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叶重是“极光”里唯一一名年龄在五十岁以下的成员。

    叶重能加入“极光”完全是一次意外。虚拟网菜鸟中的菜鸟叶重,懵懵懂懂地贸然闯进了“极光”讨论室。然而这群老人没一个人理会他,兀自要不几人在一旁讨论,要不就一人埋头研究。叶重好奇之下便跑到一群争吵得最激烈的人旁边听他们在吵什么,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讨论光甲引擎的管道设计,叶重大感兴趣,不禁仔细倾听,越听越觉得有味,十分入神。

    两个老头分别提出两种方案,全力维护自己的方案。

    叶重突然想起刚看没多久的牧殇的引擎的示意图,听得入神的叶重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提出一个全新的意见。突然,全场鸦雀无声。两方都闭口不言,只是一脸惊异地注视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毛孩!

    顿时,叶重大汗!

    从此之后,叶重便和这群老头结识,某个老头心血来潮,硬要叶重加入“极光”,没想到居然得许多人的赞同,他们甚至没有给叶重开口的机会,就把叶重添为“极光”的成员。

    就这样,叶重糊里糊涂就成为在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极光”中的一员。

    而叶重呢,心里正极度不爽,以前他还以为总把老爹的本事学了七八分,在机械改装方面颇有几分自信,到这里他才发现,这里随便一个人都足以让自己仰视,怎能让他不沮丧?

    永远不甘落后的叶重开始了他的艰苦的学习之旅。

    随便一个问题,在这些老闲的不断深化拓展后,其难度深度广度两者相差何止万倍。还好叶重的基础打得极为扎实,叶重就像一个超高速旋转的漩涡,疯狂吸收着周围的一切。

    很快,叶重过人的天赋、惊人的学习能力、扎实的基础这些特点被这些老头发现。

    这些老头一生成果显著,在各自领域享有极高的权威,但是他们之中许多人都面临着一身所学后继无人的窘境。良师难寻,良徒更难觅啊!

    这些老头对叶重愈发喜爱,叶重就像一块香饽饽,这些老头对他是个个眼馋。面对叶重的请教时更是不遗余力,原本只是深化到万倍的问题现在被他们深化到十万倍。但即使这样,叶重依旧一丝不苟地学习,不耻下问,这让这些老头对他更是青眼有加。

    叶重成了“极光”里唯一一名学徒,而且还是公共学徒。

    走进讨论室,所有老头马上凑了过来。

    “啊,这不是小Y吗?好些天没见人影了,上次我教你的那个方程式弄懂了吗?弄不懂?没关系,我们还可以从其它方面作出例证,比如说……”

    话音未落,就遭到一人怒斥:“你这老家伙,一见小Y就问这问那,要是把小Y学傻了看我不跟你急!”随即和颜悦色对叶重道:“小Y啊,过来,让爷爷看看有没有长高,哦,没长高,没事没事,人的身体只是一具臭皮囊,内涵和学识才更重要,爷爷这有一些这些年爷爷的心得,你拿回去随便翻翻!”

    “好哇,杜老头,这一招你居然都想得出!我怎么没想到,回去要好好整理整理!”

    再看姓杜的老者一脸得意洋洋在一旁好不快活。叶重则在一群老头之中,手上拿着刚才杜老头塞给他的一个信息芯片,面对这些老头的热情,像一只呆头鹅不知所措。

    一间装扮得富丽唐皇的房内。

    杰本英俊的面容扭曲,仿佛突然从一个高贵优雅的贵公子变成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魔。

    妈的,没想到今天阴沟里翻船,一想到自己一直得意洋洋的举止在对方眼中有如小丑一样拙劣的表演,杰本心中的怒火无法遏止翻腾,烧得他脑子里血红一片。

    这些天的不顺积累的郁气在这一刻到达极点,杰本再也忍不住,抓起手上虚拟网连接器狠狠砸在绣有繁复花纹的地毯上,啪,只剩下一地碎片。

    一想到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杰本几乎有抓狂的冲动。在心中用最恶毒的诅咒无数次诅咒了这个该死的YC。

    不能这么算了!绝不对这么算了!杰本心中无声地咆哮!

    我杰本高贵的灵魂怎容这种低贱的家伙践踏,我要他付出代价,杀了他,对!我要杀了他!已经丧失理智的杰本昔日迷人的双眼血红,一想到对手在自己的剑下哀嚎求饶的情景,杰本禁不住仰天神经质地疯狂大笑。

    几分钟后,终于冷静下来的杰本恢复到平时的高贵从容的模样。杰本拿起桌上的传讯器,以命令的口吻道:“邱管家,你过来一趟!”

    一个长得精明利落的吕年男子肃手恭敬地微躬着站在杰本面前,这就是杰本家的主管邱管家。

    杰本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邱管家,给我查出师士意识训练基地的一个叫YC的注册名,我要他的一切资料,记住,是一切资料!”

    邱管家低垂的双眼中闪过一丝阴鸷,心下暗自寻思,十有八九是这个YC得罪了这个二世祖。他可深知眼前这个少爷除了长得一副好皮囊外一无是处,不学无术,整天寻花问柳,而且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得罪了他的人可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家破人亡的大有人在。

    邱管家心下叹息,这次又不知道有谁要倒霉了!

    但他还是毕恭毕敬地应是,他可不想得罪眼前这个纨绔子弟,要不,只怕自己在这个家的日子也到头了,他可不想被辞退,更何况是现在这个十分微妙、自己极有可能更进一步的时刻。

    对付这种人其实十分简单,只要表面一套就可哄得他团团转,可不比大公子那般难应付。一想起大公子深不可测仿佛随时能把人看透的眼神,邱管家心下一哆嗦。

    杰本对邱管家的反应十分满意,他又从邱管家身上找到自己的优越感。故作优雅地一挥手示意邱管家退下。

    哼哼,小子,你给我等着,这下有你好瞧,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本少的下场!

    杰本端起高脚杯,呡了一口三百年的天然红酒,把酒杯抬至眼前仔细端详,眼中神色让人琢磨不定。柔和的灯光在醇香的红酒中折射变幻,仿佛鲜血般散发致命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