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八十一章 来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10348!”

    系统还是还给面子的,刚开启众多状态技能的徐翔立刻出现了一次五倍暴击,贝亚特的头上飘出了一个巨大的五位数伤害,这让他脸上的微笑戛然而止,马上抬起法杖继续吟唱治疗技能。

    愈合祷言!

    圣光沐浴!

    光愈术!

    一个个的治疗技能丢出,一道道圣光闪烁着。

    暗影连击!

    “1437”

    “1792”

    “2118”

    徐翔也不去打断这些小型的治疗技能了,现在每一次攻击都能够带走将近两千的生命值,加上恐怖的攻速,打断还不如输出实在,而贝亚特也发现自己低估了眼前这个亡灵盗贼,血量疯狂地下降着。

    百分之90……75……60

    仅仅是十秒钟的时间贝亚特的血量就从大回复术的满值狂跌至百分之60不到,平均每秒钟带走了将近一万的生命值,放眼世界能够造成如此恐怖输出的也就只有徐翔了,换了其他人能够让贝亚特的血量下降就可以自豪了。

    大回复术!

    贝亚特终于又等来了一次这个强力治疗魔法的冷却结束,光是小治疗还不如徐翔一匕首的伤害,虽然亡灵复苏已经结束,但光是献祭的加成输出也同样犀利,如果再这样下去最多20秒他就得挂掉。

    不过徐翔怎么可能让他安心地用大治疗技能。

    凿击!

    闷击!

    影瞬!

    影袭!

    凝滞!

    脚踢!

    看时间时间比较长就知道是大回复术,徐翔几乎把所有控制技能都丢了出来才把他打断,献祭的时间一秒秒地过去,贝亚特的血量也在减少,尽管他全力地在治疗,仍旧挽回不了下降的颓势。

    “凤翔,你这家伙快点,蚀影带人来了,我挡不了多久。”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为君独舞焦急的声音。

    “蚀影!?”徐翔也愣了一下,这个消息确实太惊人了,而且是蚀影亲自带人来,证明他有着很大的把握,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血痕公会的会长很关注为君独舞,所以这边一产生变化他就立刻反应了过来。

    确实是一个聪明人,不过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徐翔加紧了手中的动作,将所有技能全部丢了出来,将贝亚特的血量打落了百分之10,也同样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暗影突刺!

    割裂!

    暗影连击!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不欢迎你。”为君独舞看着眼前这个被她恨入骨髓的男人,本来还算好的心情一下子沉郁了起来,脸上也覆盖上了一层冰霜,不对,好几层冰霜,明摆着拒人于千里之外。

    而在她面前的就是蚀影,后面还有一大堆血痕公会的玩家,起码有上千人,而且装备还都是比较好的,看得出是有备而来。

    其实蚀影在一开始就怀疑是徐翔了,然后在对埃尔帕城的高手玩家进行排查后就立刻确定了下来,然后也马上联想到了埃尔帕城中和徐翔拥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为君独舞,再综合一些其他信息,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凤翔是不是在里面?”蚀影的脸色十分严肃,但语气中不自觉地掺杂了几丝温柔,眼神也不会十分凌厉,但为君独舞并没有领情的意思,脸上反而冰霜更盛,引起了周围一些血痕公会玩家的不满。

    “别以为会长给你几分颜色就嚣张了,女人还是乖乖找个男人嫁了好。”

    “还不知道长得怎么样呢,说不定长得太丑才整天带着面纱。”

    “身材倒是一级棒,我想会长应该不会介意纳她做小妾吧。”

    “闭嘴。”这时候突然一声大喝,不过并不是为君独舞,而是蚀影,声色俱厉,会长发话自然没有人敢再出声,场面立刻就安静了下来,而蚀影继续开口道,“你讨厌我没关系,我这次只是来找凤翔的,你让开。”

    蚀影的语气已经十分客气了,这放在平时是绝无仅有的,不过这也让周围血痕公会的玩家更加疑惑,他们之前就知道会长对于梦萦公会十分照顾,几乎上只要碰到有关的事情都会让步,而现在的表现更是让两个人的关系显得越加神秘了。

    恋人?不像,普通朋友?也不是。

    “你想过去就杀掉我,堂堂埃尔帕城第一大公会会长不会连一个人都不敢杀吧?”为君独舞冷冷一笑,她知道她自己在蚀影心目中的地位,不然之前也不会发生那件事情,不过她现在也就是利用这点来为徐翔拖延时间。

    知道蚀影对为君独舞特别对待所以这次血痕公会的玩家并没有再出声。

    “你难道真的喜欢凤翔吗?我哪一点比不上他?”蚀影踌躇了一下,缓缓地说道,确实,真的比较起来他并不会比徐翔差,不过这句话也真正透露了两个人的关系,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周围的血痕公会玩家自然更是震惊。

    会长喜欢为君独舞!而且貌似还是单相思。

    “对,我喜欢他,你连他万分之一都比不上。”为君独舞咬了咬嘴唇,大声地说道,她其实只能说对徐翔有好感,但相对于蚀影就是好上千百倍了,所以我们的徐翔同学很不幸地成为了挡箭牌。

    这挡的还不是一般的箭。

    “你在撒谎,你犹豫了。”为君独舞的动作自然也落到了一直注视着她的蚀影眼中,他微微一笑,立刻揭露道,然后自顾自地开始往前走,而他背后的血痕公会玩家自然也跟上了他的脚步。

    “你……”为君独舞刚想阻止蚀影继续前进却陷入了眩晕,一个盗贼的身影在她背后缓缓浮现了出来。

    其实以为君独舞的技术和感知是不可能被这么容易近身的,但她的注意力都放在蚀影身上,心里还在担心徐翔,注意力极其分散的情况下才会让这个盗贼得手,而进入了眩晕自然也就没有办法继续拖延时间了。

    “留住她就可以了,别伤害她。”蚀影的声音幽幽地传来,那个盗贼点了点头,周围还有几个盗贼,想要完全控制是很简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