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几乎在同时,两架光甲动了,一道耀眼的光芒映亮了叶重的眼睛,叶重几乎是下意识地用钛甲盾护住身体,就地一滚。等叶重狼狈地站起来,才发现这一枪自己还是没有躲过,钛甲盾几乎没起到丝毫保护作用被洞穿,左肋边缘被狠狠擦伤。

    对手明显一呆,看得出对这一枪没有解决叶重而有些出乎意料。叶重一看钛甲盾没有作用便干脆舍弃,撒开脚步跑了起来,并不时地利用一些障碍物来干扰对手的视线。

    但对手显然是一个老手,没有一丝慌乱,影凤–Ⅱ的特长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叶重毫无悬念地被第二枪洞穿。

    在第N次被杀后,叶重的狠劲也被激发出来了,红着眼睛一次次要求对手重新再来。

    在又一次被杀后,牧殇慢悠悠的声音响起:“躲避射击的方法总共有六十二种,要不要我教你一种?”

    叶重不由破口大骂:“死牧,你绝对是成心是不是?你就眼睁睁看我死了这么多次?你这家伙实在太不够意思!”

    牧殇平淡道:“根据心理学理论,人对于惨痛的失败往往有深刻的记忆,其概率在90%~96%之间波动,而把它作为动力的概率为52%~63%,相信你现在对于它一定有深刻的记忆吧!”

    叶重几乎气得从光甲中跳出来打牧殇算账:“你…你…你够狠!”

    牧殇不理他,径直调出一段影像,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叶重吞下到嘴边的话,认真观察这段影像。这段影像很短,只有不到十秒,叶重来不及思考,只有拼命瞪大眼睛,生怕漏到哪怕一个细节。

    牧殇只甩下一句:“仔细看!”

    影像中同样是黑鸟光甲,但它灵活得让人不可思议,无序的波浪式前进如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滞涩之感,让人无法推测它的下一个位置到底在哪。

    叶重第一次明白,技艺竟可达到如斯境界!

    叶重的血开始沸腾!

    孙雪琳不禁有些佩服眼前这个名为YC的对手,虽然YC和她完全不处于同一个等级。可即使这样,眼前这个YC在一次次毫无悬念地输掉后,还能不屈不挠地站起来,这一点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一次次轻易的胜利并没有给孙雪琳任何喜悦,YC绝对是新人,从他用的光甲就可以看出来,在这里,黑鸟永远是新手的象征。打败一个新手对于从小就经过严格训练、拥有高手指导的她来说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地方。

    可奇怪的是,每当孙雪琳面对YC提出的战斗邀请时,孙雪琳总是不由自主地选择接受。在外人看来这也许是没有丝毫意义而且很无聊的战斗。

    这么具有勇气的人当然值得帮助,善良的孙雪琳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她浑然没有察觉,一丝按捺不住的好奇在她内心最深处悄然激荡开来。

    YC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在一个离垃圾星十分遥远的地方,孙雪琳咬着小小的嘴唇,两道秀气的弯眉在额前紧锁,甜甜的脸上露出苦苦思索的表情。

    这一次YC并没有如前几次一般立即要求重来,而是呆立在那不动。

    要放弃了吗?孙雪琳舒了口气,也差不多到了要放弃的时候了吧。以黑鸟的性能,根本没有可能躲得自己的影凤的攻击。嗯,应该劝他好好先从基础练起!

    刚想开口的孙雪琳眼前突然弹出YC要求战斗的请求。

    还没有放弃吗?没用的!你应该正视两者的差距啊!孙雪琳心想,可手却仿佛比脑还快一般,等孙雪琳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接受了YC的请求!

    呵呵,那就再来一局好了,孙雪琳自嘲一笑,雪贝微露。

    叶重死死盯着自已的黑鸟和影凤两者间的地面,脑海一遍一遍地回放着刚才那段影像,微微前倾的身体显示出他的紧张。

    牧殇仿佛事不关己般慢悠悠道:“这组规避动作的的全名叫无序波形跳跃,它的关键之处就是在无序两字上。”牧殇惜语如金,到这便嘎然而止,再也不肯多说。

    把叶重直气得牙痒痒的,可也拿牧殇没办法,唯有绞尽脑汁,这无序二字到底作何解!

    无序…无序…无序…叶重嘴里不停地叨叨念着。

    可时间不等人,还没等叶重弄明白这无序二字的真正内涵,对手已经接受了叶重的战斗邀请。

    叶重唯有立即将一切杂念抛之脑后,现在可没功夫去想什么无序不无序的,叶重脑海中只有那段影像,那段仿佛没有一分烟火气的波浪轨迹!

    这么多次的使用黑鸟,让原本只是理论上了解黑鸟性能参数的叶重对其性能有了深刻的切身体会。这也更让叶重明白,用黑鸟做出那个什么波什么跃的是何等困难!黑鸟上的光脑远不能胜任这么复杂的计算,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完全靠自己了!

    唯一让叶重感到庆幸的是手动操纵一直是自己的强项,这可是从温尼身上练出来,温尼身上的光脑可比黑鸟的还差劲!

    叶重开始深长的呼吸,每一次呼吸有如拉风箱一般悠长沉重。

    滴!刹那,叶重的手动了!黑鸟如离弦之箭蹿了出去,只是这支箭并不是直线前进,而是以一种弧形的方式前进。

    几乎在同时叶重刚才的所站的地方就被对手击出一个深坑。

    叶重无暇顾及其它,双眼死死盯着两人间的地面,全身的血仿佛坠入烧红的铁水一般,脑中热烘烘一片,又好像有如一片空白。叶重的双手以快得惊人的动作在不停地进行各种操作,没有一丝停歇。

    黑鸟一直保持着最快的速度!

    叶重的手越来越快,渐渐,叶重的手不知道是水气的蒸发还是动作太快竟生出几分若有若无薄如轻纱的残影!

    全神贯注的叶重根本没有注意这些细节!

    孙雪琳一如既往地瞄准、开枪,没有击中!没什么,前几次YC偶尔也能躲过几枪,但他最后只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输!

    慢慢地,孙雪琳觉察出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