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当然,一切的一切和叶重都没有关系,叶重眼中有的只是眼前的对手。

    场地是丛林,这个场地用得并不多,毕竟如今师士们的主战场是太空,即使进入大气层,也大多数以空战为主,这也是为什么射击型光甲成为主流的原因之一。

    射击一直是叶重的软肋,因为从小到大他并没有在现实中接触哪怕一只最低级的热线枪。星系政府对于废弃武器的销毁十分着重,这直接导致了叶重不得不生活在冷兵器时代,当然,太空海盗们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把垃圾星作为补给星了。

    意识训练在没有身体反馈的情况下,到达一定程度就无法再前进一步,人的精神和身体相辅相承,缺一不可。叶重的射击技巧就面临着如此窘境,但即使是牧殇对这也毫无办法。

    一想起牧殇,叶重的嘴角弯起一道弧线,也不知道这家伙最近都在干嘛。

    哎呀,临敌分心可是大忌啊,叶重连忙收敛心神。

    叶重驾驶的是一架紫色暗影,暗影作为一种格斗型刺杀光甲已经迈入高级光甲的行列,甲身纤细修长,小范围转折挪腾极为灵活,高度只有八米五,比一般光甲要矮了近一百五十公分。它的配置颇为惊人,两把高强度磁荡匕在夜晚黯淡无光,它可不是黑鸟身上的那把那般不中用,而且它不会有如激光匕一般耀目,在夜幕中更让人防不胜防。手腕处分别带有一把长三十厘米的镰刀形利刃,它是由高压缩合金制成,足以切开绝大数甲身,而且两面开锋,最让叶重喜欢的是它的表面居然还镀了一层黑色烤漆,以防止反光提醒敌人的注意。小腿处也装有此种利刃。另外像脚掌前端可以弹出刀片等等小机关更是数不胜数,这让一向没有最阴险只求更阴险的叶重来说,再是喜欢不过了,想当初自己在温尼身上镶的倒刺比起这些玩意可真是丢人啊。

    如果甲身是黑色那就更完美了,叶重寻思。

    这款光甲同样是冷门光甲。暗影全身竟然没有一件远程武器,这就需要操控它的师士有着相当高的近身格头能力,在如今以远程攻击为主流的世界,这也决定了它处于冷门的境地。另外为了增强它的灵活性,它的光甲甲身被设计得极为薄弱,如果被击中将极可能致命。暗影虽然在短程内爆发力极强,但由于携带能量不能过多,它的远航能力极差,这在如今动辄几十万里的太空来说,这也是许多人不愿用它的原因之一。

    精通光甲改装的叶重当然对暗影的这些特性了如指掌,但他却不赞同,暗影本身就是一款用于刺杀的光甲,你要用于一对一决斗,那只能说你的用法错了。用法错了,没发挥出光甲本身的实力,你不能怪光甲不好。

    对方的光甲是一架改架光甲,八支惊人的炮管枪管使他看起来像一只刺猬,两支五十万级双管粒子炮,两支二十万级霰光枪,天!这还是枪吗?这和炮有什么区别?还有两支次声音波枪,这次音波武器可以根本无视光甲甲身而直接破坏驾驶仓内师士体内的生机,并引发头晕恶心等严重干扰师士操作的症状。肋下那根最短的枪管却让叶重心惊肉跳,法利朗激光狙击枪,激光枪本身的精度就极高,而这种激光狙击枪的精度更是骇人听闻,十五公里之内,它的误差绝对在零点五毫米之内,而它发射出的激光束足以洞穿除了最顶级的几种光甲外的任何光甲。另外一支是一只十万级的热线枪,它可以大范围活动,以填补那些身击死角。对方光甲本身也极为怪异,嗯,或许说是丑陋更为合适,从外形上看和堡垒没什么区别,只是安装了引擎使它有了一定活动能力。

    叶重都怀疑这到底能不能算是光甲,这不就是一个空中火力堡垒吗?

    而且看他庞大的体形,可以携带的能量绝对是暗影的十几倍,这岂不是一个不知疲倦的空中火力堡垒?叶重不由暗暗叫苦,他还是第一次遇上如此变态极端的光甲。

    由于地形复杂,系统将两人随机送到丛林内。

    只要入了林子,嘿嘿,叶重心中冷笑不已。暗影另一个让人称道的地方就是它出色的反搜寻系统,而在丛林这种地形复杂的地方,对方想捕捉到自己的身形,那更上难上加难。

    叶重小心地在树林之中穿梭,却不知看台上此时已是讶声一片。

    随着叶重人气的急剧上升,来看他比赛的人也越来越多,看台上已是人满为患。看台上多个全息屏更是从不同角度捕捉叶重的每个细节。

    人们的惊讶是有理由的,纵然暗影是以灵活著称,但是如此复杂的地形内YC的速度就没有一丝降低,一直保持着相当高的速度,有如一阵风似的没有受到一丝阻碍。这怎么可能?看台上所有人惊得合不拢嘴!原始丛林内树木丛生,到处是横枝藤蔓,就是慢慢走也要小心翼翼。

    好恐怖的驾驶技巧!

    其实对于叶重来说,这只是必备的生存技巧。垃圾山的垃圾比这里更杂乱无章,而那些变异生物大多生活在垃圾山中,想要捕获它们便需要比它们更为自如地在垃圾中穿梭,要不然,还是乖乖回去喝那像烂泥一样的有机流食吧!早在叶重驾驶老迈的温尼时,就已经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后来牧给叶重的训练指标更是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指数,叶重现在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更是游刃有余如鱼得水。

    忽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西南方向传来。

    叶重猫着腰,像一只机敏的猎豹悄无声息向那边靠近。这个动作又惹看台上的观众的一阵惊叹。

    叶重小心地藏在一棵大树茂密的的树冠之中,小心地注视对方。

    对方并没有在丛林之中和叶重纠缠的意思,而是飘浮在半空中,然后用炮火把自己身下扫开一大片空地,形成一巨大的空旷地带,只要叶重一踏进这片区域便无所遁形,届时迎接他的不是足以洞穿他薄弱甲身的激光束,便是铺天盖地足以把他轰得渣都不留的猛烈炮火。

    这下叶重被拖入两难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