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九节 轨形圈
一本读|WwんW.『yb→du→.co
    师士协会的几架光甲终于停了下来,不过这已是三天以后的事。叶重唯有暗自庆幸自己带了足够多的备用能量栉!否则的话,就和那些师士协会的光甲一样,能量耗尽!牧的能量似乎还十分充裕,没想到牧在能量方面也有如此巨大的优势。牧的制造者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家伙!

    没想到老庞和喀桑居然也带了备用能量栉,这倒让叶重小小地惊奇了了一把。

    在宇宙中,能量消耗殆尽,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这一番苦追,让本来对这里记忆就十分模糊的老庞更是转得晕头转向,不知身在何方!

    但好在终于摆脱了对方的追击,大家大可从容寻找!到于那十架能量消耗殆尽的光甲,等待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一行人以节能方式向前飞行。

    “三十多年前,我来过轨形圈,不过当时是跟着我大哥来的。当时我只有十七岁,现在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变得怎么样了,原来的那些人还在吗?”老庞言语间不胜唏嘘。

    牧突然道:“轨形圈的详细星际图基本找不到!连法尔星域星际总库中也没有!”

    老庞嘿嘿冷声一笑:“政府那帮家伙,嘿嘿,这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轨形圈里面地形复杂,最有利于藏匿,许多重刑犯往往潜逃入内。你们要小心,这里面是靠实力说话,杀人是没人管的,不过小心不要招惹那些术承师,那些家伙很麻烦的!”

    “术承师?”喀桑好奇地问:“大哥,这术承师是什么玩意,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术承师?叶重也从未听说过,不由大感好奇。

    老庞语气十分凝重:“喀桑,你到时可千万别给我惹事!术承师在轨形圈内地位超然,他们从不介于任何争斗,不过却有仲裁权。听说这轨形圈就是得益于他们的保护,政府的那帮混蛋才不敢来骚扰!这也只是大家传说而已。十七岁那年,我跟着大哥来这里,就曾亲眼看到一位术承师格杀一位格斗家。那术承师有四十多岁,看上去弱不禁风,也没见他有任何动作,那格斗家就倒地而亡,情形十分诡异!”

    喀桑惊叫:“这么厉害?”

    叶重也大为惊异,他怎么也想不通,不动手如何能杀人?

    “嗯,你可给我老实点,不过他们也十分好识别,他们大多穿着淡青色的布衫,而且一般足不出户,所以不用太担心!倒是对于一般人我们要警惕些,这里面人员来历复杂,好勇斗狠之人非常多,经常会闹出人命,而且倘若你的拳头不够硬,那就只有被欺辱了!”

    “打架?我最喜欢了!”喀桑咧嘴笑道,神情愉悦得像个大孩子!

    叶重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老庞突然惊呼:“就是前面那红色的星球,没错,就是它!红煌星!”旋即语气变轻松而兴奋道:“我还怕自己找不到呢,这个星球最好认,上面所有的植被是都是红色,十分奇特,而且上面的居住民在轨形圈里所有的居住民中也是最为和善的。当年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最长,这里也最为熟悉!”

    叶重心中一直有个问题,忍不住问:“轨形圈离航道只有几天的飞行路程,为什么我们一路上却没有看到任何宇宙舰?”

    老庞一愣,旋即笑道:“航道?你说撒贝里号飞行的那条航道?那条航道早已经废弃多年了,这次也不知怎么弗瑞德大师会突然想到改道,想去莫伦斯特。嗯,哈迪克船长倒不愧是一个资深船长,居然连这条航道居然还记得!这条航道的确是最近的航道,而且现在也没人用了,应该十分安全,哎,谁也没想到会遭遇了这帮家伙!”

    叶重无语,他当然知道弗瑞德大师为什么改道,可理由偏偏不能说。还好叶重也没有向老庞解释的意向!

    说到后面一半时,老庞的脸上的笑意却消失不见:“进入轨形圈的以后的,就不能随便出来,轨形圈几乎完全与世隔绝,只准进不准出。绝少有人能出去,当年大哥还是因为替一位什么长老办什么事才被允许出来的,我也是那时被大哥送出来的!从那以后就一直没有再遇到大哥了!”老庞显然触动了心事。

    这种情况大出叶重意料之外,叶重不禁在心中和牧交流:“牧,你怎么看?”

    牧语气平平道:“根据资料显示,我们别无选择!”

    叶重看了看四周茫茫太空,不由苦笑道:“说得也是,这好歹是条生路,现在我们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同意!”牧简洁地回答。

    叶重坐在鱼的内,思绪肆意流转。

    牧和以前的差别也越来越大了,自从殇出现了以后,牧和殇仿佛都向着各自的极端发展。牧越来越冷酷,而殇却似乎越来越人性化。叶重还是更喜欢以前那样的牧,至于殇,似乎十分让人头痛啊!

    师士协会到底想干嘛?居然还拥有战舰?顾少泽到底又是为什么被抓呢?是为了那个从他左臂中掏出的东西么?叶重胡思乱想着,却忍不住从腰包中翻出那个小玩意,这是一枚心形戒指,做工看上去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异之处。想起他临死之前还告诉过自己一个密码,难道是空间钮,叶重心中一动,刚打算试试,不过旋即想起自己还在光甲内,想了想,还是把戒指放入腰包中,等以后再试吧,反正也不急!

    想起顾少泽的死,叶重心中颇有几分惆怅,虽然没有什么悲伤,但是一想到这样一个天才就这样死了,叶重觉得惋惜!生与死,叶重倒看得很淡,尽管他一直在为生存而挣扎,但是见惯了生死的叶重,似乎对于死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悲伤!

    弗瑞德大师也是师士协会的目标,而且看样子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袭击者是师士协会的人。难道这是师士协会的秘密力量?

    师士协会的最终意图到底是什么?

    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叶重脑海中一转,立马不见踪影!开玩笑,师士协会的什么意图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和师士协会的几次交锋多少有些阴错阳差的味道,对方并没有危胁到自己的意思,叶重才懒得理会。

    倒是黑角,叶重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不知道自己的怪病会什么时候发作,算下来,也有一个多月了吧!下次发作会在什么时候呢?而且听哈克教官说,似乎还是一次比一次猛烈,想想上次的非人能忍受的痛苦,叶重心中一阵悸动。

    哎,现在看来,也只好走到哪算哪了!

    叶重长舒一口气,撇开这些烦心事,听到老庞和喀桑两人在频道里的交流。

    “看到前面环形的银色的碎星带么?这就是轨形圈的‘圈’,这是最大的一个,这个碎石带里面有一种叫银炣粗矿的石头,可以提炼出银炣出来,银炣在轨形圈十分值钱,但是提炼困难,好像只有术承师才有这个能力。轨形圈里像这样的‘圈’数不胜数,每个圈形状各异,出产也不相同。”

    “银炣是什么东西?”

    “呃,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很贵!”

    “啊,大哥,原来你也是财迷啊!”

    ……

    踏上红煌星鲜红的土地。

    叶重看着眼前穿着制服的男子,据老庞说他们是及巡,是红煌星的基层管理者。三人站在及巡面前,牧已经被叶重收了起来,当老庞和喀桑得知这架光甲里面居然没有人时,脸上的神情之精彩,让叶重都觉得颇有意思。

    “你们被分配到哈里森星,12号宇宙舰将于两个小时后到达,祝你们好运!”眼前这位及巡面无表情道。

    森冷的眼神,还有一双宽厚布满茧的手,这位及巡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家伙,身后还有几架叶重从未见过型号的光甲虎视眈眈,那偌大的枪口时不时地有意无意地从几人身上飘过。

    “哈里森星?”老庞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

    见老庞的脸色,叶重就猜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果然,在老庞的低声解释下,叶重才明白。

    哈里森星是轨形圈内最为混乱的星球之一,死亡率极高,老庞原来就曾听他大哥提起过。而轨形圈的规矩是在一个星球呆足了三个月后才能离开指定星球,转往其他星球。

    看到老庞发白的脸色,那位及巡眼中闪过一丝轻藐,冷冷地递给三人每人一张红色的卡片:“这是你们在轨形圈的身份卡!三个月后,到当地指定的及巡处可以办理星际迁移许可。”

    说完也不理会几人,径直走到一边。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一艘淡青色外形犹如一只大鸟一般的宇宙舰准时入港,宇宙舰身上写着巨大的“13”的字样。

    及巡走到三人跟前,冷冰冰道:“三位,请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