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温尼陪伴自己已经有八年,在这八年中温尼是自己生存最有力的保障,虽然它很老旧。温尼就有如一位温厚的老者,默默无声地帮助自己,任劳任怨。

    叶重的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在叶重这么多年中,叶重记得只有在老爹去世的那一次有过种感觉。这就是悲伤么?叶重轻声问自己。

    不知道老爹在另一个世界过得还好么?叶重托着下巴痴痴地想。

    叶重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静静地呆了一天。

    等他走到师士意识训练基地时,他叫来牧殇,一脸平静道:“牧,我想看看科目表!”

    孙雪琳心下有些烦燥。

    这些天她每天都在苦苦寻找,她几乎把对战区所有的房间都逛遍了,却从未再见到那个让人琢磨不透的YC。

    虽然一次次的一无所获让她的情绪十分失落,但她依然没有放弃,要像YC一样一次次面对失败,孙雪琳这样鼓励自己。

    今天还是没有找到!

    孙雪琳的心情十分沮丧,算了,还是去找秀表妹吧,她现在应该在基础训练区吧。

    秀表妹是二姨的女儿,从小和孙雪琳就十分要好。这几次秀表妹的光甲驾驶科目考核没有通过,二姨便想到孙雪琳的父亲孙海宁,希望孙海宁能指导指导,但孙海宁平时很忙,这个指导工作更多的时候就落在孙雪琳身上。

    基础训练区只有廖廖无几的几个人。由于对于基础训练科目来说,意识训练的效果并不明显,反而是实际操作进步得快,所以一般很少有人来基础训练区。加上这些基础部分大多数人在很小的时候大多数就已经学过,所以来的人就更少了。

    孙雪琳无精打采地浏览着基础训练区的房间,很快便查到秀表妹的房间,她直接进入秀表妹的房间。

    房间内是一片巨大的空地,上面有规律地摆放着各种障碍物。秀表妹正在其中艰难地穿梭,身形缓慢。

    见秀表妹正在刻苦用功,孙雪琳便没上去打扰,而是站在看台上观看。

    咦,那边还有人!

    一个黑色的身影在障碍物中蛇行穿梭,速度快得惊人。这样的水平了,还需要在这训练吗?孙雪琳有些疑惑,不禁仔细一看。

    蓦地,孙雪琳如遭雷殛,呆若木鸡!

    YC!绝对是YC!孙雪琳激动得快跳起来!没错,就是他!他的黑鸟的左肩上还留着那日自己无意中击中的伤痕!还有左肋的那着擦伤!自己绝对没认错!

    难道这就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么?孙雪琳喃喃自语。

    叶重看着黑鸟上的统计数据,不由微微皱起眉头,还是差一点,明明就差一点了就可以达到牧的标准了,可就是这一点点,他都数不清自己试过多少次还是无法突破。

    “叶子,以你的领悟能力和基础,想完成基础训练实际上是一件并不难的事,相反可能很轻松!可是,如果你只满意于那样的水准的话,你将永远不可能驾驶我!”

    “绝大数人对基础训练并不重视,但其实,他们大错特错!”

    说这句话的牧殇颇有几分绝世师士孤高凌绝的味道。一度让叶重心潮激荡澎湃,不能自抑!

    “我经过计算,99。328%的高级动作都是由这些所谓的基础动作衍生变化而来!由此可见,基础动作才是所有师士技巧的本质所在!”

    叶重若有所思。

    牧殇随即掏出一份详细的参数表:“叶子,这是我根据你的黑鸟的性能设定的训练要求,你以后就按这上面的要求来吧!”

    牧殇电子眼骤然一亮:“叶子,你要记住,永远不要相信极限的存在!”

    叶重很高兴地接受牧的建议,在垃圾星生存了这么久的他对于能提高自己实力的方法是很乐意尝试的!

    可是,他小看牧的变态!后来在训练中叶重才明白,这些要求参数,居然无一不是黑鸟所能到达的极限!在没日没夜累得几乎吐血的努力下,叶重终于完成一其中一项!这几乎快让叶重喜极而泣!

    牧殇和颜悦色道:“不错不错,叶子,不过你的速度可要提高哦。嗯,为了提高你的积极性,看来有建立奖惩机制的必要性。以后这样吧,如果你一个星期没有完成一项科目的话,那你下个星期只能以有机流食裹腹了!”

    望着阴阴看着自己的牧,叶重无可奈何至极,谁叫自己温尼没办法用了,只有靠牧去捕猎了!吃人嘴短呐!

    为了远离从小就讨厌至极的有机流食,叶重不得不拼命完成牧下达的指标。

    今天是这个星期最后一天了,如果再完不成,下个星期就要吃一个星期的白稀稀的有机流食了。那玩意光看着叶重就觉得恶心,更别提吃了!

    到底问题出在哪呢?叶重很明白牧,牧既然提出这个参数,那这个参数就是黑鸟一定可以完成的。

    可为什么就是差一点点呢?叶重苦苦思索。

    训练中的阿秀瞥见看台上表姐,便欢快地驾着自己的黑鸟光甲跌跌撞撞朝孙雪琳飞去。可她的技术实在太烂,一不小心,砰,黑鸟的头部撞到一根横在半空中的金属管。惊慌失乱的阿秀,一声惊呼,通过光甲充斥整个房间。

    这声惊呼也把一直把心思放在YC身上的孙雪琳惊醒,正好看到秀表妹的光甲正从半空中向地面坠落。孙雪琳暗呼不好,秀表妹从小胆小,体质又弱,所以一直对光甲敬而远之,如果这次受了惊吓不仅有可能大病一场,说不定还会在心里留下阴影,以后会对驾驶光甲产生畏惧心理。一瞬间,看台上的孙雪琳立即调出影凤,猛地把速度调到最高档,朝秀表妹冲去,希望能在秀表妹落地之前接住。

    但半空中充斥着各种样式古怪的障碍物,这大大延缓了孙雪琳的速度。看着秀表妹离地面越来越近,自己和她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孙雪琳心中急得都快哭出来。

    这一声惊呼也惊醒了在不远处陷入深思的叶重,正好看到一架和自己一样的黑鸟正从空中向地面坠落。

    叶重不用多想,双手骤动,黑鸟便如一阵风般向另一个自己的同类飞去。

    也许,在潜意识里,这也是叶重出手有原因吧。孤零零只有牧相伴的叶重在内心深处可能比任何人都要渴望能有另一个同类出现吧!

    叶重根本来不及多想,杂乱无章的障碍物让叶重仿佛回到了现实中垃圾无序林立的捕猎场一般。苦练了一个星期的动作要领骤然浮现在叶重的脑海。叶重仿佛有所悟,下意识地有条不紊地操作起来,不疾不徐,双手的速度反而远比平时慢了许多!

    叶重的黑鸟便仿若一缕轻烟一般在这些杂乱无序的障碍物中穿梭,没有丝毫阻碍,没有哪怕些许涩然,自由而流畅,浑然天成。

    在那只黑鸟离地面还有三米时,叶重的黑鸟一把抄住,接着慢慢减速,滑行了一段距离叶重才控制黑鸟平稳地降落。

    叶重平静道:“好了,没事了!”便把手上的黑鸟放下。

    二秒后,一架影凤–Ⅱ也飞到那架黑鸟跟前,是这个人的朋友吧,叶重微带羡慕地猜。突然叶重觉得这架影凤有些眼熟,啊,叶重猛地想起这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交手的那台光甲。见影凤向自己看来,叶重便微微向它点头致意。

    叶重眼神习惯性地往光脑上瞥去,却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