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垃圾山的一个角落。两架光甲静静地埋伏垃圾后,而就在距他们一百米处,有五只百噬鼠在那里不停地翻动垃圾寻找食物,并机警地不时注意周围的动静。叶重仔细打量了一下地形,便和牧殇商量了几句。

    叶重小心地驾驶着温尼,缓缓朝五只百噬鼠逼近,并不断地利用途中各种障碍物掩护自己的身形。在距五只百噬鼠二十米处停了下来,叶重松了一口气,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失误。叶重刚准备地动,忽地一阵风从叶重身后刮向百噬鼠,叶重心下不由大呼糟糕,猛地把速度提到最大,朝百噬鼠冲了过去。

    温尼犹如一发出膛的炮弹呼啸朝百噬鼠冲去。

    可惜为时已晚,当风刚刚刮起时,嗅觉灵敏的百噬鼠便觉察出危险,顿时化作鸟散。

    叶重不慌不忙操纵温尼锁定其中一只,要是被它们钻进垃圾中,那能抓到它们的可能性便变得微乎其微。叶重丝毫不顾其它四只,紧紧咬住已锁定的那只百噬鼠。

    风呼啸在耳边刮过,叶重的血仿佛沸腾起来,在燃烧一般,世界在他的眼中逐渐逐渐变缓慢,大脑亢奋极了,他的呼吸开始急促,每一次呼吸都仿佛要用尽叶重全身的力气,他的胸部随着他的呼吸节奏不断急剧扩张收缩。每一次吐气都会给叶重的鼻腔带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好像喷出的不是空气而是火一般。

    看着百噬鼠和自己的距离逐渐缩小,叶重的双手稳定如初,但他已经开始调节呼吸的节奏。

    蓦地,温尼狠狠掷出一把匕首,叮地一声,深深钉进百噬鼠前方不足三米处,而百噬鼠正以全力逃窜,眼看就要撞上那把匕首,几乎可以预见将要出现的鲜血淋漓的场面。

    只见那只百噬鼠身体突然奇异一扭,粗壮的前肢却按在无锋的刀面上,双腿猛地一发力,灵巧地借力,夷然无伤,令人叹为观止。

    而这只百噬鼠眼中一亮,似乎要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然而,还没等它庆幸完,一道尖锐的风声向它疾扑而来,纵然以它不灵敏的听觉都知道这道风声所蕴含的恐怖的能量。空气在温尼膝关节上镶的如林般树立的倒刺间掠过,发出慑人心魄的声音。倘若被叶重这一膝正面击中,绝对无活着的可能性!

    能在垃圾星生存下来的生物,无一善类,即使在这种令“鼠”绝望的情境下,百噬鼠也不坐以待毙!

    只见它身形弯成弓形,在空中忽然微微一滞,眼看温尼的膝就要击中它时,它两只前腿猛地在倒刺上一撑,借助这股力量,它犹如离弦之箭朝温尼的颈部疾扑而去。

    “噗”地一声轻响,它的两只前腿脚掌瞬间被洞穿,锋利的倒刺随即划破它柔软的腹部,并在它的后腿上留下数倒深可见骨的伤痕。

    在垃圾星上,这么重的伤,无论是什么生物存活下去的机率都基本不存在。但这已不是它所想的问题,它所要做的,就是在临死前给眼前的敌人狠狠一击!即使这一击可能对眼前的敌人来说是多么微小!

    森森的利齿闪动凛寒的光芒,连许多金属都能咬断的牙齿让这只百噬鼠相信一定可以在敌人身上留下一道绝不让人忽视的证明!

    执着的信念让百噬鼠仿佛突然间找到自己的灵魂,舍生忘死让它迸发出生命的全部能量!这一击它确信绝对是它有史以来最犀利的一击!

    近了,越来越近了,敌人的颈部在眼中越来越清晰,百噬鼠开始兴奋!只要一秒,不,半秒就够了!只要半秒,自己就能完成一生中最辉煌最灿烂的一击!

    它的眸子在燃烧!火一般燃烧生命的激情!

    蓦地,眸中的火骤然冷却!

    无声无息从下方撩起的刀,仿佛没有一丝阻碍,把这只百噬鼠一剖为二!刹那间,鲜血和内脏像雨一般洒下,在锈红的土地溅起几分尘土。

    叶重的大脑终于冷静下来!

    抬起望去,牧殇在不远处静静地注视。一根七米长的钛杆上,同样挂着一只百噬鼠。牧殇的战斗可就简单多了,叶重开始让他站的位置正好有一只百噬鼠仓皇而逃,没有一丝准备的百噬鼠在牧殇几乎精确到光秒的攻击下没有丝毫反应。

    叶重远远地向牧殇挥手打了招呼:“嗨!”

    随即把地上的百噬鼠两片身体捡了起来!

    叶重得意地向牧殇夸耀:“怎样?我的技术还不错吧!”

    牧殇不咸不淡评价道:“差劲透顶!”

    叶重当场气歪:“什么?差劲透顶?你没有看错吧?”对于自己最有自信的一面遭到别人如此不留情面的评价,叶重的恼怒可想而知。

    牧殇没有丝毫收敛道:“除了格斗技巧可以勉强算中等以外,飞行技巧,射击技巧,战术素养都极为粗糙,实战经验因资料不足无法判断!“

    “不可能吧!”叶重瞪大眼睛,一脸的不能置信。

    牧殇耸耸肩,模样说不出的滑稽古怪:“当然,判断失误的机率为0.3%!”

    叶重不服气争辩道:“你一定是嫉妒我,才故意这样打击我!”

    牧殇:“不存在此种可能性!”

    “那就是我驾驶的光甲太老了,哈哈,一定是这样,要不,哪天我驾驶你来试试”

    牧殇停顿了一会,声音有些奇怪道:“总共三十一条缝隙,你是如何得知会有一只从我所处的位置经过?”

    “嘿嘿,厉害吧!直觉!”叶重得意道。

    “直觉?”牧殇的电子眼突地一亮:“资料不足,无法计算!”

    叶重嗤之以鼻:“计算?能计算那还叫直觉么?”

    牧殇不紧不慢道:“只是小概率事件发生而已!”

    “什么?你意思是说我碰巧?是靠运气?我告诉你……”叶重气极败坏地哇哇直叫。

    ……

    两道身影在快要落到地平线以下的恒星映照下越来越长,叶重家上方的脉冲中转站高耸的尖塔大老远便可看见,它像一道路标,无时无刻不指引着叶重回家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