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回 赵文会西湖访济公 醉禅师西湖盗灵符
一本读|WwんW.『yb→du→.co
    话说李国元只顾让人,回头见画轴不见,自己酒也不喝了,饭也不吃了,心中暗想:“

    丢了别的东西,我可以赔人家。这种东西有钱没处买,这是杜宅传家之宝,倘若走漏风声,

    岂不把李兄长馆散了。”自己忙叫堂倌算帐:“给我写上。”堂倌说:“你怎么不吃了?”

    李国元说:“我还有要紧事。”也并没有声张,跑至家中,派几个心腹家人,说:“我方才

    在某酒馆吃饭,丢了一轴五雷八卦天师符。你们去访查访查,是哪路贼偷去?不怕托个人花

    些钱买回来。这是人家东西。”家人答应出去,工夫不大,李升出来说:“方才我打听明白

    ,你在那里喝酒,这个东西叫白钱贼偷去,已卖给博古斋古玩铺的刘掌柜。刘掌柜是三十两

    银子买的。他跟秦丞相府要好,现已卖给秦丞相五百两银,挂在阁天楼镇宅。”李国元一听

    :“可了不得!要在古玩铺,我可以多花钱买回来;落在丞相府,论人情势利,均比不了人

    家。”正在踌躇,外面打门,叫家人出去一瞧,原来是李春山之子少棠说:“方才你走了,

    听说杜大人宅里明日有祭祀,我父亲叫我先把五雷八卦天师符拿回去,等过了明天,再给拿

    来使。”李国元说:“你先回去,我这轴画方才一挂,撕了一点,送在裱画铺去,少时立刻

    送过来,你不必来了。”李少棠走后,李国元更急了,正为难之际,家人报赵员外来了。李

    国元走出去一看是赵文会,二人知已之交,赶紧上前行礼说:“兄长久违。”赵文会说:“

    我今天约贤弟先逛城隍山,回头上天珠街望江楼吃酒,逛逛天下第一江。”李国元说:“大

    哥,今天小弟不能奉陪,我有心难的事,兄长请里面坐。”来至书房,国元把丢天师符情节

    一说,赵员外说:“不要紧,这事我给你办。西湖灵隐寺济公长老,他是在世活佛,你我去

    走一趟,求他老人家,天师符也可以找回来,弟妹病也可治好,真是神通广大,佛法无边。

    ”国元一想:“我闻其名,未见其人。倘若回来,约他来吃饭,我得带着银子。”赶紧拿了

    十两银子四百钱,同赵文会出来,买了四十钱茶叶,一直往前。真是十里长堤跨六桥,一株

    柳树一株桃。这是怎名曰:苏堤春晓。乃是苏东坡做此地太守时,修的这道堤。到了三春之

    时,柳树争春,湖中有湖心亭,南望南屏山雷峰塔,北山坡有林和靖的梅园,西眺有岳王墓

    ,苏小小坟。二人将走至冷泉亭,就听人群中有人喊说:“李国元,李国元,不必上西湖灵

    隐找济颠,十两纹银交于我,腰内还带着三百六十钱。”赵文会一听说:“贤弟,圣僧有先

    见之明,在这里等候你我。”乃至分开众人一瞧,是济公衣裳,不是济公。赵文会过去一揪

    ,说:“好老道,你把济公长老害了,你是蒙事来。”老道说:“我倒没害济公,济公把我

    们师徒吃的一件衣服都没有,教给我这几句话,叫我到这里来说。”赵文会说:“济公在哪

    里?你带我二人去见见。”老道这才带着二位来至三清观。赵文会一看这庙,穷的什么都没

    有,四个道童赤身露体,济公赤着背在椅子上坐着。文会说:“师傅在上,弟子赵文会有礼

    。”忙叫李国元参见圣僧。国元一瞧和尚,真像乞丐,冲着赵员外的面子,不能不过去行礼

    ,作了个揖。和尚说:“二人来此何干?”赵文会就把丢五雷八卦天师符情节一说。和尚说

    :“不要紧。”叫老道把衣服脱下,和尚穿上。把国元银子要过来,给老道赎当。和尚同二

    人出三清观,来到国元家中。和尚说:“我先给你妻子治病,然后再找天师符。可有一件事

    ,我给你妻子治病,回头我跟她揪在一处,滚到一处,你可别管。”国元一听,半响无语。

    赵文会说:“贤弟,不必生疑。济公乃是在世活佛,决无差错。要是不敦品的人,我亦不能

    请来。”李国元说:“就是吧。”带了济公直奔上房,门也锁了,蔺氏也用铁链锁着,丫环

    婆子早躲开,怕疯子打。刚一开锁,蔺氏见外面是穷和尚,忙往外追。和尚跑至院中,有口

    大鱼缸,和尚就转鱼缸,口中直嚷:“可了不得了!要一追上,我就没了命。”说着跑着。

    蔺氏摔了一个筋斗,口内吐出一堆痰来,心中也明白了,自己说:“我怎会到这里来?”这

    才有胆大婆子过来,搀扶起来。和尚掏了一块药,叫人拿水化开给她吃。书中交代:蔺氏这

    病本是痰迷心窍,被事所挤。皆因她家有个兄弟叫蔺庭玉,在家把一份家业皆花完了,所交

    些匪人,这天找姐姐借钱,说去做买卖。至亲骨肉,焉有不疼之理,瞒着丈夫借给他几百两

    银子,蔺庭玉拿去,跟狐朋狗友一花花完了,这天又找他姐姐,说他“拿银子去做买卖,走

    在半路被强盗劫去,你再借给我几百两银子做买卖,赚了钱连先前银子一并交还”。蔺氏又

    给了他。这天蔺氏在花园坐着,见庭玉又来了,身上褴楼不堪,心中一着急,一口痰上来迷

    住,因此疯了。今天和尚一溜,把痰溜开,吐出来。国元很佩服和尚,请他书房摆酒款待。

    正在喝酒之际,外面家人进来回禀:“李少棠又来催五雷八卦天师符。”李国元叫家人出去

    告诉他随后就送去。李国元说:“师父,怎么办?”和尚说:“回头我雇我庙里的韦驮给你

    把五雷八卦天师符盗来。”李国元说:“师父,你庙中韦驮是泥胎,怎么能偷东西?”济公

    说:“能行。我们那韦驮专管些闲事。”李国元说:“师父,怎样去请?”和尚说:“我得

    就去跟他商量,得拿钱雇他去,白叫他去不成。你们喝着酒等我,我先去,回头再喝。”和

    尚站起身,往外就走。二人送出回来。李国元说:“赵兄长,你听和尚这话是真的吗?”赵

    文会说:“我也不知真假。前次在周半城家扛韦驮捉过妖,这事在两可之际,也许是真的。

    ”再说二人摆着酒,直等到掌灯以后。二人甚为焦急,恐怕关城,将济公关在城外。正在说

    着话,就见济公进来。二人说:“师父回来了。”济公说:“可气死我了。”赵文会说:“

    师父同谁生气?”济公说:“跟我们庙里韦驮。真可恨!平常我一出来,他就说济师公要有

    事,给我张罗着。我今天回去,他瞧我奔了他去,他把脸一扬不理我。我就答讪着,跟他说

    ,老韦,我给你找了个事。他问什么事?我就提叫他到秦相府花园阁天楼去,偷五雷八卦天

    师符。问他要多钱?他一嘴就要大价。”李国元、赵文会齐说:“他要多少钱?”和尚说:

    “他要五吊钱。我给他五百钱。”李国元说:“五吊钱也不多。”和尚说:“头里他倒让了

    个价,说要三吊钱,少了不去。我说你落了价,我给你添了凑满五百钱,多了不要。他说少

    了不去。故我们俩散了。我由庙里出来走大佛寺,碰见大佛寺的韦驮,远远的就问我上哪去

    。我说给你找个事,你去不去?他问什么事?我就叫他去找符。说你没跟你庙里老韦驮说吗

    ?我说说了,因为他要钱大多。他要三吊:我给五百钱,没雇停当。他说我也不能少要,少

    要没停当:“这怎么办?”和尚说:“我又往前走,走至紫竹林,那庙韦驮饿的都打了晃,

    远远就喊我,我一提这个事,他就愿意。他说回头就来,价钱随我开。”李国元说:“他什

    么时候来?”和尚说:“我们吃完了饭,院子预备桌案,我一叫,他就来。”李国元忙摆饭

    吃完了,叫家人预备应用东西,搁在院中。和尚说:“你们大家不消慌,一眨眼等星斗出全

    了。那时我请韦驮来。”和尚说:“我乃非别,我乃非别,西湖灵隐,济颠僧也,韦驮不到

    等待何时!”只听半空中一声喊嚷:“吾神来了!”不知来者是谁,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