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神罚!
一本读|WwんW.『yb→du→.co
    裂土地下城是萨切尔帝国四大主城之中的一座,位于最为靠近布里迪安帝国的东南方,虽然叫做地下城,但并非整座城市都在地下,有大约十分之一左右暴露在了阳光之下,剩下的十分之九才是真正的“地下城”。

    一比九的比例,确确实实是冰山一角。

    不过必须先知道的是,裂土地下城的地下部分并非一马平川,处于同一深度,而是从地表到地底数百码分为了好几层,其中最深的那一层是行政区,一般鲜有玩家出现,倒数第二层是许多公会的总部,或者说聚集点,才比较能经常看见玩家。

    而此时此刻,就在这裂土地下城地底倒数第二层最高的一栋建筑的最高的一个房间内,有两名男性玩家正在做有意义的事情。

    嗯,他们正在谈话,谈一些重要的事情,这自然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想到搞基的基佬请出门左转。

    “大地,听说风和水都跑到布里迪安帝国了,你这个土不一起去看看吗?”率先发话的是站在房间窗台附近的一个男性法师玩家,容貌十分英俊,而且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了一股高贵典雅的贵族气息,简单说就是高富帅中的高富帅。

    而相较之下房间内的另外一个人就显得不怎么起眼了,外貌平淡无奇不说,身体除头部之外还全部包裹在土黄色的铠甲之中,给人一种如同大地般的厚重感。

    “你知道我对所谓的‘世界第一人’没有什么兴趣的,要是在战场上遇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跟他打一场,看看是不是徒有虚名。”听到了“高富帅”的话,穿着土黄色铠甲的男性战士玩家满是无所谓地答道。

    “你真的不想去?”“高富帅”回过头拉来,英俊的脸上露出了足以迷倒绝大部分女性的笑容,轻声道,“我可是听说这个‘世界第一人’泡妞的功力是和实力成正比的,你就不担心……”

    “是你需要担心吧?”似乎是早就料到了“高富帅”会这么说,穿着土黄色铠甲的男性玩家抢过话头反问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三年前就对那个女人有意思了。”

    “错咯。”并没有惊讶或者诧异,“高富帅”缓缓地伸出了一根细长白皙的手指摆动着说道,“是三年零四个月。”

    “能够让我们风流成性的德古拉家族第一继承人变得专一起来,我倒是更想见识一下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可能是对“高富帅”有些不按常理出牌的发言习惯了,土黄色铠甲的男性玩家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她的魅力你是永远不会明白的。”“高富帅”瞟了土黄色铠甲的男性玩家一眼,随即嘴角透出几丝调侃的笑意,道,“谁让你是个木头呢,喜欢人家一年多却连朋友都还没做成。”

    “你自己不也是三年多没跟那个女人联系,搞得现在她都成为了别人的女人。”被命中要害,土黄色铠甲的男性玩家终于没办法再淡定下去了,颇为气恼地反击道。

    “那又如何,等到我将她的男人打败,她自然会明白谁才是真正适合她的人。”并没有因为土黄色铠甲的男性玩家的话产生任何一丝异常情绪,“高富帅”活动了一下握着法杖的手说道,语气中充满自信。

    对于“高富帅”明显带着自负意味的话,土黄色铠甲的男性玩家并没有进行反驳,仿佛是听到了一件难以辩驳的事实。

    ……

    “凤翔,你赢了。”

    当徐翔将雪色残阳一击秒杀的时候,也就是在裁决圣印效果消失的下一瞬,蚀影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从莉雅和浅酌身边退开,并用足以响彻整个落日要塞的声音说道,不过语气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

    “对,我又赢了。”听到蚀影的声音,徐翔便没有急着去击杀雪涟火舞,回过了身来,应道。

    “‘又’吗?也对,跟你的对决,我一次都没有赢过,一直是个失败者,怪不得独舞会选择你。”话说到这里,蚀影眼中流露出一点黯然,还有些恋恋不舍地朝上官独舞的方向望了一眼。

    别的暂且不说,蚀影对于上官独舞的感情起码是真实存在的,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更是他自己亲手泯灭了最后一点可能。

    至于上官独舞就连看都没看蚀影一眼了,毕竟她至始至终没有对他产生过一丝的感情,有的只是憎恨,在遇到徐翔后甚至还淡化许多,得知是未遂时更直接从记忆中抹去,要说的话便好比陌路人一样。

    然而上官独舞不知道的是,她的不屑一顾令蚀影真正下定了决心。

    “但你的敌人不会只有我一个,你也不可能一直赢下去,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比我输得更惨!”将目光从上官独舞身上移开,蚀影和徐翔对视着,眼中充满了肯定,同时一字一顿地大声说道。

    “你……”

    正想要再次对蚀影的话做出回应,徐翔却忽然之间没了声音,不过这当然不是游戏的音频出现问题,而是他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因为蚀影话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发泄,不如说是遗言来得更准确一点。

    只是即便这次败了,蚀影也应该没有到穷途末路才对,如此一来遗言作何解释?徐翔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是徐翔的准则,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做的,例如阻止蚀影继续发话,迅速结束这场战斗,这显然也是当前最好的办法,所以他在丢下一句话后便立刻驱使墨羽发起冲击。

    “能不能一直赢下去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你今天必死无疑!”

    以墨羽的移动速度,转眼之间徐翔就已经靠近了目标,只是俗话说得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有句话俗话说得也好,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而蚀影恰恰属于后者,被上官独舞无视,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还有各方面的压力使他几近疯狂,变得不顾一切起来。

    “发现了吗?”见徐翔全速冲来,蚀影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沉声道,“可惜,太迟了!”

    神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