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孙雪琳几次打算开枪,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种感觉让她极为不适!

    一直备受她信赖的枪好像也突然受到感染一般,每一枪居然都打不中!

    细心的孙雪琳马上发现,YC前进的方式似乎有些奇怪,有点像弧形步,可又有点不同!

    哼,想用弧形步来规避自己的射击,实在是太天真了!孙雪琳莫名地有些生气!

    对付弧形步并不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只要细心观察,就一定会发现,和YC对战这么多局,YC的一些习惯她早已摸清。何况弧形步的变化并不多,自己对它也很熟悉!

    孙雪琳心中默数着弧形步的各种变化,眼睛一眨不眨盯着YC,寻找着开枪的时机。

    好!就是现在!孙雪琳毫不犹豫地射击!

    居然、居然会没中?

    YC仿佛先知先觉般恰好一个转折,躲过这一枪。是运气?还是什么?孙雪琳的脑子轰然,乱糟糟一团。

    看着YC逐渐向自己逼近,孙雪琳有些慌了!手上的枪对着叶重不由自主就是一阵乱轰!

    也许是上天垂怜,恰好有一发击中YC的左肩,重重打得他方向一偏!

    此时的叶重汗水早已浸透衣裳,双手也越来越沉重,开始有些不听使唤,甚至有些痉挛的迹象。他狠狠咬着下唇,下唇血迹殷然,他却浑然无觉!

    突然,光甲一阵震动,叶重明白,自己的黑鸟被击中了!

    根本无暇查看到底被击的是什么地方,叶重的双手没有丝毫停顿。

    孙雪琳尚来不及庆幸自己无意中击中YC,就发现,自己这一枪把叶重打得向一边一偏,这样的大好时机,怎能错过?孙雪琳刚想调整给YC致命一击!

    然而,孙雪琳痛苦地发现,也正是这一枪,让YC的行进轨迹变得更加诡异,更加飘忽,更加让人琢磨不定,更让人难以预测!

    孙雪琳的心头更加慌乱!枪法也开始变得凌乱!

    叶重看着对手在自己眼中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叶重也越来越兴奋,不知不觉中原本愈来愈沉重的双手的速度竟有了一线提升!

    近了…近了…更近了!

    哈!叶重一声暴喝,有如春雷乍绽!

    对手好像吓傻了一般立在那呆呆不动,陷阱?阴谋?叶重根本没有多想,背上的磁荡剑早已抄在手中,左手也悄然向绑在左膝的合金匕摸去。

    叶重确信,只要让自己近身,那他就死定了!

    磁荡剑在空中发出嗡嗡轻响,剑光一闪,叶重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轻易而直接地割开对手的喉咙,这么容易得手让叶重微微一呆!和人一样,光甲喉咙受到损伤同样致命!

    对手怎么会犯这样低级而致命的失误?

    无暇思考,长年生活在垃圾星的叶重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左手的合金匕如毒蛇般准确而迅捷地插入对手的影凤光甲的胸部略靠上方的位置——那是师士的驾驶仓!

    同时,叶重获得胜利的声音在这个房间响起!

    孙雪琳呆呆躺在浮椅上,面前网络头盔静静漂在半空中。诡异而飘忽的身形,狠辣而直接的攻击,百折不挠的勇气,在孙雪琳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孙宁海察觉出饭桌前的孙雪琳神思不属,和妻子对视一眼,见妻子微微摇头,不由关切道:“琳儿,怎么了?是哪不舒服吗?”

    孙雪琳这才猛地惊醒,心下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勉强一笑:“没什么,只是今天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对手!”

    听到女儿说遇到一个很奇怪的对手,孙宁海不禁大感兴趣:“哦,奇怪的对手?怎么个奇怪法?”

    孙宁海是一位高级师士,孙雪琳的所有技术都是他亲自教导的。

    孙雪琳这才想起老爸可是位高级师士,自己不认识老爸肯定认识。不由把今天的经历托盘供出。当说及YC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时,孙宁海颇为赞赏地点点头:“不错,这个YC的确是个很有勇气的人!”

    当孙雪琳谈及最后一次YC那飘忽诡异和孤形步颇有些相似的前进方式时,孙海宁的脸色开始有些凝重起来。随即,孙海宁仔细地问了一些关于其中细节的小问题,在父亲的提醒下,孙雪琳也不断回忆到许多在当时被自己忽略的细节。

    孙海宁严肃道:“如果你描述得没错的话,那个YC用的可能是无序波形跳跃,这组规避动作一般只有高级师士才会使用,因为它不仅需要有很高的手动操作技巧,还需要足够高级的光甲,只有高级光甲上配置的高级光脑才有能力胜任这其中复杂的计算要求。”

    孙雪琳不解地问道:“可他用的是黑鸟啊!”

    “令我惊讶的地方也正在这里,按道理黑鸟根本不可能完成这套动作,因为即使他的手动操作能够达到要求,黑鸟的光脑也不行。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把黑鸟改装了,而配了一台功能强大的光脑。”

    孙雪琳撇撇嘴道:“可我觉得他是个新手啊!”

    孙宁海呵呵一笑:“新手怎么了?新手就不能改装光甲啊?再说也有可能是他的老师或是长辈特意给他改装,以适合他的这种打法嘛!不过这个YC倒是蛮厉害,竟然可以完成这组高难度动作。”

    孙雪琳还是不信:“那他为什么一开始不用这套动作?而要等输了那么多次才用?”

    孙宁海被问住了:“啊,这个问题嘛……呃……这是因为……因为……哎……雪琳,先吃饭先吃饭,你看,饭菜都冷了!”

    孙宁海的妻子含笑看着丈夫在那尴尬地拼命往嘴里扒饭。

    尽管父亲说得有一定的道理,但孙雪琳总觉得不是父亲说的那样,但要说她有什么理由,她也说不出,只是隐隐有一种直觉罢了!

    但就如孙海宁从没想过有人可以完全靠手动操作,而不需要光脑辅助就能完成这组动作,孙雪琳也没有这个在她脑海中绝不可能出现的想法。

    孙雪琳懊恼地拍拍因为想得太多而有些生痛的脑袋,算了,不想了,等下次遇到他问问不就知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