是谁么?”等到方馨瑜的父亲走远了,汪雪和林欣走到方馨瑜面前柔声问道,方馨瑜显然没有从刚才的悲伤之中走出来,眼神十分呆滞,木讷地抬起头看着汪雪和林欣,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发呆。

    “芳馨。”林欣轻轻地吐出两个字,方馨瑜的身体微微一震,眼中终于恢复了一点清明,看来是想到了两女的身份。

    “雪涵?明日之欣?”方馨瑜试探地问道,见汪雪和林欣点了点头,已经被泪水淹没的清秀脸庞终于崭露了笑容,但是很快又黯淡了下去,看来刚才那件事情对她的打击确实很大。

    不过朋友再好也只是朋友罢了。

    “你爸爸那种人渣不要也罢,竟然会想要卖掉自己的女儿。”林欣愤愤地说道,只是她的话只是让方馨瑜更伤心罢了,汪雪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是担心地看着方馨瑜。

    “好了,先离开这里吧。”徐翔说道,他知道家里还有一种俏人儿正在一个人孤单地吃着饭,心中不知不觉地牵挂上了,尽早回去是他唯一能够做的。

    只是天不遂人愿,这时候有三个壮汉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进来看见徐翔三人先是一愣,然后看到汪雪和林欣之后眼睛都是一亮。

    “你们是谁?”汪雪本来是半蹲在方馨瑜面前,看到有人进来后站起来问道,只是她姣好的身材只是让眼前这三只雄性生物更加疯狂而已。

    “我们是来收高利贷的,你们之中谁是方馨瑜。”为首的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问道,其实他也见过方馨瑜几面,自然不会不认识,只是眼睛始终没有从林欣身上移开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收高利贷找她爸爸去,找她干么?”林欣嚷道,在她看来方馨瑜和她父亲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而且对方三人的目光一直朝她身上飘来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她爸爸已经把她卖给我们作为高利贷的抵押了。”那个中年男子似乎是想给林欣一个好印象,语气很轻,可惜配上他的丑态只会让人想呕吐罢了。

    “很抱歉,方馨瑜已经六万块钱卖给我了,如果你们想要拿回钱的话建议你们立刻追上去。”徐翔走到三女面前,挡住了几个人的视线,虽然徐翔并不是三女中任何一人的男朋友,但是这也不是这三个渣滓可以亵渎的。

    “六万块!”那三人全部惊叫了一声,不是没见过钱,只是没想到真有人愿意花六万块买下方馨瑜,后面的两人已经有马上去追的意思了,不过为首的那个中年人却抓住了他们两个,然后耳语了几句,眼睛不断地朝徐翔这边飘过来。

    汪雪看着方馨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林欣则是信心满满,在她看来反正有汪雪这个跆拳道黑带在,而方馨瑜在听到中年人的话后更是心如死灰,现在她是完完全全确定父亲是真的想把自己卖掉。

    哀莫大过于心死。

    “我们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你骗我们然后带着方馨瑜跑掉了我们找谁要去。”中年人看汪雪和林欣就知道非富即贵,毕竟衣着可以更换,但是气质却是长期养成的,不敲诈一点他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至于徐翔,完全被他们无视了。

    “那我们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借了她父亲高利贷,她父亲又是不是真的想把她卖给你们?”耍无赖?看谁更无赖,这种人徐翔前世见得多了,现在看来只是跳梁小丑罢了。

    “这……”确实口说无凭,即使是方馨瑜父亲借的借据也不在他们手上,这下子中年人有点为难了,气氛有点僵硬,双方都没有说话,各怀心思。

    “小子,陈哥是给你面子,不要给脸不要脸。”后面两个年轻首先沉不住气了,或许也是想要表现一下,出声呵斥徐翔道,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直接打破了原本还算平衡的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