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就知道
一本读|WwんW.『yb→du→.co
    “徐翔,你等一下上线去帮剑冢公会攻打要塞吗?”就在夏瑶做饭的时候,上官独舞凑过来问道。

    “不用问了,这个花心大萝卜肯定不会来的,整天不知道跑去哪里鬼混。”没等徐翔回答,一旁的傲娇巨*乳妹插嘴道,语气中满是肯定,这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是惯例了,不然上官独舞也不会有此一问。

    “我还确实有事。”徐翔无奈地说道,他想趁机去极寒城堡一趟,看能不能拿到神圣禁语卷轴来完成巴拉迪昂传承任务的开启条件。

    这次剑冢公会攻打要塞蚀影应该没有什么想法才对,毕竟就算普通会员恢复得过来那些骨干精英玩家的装备和等级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复原的,如果真的打起来哪怕徐翔不在优劣同样十分明显,结局也是毫无疑问的。

    由于风情阁刚刚占领要塞,肯定会窝在要塞中闷头发展,而御天公会的声望不断下降,相信也不会在外招摇,所以现在极寒城堡中对于徐翔的阻力肯定是最小的。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没关系,这次的要塞攻打应该很轻松,其实光光剑冢公会就够了,我们公会也只是保驾护航一下而已,徐翔来不来都一样。”刚洗完澡从房间走出来的汪雪不在意地说道,如果没有阻力攻打要塞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理想乡公会也准备要打第二个要塞了。

    打要塞这种事情确实需要抓紧,不然等到5级公会多起来就不方便了。

    “对了,徐翔,等一下上线记得去升级一下公会。”上官独舞也没有对徐翔不来的事情多做讨论,转而提起另一件事情道,这个腹黑到极致的美女也只有在这种事情上能够保持常态。

    “可以升级了?”徐翔惊讶地反问道,毕竟现在6级公会还是只有血痕公会和理想乡公会两个,这下子却就要7级了,这速度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要知道前世这时候连6级公会都还没有。

    “亏你还是会长呢,连自己公会的情况都不知道。”汪雪皱了皱可爱的鼻子埋怨道,“本来是没有这么快的,不过你不是一直在提供副本的攻略吗?我们公会的团队基本上都是从专家级副本开始开荒的,所以自然比其他公会快上不少。”

    “原来是这样。”徐翔干笑着说道,攻略他都是随手交给汪雪的,再加上他自己不下副本,会忘记也很正常。

    在有攻略的情况下理想乡公会的团队下副本的效率和速度自然比其他公会快上不少,荣耀值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当然,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捅不破的膜,攻略到最后肯定会泄露,这也是比较无奈的事情。

    不过理想乡公会并不是一点保密措施都没做,像上官独舞和汪雪就采取了不少对策。

    首先是不直接将攻略公诸于众,而是从主力团开始向下逐级发布,毕竟实力越低的玩家阶层中存在内奸的可能性越高,这样虽然会降低一些效率,但却能够有效地延缓攻略泄露的时间,总得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

    另外就是只让团长掌握副本攻略,这样即便是团员中存在内奸也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够搞清楚,等到那时候理想乡公会早就已经领先一大步了。

    至于攻略的出处汪雪和上官独舞倒是没有多怀疑,徐翔拥有影瞳,资料详细无可厚非,还有莉雅这个世界第一坦克存在,想要如何进行测试都是可以做到的,而且身为会长为公会做一点事情更是理所当然。

    只不过到现在徐翔的攻略已经要告罄了,毕竟他前世也只是一个65级的盗贼。

    “大家来吃饭吧。”这时从厨房的方向传来了夏瑶的声音,徐翔,汪雪和上官独舞三人也就没有继续讨论下去,和无所事事的林欣,还有正在看电视的方馨瑜一起纷纷离开沙发走向餐厅。

    吃完晚饭后就是一段十分空闲的时间了。

    徐翔先是陪着几位女孩子看了一会荼毒无数少男少女的泡沫剧,然后又是跑回自己房间锻炼外加洗澡,最后还坐在电脑前整理一些前世的记忆,如此紧赶慢赶地消磨时间之下终于迎来了服务器的开启。

    上线!

    随着一道白光闪过,徐翔出现在了落日要塞的理想乡公会总部中,只不过一上线就看到贞操一斤三毛钱,破音还有acup三个猥琐男站在墙角不知道在干什么。

    “难道有女干情?”徐翔顿时来了兴趣,然后就沿着墙壁偷偷地靠近。

    “唉,现在每天看到老大身边的那几位大美女,我感觉眼界都高了不少,再去看其他女孩子都没什么感觉了。”破音满脸愁容地唉声叹气道,就像是在说爱情动作片看多了搞得他肾虚肾亏肾衰竭一样。

    “深有同感。”贞操一斤三毛钱拍了拍破音的肩膀安慰道。

    “没关系,我不行,我儿子肯定可以的,到时候让他去追老大的女儿就可以了,相信老大的女儿长得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没有舞副会长那么漂亮至少也有雪副会长的水平。”破音突然义愤填膺起来,握紧了拳头说道。

    这真是一个全心全意为儿子着想的好爸爸,站在旁边偷听的徐翔表示自己吐槽不能。

    “你怎么知道你会生儿子,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要是女儿怎么办?”acup毫不留情地拆破音的台道,而与此此时他眼角的余光刚好瞄到徐翔,猥琐的脸上露出了更猥琐的笑容。

    “没关系,让她们百合。”破音想都不想就答道,似乎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

    “我靠,那要是老大生儿子呢?”贞操一斤三毛钱发现破音的猥琐程度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了,连他都只能望洋兴叹,想必acup也是同样的想法。

    “那就搞基呗。”破音仍旧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就知道。”acup和贞操一斤三毛钱异口同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