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叶重从实战区出来。刚才那个对手着实难缠,牧给自己的名单上就没一个软的柿子,个个不是石头就是铁疙瘩,就是碎了也要嘣掉对方几颗牙。

    叶重还在回味刚才那场激烈的战斗,完全没注意周围的情况。

    突然,牧殇的声音在叶重的心头响起:“叶子,小心!”

    叶重一个激灵:“怎么了牧?”不经意间,眼光扫过四周。

    牧殇道:“你的周围有四个灰域领者!在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位,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伙。”叶重眼前出现一幅整个大厅的全息图,而那四个和一旁潜伏的天使的身形都被牧殇标示出来。

    “灰域领者?那是什么东西?”叶重好奇地问。

    牧殇道:“现在也和你解释不清楚,回去再说!无法确定他们是否有敌意!”

    四人隐隐把叶重包围在中间。

    有意?巧和?叶重不敢确定!

    叶重右脚斜跨一步,几人居然也随着自己移动,依然把自己围在中间。叶重心头不悦,冷哼一声,正准备有所行动,牧殇提示道:“叶子,正遭受攻击!是否反击?”

    虽然看不到牧殇,叶重还是忍不住白了一眼讥讽道:“废话,当然反击了,为什么不反击?连那些老鼠们临死前都要咬对方一口,我们难不成等死?”

    牧殇平淡回答:“哦!”

    天使瞪大眼睛,不敢错过一个细节!“涟漪”以一种独特的节奏在波动,天使自信周围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法眼,就连大厅内的钟,九点十五分三十二秒都在他脑海中清晰地映着。

    几乎没看见YC有任何动作,仿佛没有察觉般,老练的天使却知道那几位灰域领者一定已经把导向虫撒在YC的身上,只要在过几秒钟,这种导向虫的一部分就会融合在对方身上,想除都除不掉,那到时YC的一切信息都保不住了!对付导向虫的最好办法就是莫让它沾到身上,一旦沾上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难道YC其实只是个普通人?

    天使一想到罗家那天价的酬劳,不禁连肠子都悔青了。

    远处观战的天使后悔不迭,如果自己出手一定没问题,自己的“骨蛆”可比他们的劳什子导向虫厉害得多。

    就在天使后悔不迭埋怨自己过于小心谨慎时,场上形势突变!

    蓦地,天使脑中嗡地一下,像一把巨锤重重地锤在心头,天使张口欲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股无形压力从四面八方向天使扑来,天使只觉身子一僵,犹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禁锢住一般 ,不能动弹分毫,只有脑子还清醒着!天使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两眼勾勾地望着YC!

    周围的一切都仿佛静止,如一张立体的全息像,时间停滞,说不出的诡异!

    天使惊骇绝伦,咔咔地想从喉咙中挤出哪怕一丝声音,可偏偏就如在没有任何介质的真空,静得可怕。天使眸子里的恐惧如浇灌了催生剂的黑叶藤疯狂滋长,覆盖一切!

    YC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冷冷注视!

    天使心中的寒意比极冻之地最冰冷的冰还要盛!他在看着我!对!他一定是在看着我!天呐!这下完了!YC的眼神有如锋利的冰刃刺破天使心中薄弱的防护,挟着森森寒意刹时摧毁了他心中的生机。天使绝望地想闭上眼睛!

    可没等他闭上眼睛,场上的形势又发生变化。

    一个黑洞以YC为中心似慢实快向四周扩散,深邃得人战悚的黑暗不紧不慢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眨眼间,这股黑暗就把天使毫不留情地吞噬进去。

    天使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天使突然醒来!

    为什么说是突然醒来呢?天使就觉得刚才好像只是一个愣神,就做了一个并不长的梦一般!刚才那恐怖的一幕是梦境吗?天使有些不敢肯定!

    看了看大厅内的钟,九点十五分三十五秒!天使一愕,才过三秒?

    抬眼向YC刚才所立的位置望去,YC踪影全无,刚刚明明在这啊,要溜也没那么快,三秒就不见人影,邪门!

    转身欲走,突然,天使看到刚才的那四位灰域领者,四个人一动不动雕塑般立在那。

    天使心下犯疑,止住了步子,手上的“涟漪”悄然向他们那扩散开来,却没发现任何异常。半天功夫过去了,四人还是和刚才一样一动不动,连话都没说,来来往往的人都十分诧异地看着这四个“活人雕塑”。

    天使觉得不对头,装作行人迎着四人走去。

    惨白的无一丝生机的四张脸!

    天使心头狂震,脑子嗡地一下乱了套!

    这种情形天使已经是第二次见到,而第一次是在两位超级灰域领者的战斗后失败而导致脑神经完全坏死的一方身上见过,当时,那位失败的灰域领者脸上就和这四人一模一样!

    天使浑身一哆嗦,无穷的寒意从他后背升起,他艰难地作着吞唾液的动作,喉咙却干涩如风干的沙漠,不由自主地浑身微抖。

    原来…原来…刚才的情景不是梦……

    膨胀的黑洞、无穷无尽的寒意、诡异的寂静……一一从天使心头流过,天使的心翻腾战栗。

    天使再也忍不住,惨叫一声,第一时间下线!

    “牧,你刚刚说的灰域领者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叶重好奇地问。

    牧殇解释道:“灰域领者是指精通光脑在虚拟网中有独特能力的人,他们亦正亦邪游荡于黑与白之间,所以叫灰域领者,而域则是指他们精通的领域。”

    一听是光脑,叶重就没什么兴趣:“哎,这样啊,对光脑我可没什么兴趣,对了,他们的结果是什么?”

    牧殇平静道:“脑神经完全坏死!”

    叶重不解:“脑神经完全坏死?什么意思?”

    牧殇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淡然:“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死亡,另一种则可能成为植物人!”

    叶重挑了挑眉:“哦,不错不错,这样他们就不会有反扑的机会了!”在垃圾星长,对待敌人心慈手软,只怕叶重到现在连骨头都不剩了!无数次生与死之间的锤炼,使得叶重对生死已经看得很淡然了!

    叶重突然想起当时的情景,问:“不是有五个人吗?还有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