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四章 夏炎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来你是在做好事呢,不过我问你,你知道他是谁吗?”这个戴草帽的男人轻笑了一声,然后指着徐翔问道。

    “我的同校同学徐翔啊。”黄骏耀迅速地答道。

    “那你知道这几个女孩子是谁吗?”这个戴草帽的男人并没有做出其他任何反应,只是继续问道。

    “也都是我同校的同学,我办事老大放心,我肯定都是调查清楚了才来的,怎么敢骗您呢?”黄骏耀谄媚地笑道,看他收放自如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起码十分擅长说谎。

    听到黄骏耀的话徐翔的表情反而轻松许多,因为他知道有人要倒霉了,事实也确实如此。

    啪!

    一个精准的耳光,这个戴草帽的男人扬起手一巴掌正中黄骏耀的左脸颊,而且听声音的响度就知道力道十足,不过他也因为动作的幅度太大让头上的草帽飘落到了地上,露出那勉强可以称得上英俊的脸庞,看年龄最多也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

    看到这张有点熟悉的脸,汪雪,上官独舞都是一副了然的神色,至于徐翔则是确定了刚才的猜测。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谁。”这个已经没有戴草帽的男人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沉声说道。

    “夏炎老大,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打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啊!”黄骏耀捂住高高肿起的左脸颊说道,语气中满是不满和忿忿,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一般,他显然是属于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类型。

    “无缘无故吗?看来我不说清楚还会落个胡乱打人的罪名。”夏炎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大声地说道,“这个你所说的徐翔就是理想乡公会的会长凤翔,也就是月神!至于他身边的几个女孩也不需要我多说了吧,都是公会高层的那几位。”

    夏炎虽然跟夏瑶同姓,但他们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他会知道是因为……

    “吻毒,不对,我现在应该叫你夏炎,没想到你也在泉州,更没想到你竟然是黑社会老大,我真是看走眼了。”徐翔笑着走过来拍了拍夏炎的肩膀说道,刚才他就觉得声音有点耳熟,现在就可以完全确定了。

    夏炎就是吻毒!

    “理想乡相公会会长?!月神?!”听到这个足以把蛋震碎的消息黄骏耀愣了几秒,突然想起最近在泉州大学内的传言,当时他也没有在意,因为觉得像月神这种人物怎么都不可能在这种三流的大学里。

    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吧,如果你敢动他整个理想乡公会十几万人绝对会把你切成丝的,还是皮连着肉的那种。”夏炎一边捡起了地上的草帽一边不屑地说道。

    “徐翔,他真的是面瘫男?”夏瑶有点疑惑地问道,她和吻毒接触很少,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所以才会如此不确定,不过她倒是知道面瘫男这个绰号,因为这在理想乡公会中已经深入人心。

    “我是夏炎,也就是吻毒,叫哪一个都行,遥美女别叫我面瘫男了好吗?”夏炎无奈地说道,他只是进入游戏后会变得比较不喜欢说话而已,没想到摊上了这么一个蛋疼的绰号,而且是谁取的他都还不知道。

    低头浅笑?破音?acup?天知道。

    “面瘫男这个绰号不是挺好的吗?不是这个绰号我们说不定还不认得你。”上官独舞带着绝美的笑容说道,不过她说得还真没错,不是面瘫这一大象征性特点徐翔说不定都对吻毒没什么印象。

    面瘫不是什么好词汇,但总比一点特点都没有来得好。

    “这个家伙怎么办?要如何处理你们说,整个泉州几百万人,少一个不少,多一个不多。”看到上官独舞,夏炎赶紧转移话题道,他也是从浅酌口中听说过一些悲惨事迹的,所以对这个大美女的腹黑还算有点了解,起码不会想去尝试。

    至于这个家伙说的自然就是黄骏耀了。

    夏炎说话时的语气十分随意,就像真的如此一般,其实黄骏耀这种人虽然可恶却不可能杀,因为他在泉州大学有明确登记,家中也不是那种独居的情况,如果突然消失很可能出现一些问题,最多也就是教训一下而已。

    不过黄骏耀可不知道这些,他只是一个学生,凭着一点钱和一点关系攀上了夏炎这颗大树罢了。

    “夏炎老大!别杀我啊!我只是一时脑子进水,不是故意的,放我一马吧!怎么说我以前都帮你做了不少事。”黄骏耀几乎就是爬到夏炎面前的,也顾不上捂住发痛的脸颊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听到黄骏耀的话徐翔和几女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放到夏炎身上,因为黄骏耀这种人显然不可能做出什么好事。

    “别误会,我只是让他帮我做一些跑腿的事情而已。”夏炎连忙解释道,其实黑社会并不是说就代表着黑暗,只不过是喜欢用暴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如果这次黄骏耀说的话是真的徐翔毫无疑问会被暴打一顿。

    当然,前提是能够打得过徐翔。

    “对,对,夏炎老大只是叫我做一些跑腿的事情而已。”黄骏耀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地大声说道。

    “不用怀疑了,我相信夏炎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徐翔微微一笑道,他从一开始黄骏耀看见夏炎时的态度就看得出来,毕竟如果真的是一丘之貉的话只需要明说就可以,根本没必要遮遮掩掩。

    要知道上官独舞,汪雪几个都是十分罕见的极品美女,有想法的话肯定不会放过。

    “徐翔,你不会对吻毒感兴趣了吧?我承认他是长得有点帅,但也不能成为你喜欢男人的理由啊。”上官独舞脸上露出的十分浓厚的小恶魔笑容说道,这句话的杀伤力实在不是一般的强。

    周围几人仿佛都可以看到一个黑到极致的灵魂正在熊熊燃烧同时散发着黑色的气息,就像徐翔使用影杀时一样。

    试问这世界上能够找得出比上官独舞更腹黑的人吗?不用比,和她一样就行,有吗?有吗?真的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