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二节 风起云涌(8)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天罗左家,比起天罗的几大世家,知道的人实在少得可怜。但倘若论历史的悠久,它却丝毫不比那闻名遐迩的几大世家来得时间短。而左家在格斗界声望更远非这几大世家所能比拟。在格斗还占有绝对统治地位的年代,左家的辉煌曾在格斗史上抹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最让人们惊异的是,左家每一代都会出现一位或几位才华横溢的人物,从无断代。这曾让许多其他的格斗世家眼红不已。而且左家从不向外招徒,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左家技艺的传承,渐渐,左家在人们的眼中变得越来越神秘。

    随着格斗的地位逐渐下降,开始走向没落之后,左家在世人面前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少得几乎让人们快遗忘了这个神秘世家的存在。

    所以当花伤昧和芮冰听到天罗左家的人居然也来的时候,是何等的惊讶。无论是芮家,还是天华武场,比起左家悠久的历史,就如一个幼童面对一位老者。就连九月蓝氏,都远不能和左家相提并论。

    左家的格斗特色从以前的资料看来,似乎每代的杰出者都风格各异,让人很难下结论。

    天罗左家,又能给这已经没落的格斗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没由来的,芮冰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个一脸冷漠,击败自己的少年。他现在水平,又会到什么样的境界呢?芮冰的目光游离。

    叶重现在的生活可谓幸福,起码他自己就觉得过得十分不错。除了身上的怪病,他现在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好。蓝易行从那天就没有再来传授他其他的技巧,每次见到叶重不过就是嘱咐他好好练习。叶重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他的格斗水平本就不低,实战经验之丰富,更非蓝易行这些人可以比拟,而且绝大多数还是生死之间,这为他奠定了极为雄厚的基础。说到底,格斗还是攻与守的一种表现形式。如今,蓝易行就像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从新发现一个新的世界。

    一方面叶重为这个世界而惊叹,另一方面他又自觉地对这个世界做出自己的探索和尝试。当然,这和无人传授大有关系。叶重现在都想拜蓝易行为师,在他看来,蓝易行就是这个未知而奇异的世界里的一份子。而且从这些天蓝易行表现的实力,叶重相信,他一定还有许多强大而神秘的技巧,这如何不让叶重怦然心动。

    不过,心动归心动,叶重却没有现在就把这付诸行动的打算,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低调和不引人注意,要知道,黑角可是外面等着他哩。而且自己上次冲动干掉的那架光甲,只怕也引起了黑角的注意吧。

    叶重想的没错,他的行为引起了黑角的高度紧张。而黑角的高度戒备同样引起了早已经注意到黑角异动的师士协会和宗所的注意。而三方不知出于什么考虑,都没有把手伸向当地政斧,炽风星上似乎一切都照旧,来炽风星游玩的游人还是个个兴致盎然,丝毫没有嗅出空气那隐隐的躁动。

    芮冰看到左家的人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期间。

    左凌个子很高,体形剽悍,眼神凌厉,仿佛能洞穿人的肺腑。袒露的一半边胸膛露出硬如铁石的肌肉。手掌指节宽大有力,掌沿更有一层厚厚的老茧。脸上的张狂和自信揉合在一起,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绝对能吸引无数美女投怀送抱。

    他胸前还挂着一块黝黑的吊坠。精通光甲格斗的花伤昧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一架光甲的空间钮。整个饭桌上,只怕除了芮冰,所有人都看出了这一点。格斗家极少会有佩带空间钮的,因为天华武场大力发展光甲格斗,所以花伤昧三人才会在这方面有所接触。

    难道这个左凌也精通光甲格斗?

    危原心下却是不屑,哼,光甲格斗,谁是YC的对手?托芮冰的福,危原也出席了午餐,他现在是打定主意要磨在这个冰姐姐身旁,这可是他认为和YC有关的唯一一条线索,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不会放弃的。还好冰姐姐人好,好说话,否则他也只有乖乖回去了。

    对于左凌的到来,华天楷几人都是颇怀戒意。不请自来,而且还是左家的人,怎么不让人小心以待?不过华天楷师徒几人也不是等闲之辈,自然也做得滴水不漏,招待周到。

    左凌虽然看上去颇为狂傲,但行为举止洒脱大方,十分豪爽。

    “左先生果然好身手!”邓冲朝左凌行礼道。刚刚的较量他毫无悬念地在对方压迫式打法中败了下来。邓冲一副直脾气,虽然败了,但也丝毫不恼,依然礼数十足。

    “侥幸侥幸!”邓冲的表现同样让左凌大为好感,连呼侥幸。

    花伤昧郑中行两人满脸的不能置信。邓冲败北他们俩不是不能接受,而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邓冲居然完全被对方压制,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俩人面面相觑,邓冲是三人中身手最好的一个,他尚且如此,他们俩就自然不用下场了。

    难道左家真的这么厉害?

    芮冰依然是那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然而双眼中的光芒却陡然亮了起来。她的身手岂是华天楷的三个徒弟所能比拟的。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眼前这个叫做左凌的男子已经入“界”了!这是她所遇到的除了自己之外最年轻的界者。

    所谓界者,是指一些已经突破了传统界线的格斗家。这些界者的力量远非一般的格斗家所能比拟,他们不再单纯地依靠**的力量。界者才是格斗家中的真正高手。

    界者在格斗家中是神秘的存在。随着格斗的曰益没落,能成为界者的格斗家也越来越少。界者的强大也在人们的口中被无限夸大,几乎是不可战胜的。不过芮冰对这种说法可是嗤之以鼻,她第一次遇到叶重时,也就是她刚刚进入“界”的时候,那时她依然被叶重击败。当然,这和她刚踏入这个神秘的世界有关,对本身的力量的不熟悉是她那次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力量并无绝对!从那一次,她就明白了这个道理。而仿佛从那以后,她的进步更加迅速。

    同样神色不动的还有华天楷。让人看不出他心里想些什么。

    一条细若游丝的黑色线虫,游走在这个虚拟的世界。密码门锁对它没有任何作用,它毫不费力便可以穿透密码门锁,进入和虚拟网相连的这台光脑内部。

    它随意地翻动光脑中的资料,突然微微咦地一声,在它眼前这段全息赫然是叶重的训练录像。如果危原这里,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不是自己家的那台光脑么?

    YC,这段时间内最为火爆的名字,只要在虚拟网上晃荡的人,几乎很少有人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他当然也不例外。作为一名顶级的灰域领者,对虚拟网的熟悉,他绝对在绝大多数人之上。只不过他对于光甲可没有半分兴趣,所以以前也对这个人没多大兴趣。

    然而眼前的这段录像却重新引起了他的兴趣。YC的最新全息录像只有一帧,也就是他在里奇星的那一帧。而这里居然还有一帧从来没有泄露出去的。难道这台光脑的主人就是YC?

    YC也算是虚拟网上的一个传奇人物,两三年前就成名,一直到现在,威名反而更盛。这一点是十分少见的。虚拟网更新换代之快,一个出名的人物往往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人们遗忘。保持两三年的威名不坠,这种难度,不言而喻。

    然而很快他就失望了,这台光脑的主人显然只不过是一个YC的崇拜者。不过,对于他来说,想在虚拟网中调查一个人在现实的身份,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而且让他没有顾忌的是,这位YC是一位灰域领者的可能姓非常小。

    毫无疑问,师士和光脑是完全两个不同领域,现在每个领域的精深程度足以穷尽人的一生,很少有人涉足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即使有这样的人,想在两个领域都取得成就的可能姓,那绝对会比流星撞击居住星球的概率要小得多。既然YC在是一位杰出的师士,那几乎可以说,他是灰域领者的可能姓约等于零。

    首先他想到的就是师士协会资料库。

    师士协会的密码锁没有对他起到任何阻挡作用,他毫不费力便钻了进去。如此轻松,即使他是经历无数考验,也不禁心中微生得意,师士协会这在一般人眼中严密得毫无破绽的地方在自己眼中不过就像自己家一样。

    这完全得益于他的一种特殊算法,正是他这种极富创意的算法,让他的体形大大变小。以前还只是一个毛毛虫的形态。但是经过他这些年严谨地思考、计算,他已经成功地把自己的形态压缩成一条肉线几乎都看不见的黑色线虫。这也是他经过无数次计算后的最优结果,虽然和他预计的无形无影无质的最高程度有着相当差距,但他已经十分满足了。

    这种形态也让他在虚拟网中几乎无往不利,人们根本无法察觉他的存在,而那些看上滴水不漏的密码门锁在他眼中如同虚设。他也正是利用自己这种算法,通过虚拟网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就比如他现在服务的集团,倘若不是因为他是一位强大的灰域领者,根本没可能进入这个集团,更别提能获得现在的职位。

    然而,让他大出意料的是,师士协会里面根本没有YC的资料。

    他现在的心情可是糟糕透顶。

    没有YC的资料意味着什么?那就意味着YC很有可能是一位灰域领者,或是有一位灰域领者的朋友。无论是那一种可能,对他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而且从对方能不注册就使用意识训练中心,他就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一位十分厉害的灰域领者。

    在虚拟网中,打探别人的现实身份是一件十分忌讳的事,而在灰域领者之间,这是极具敌意极具挑衅意味的行为。作为一位资深的灰域领者,他对这个圈子里的潜规则自然熟得不能再熟。

    不过他倒也不害怕,对于自己的实力,他可是有着绝对的自信。他只不过是觉得麻烦,因为自己一时的好奇心而与一位颇具实力的灰域领者交恶,在他看来,这实在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

    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只好由它去了,只是停止了继续探查下去。

    叶重正在房间里练习。他现在的生活极为规律,每天花一部分时间冥息,然后是练习格斗,然后是去练习场清洁地板,回房之后学习调培。只可惜房间太小,要不然,他还想练习一下光甲艹控。

    殇很安静这让叶重感觉不错。自从一天夜里叶重在殇的指导下在九月武馆附近其他人家里的隐蔽位置装上了微型脉冲信号装置,殇便老老实实地扑在虚拟网上。这也让叶重省得没人在自己耳旁聒噪。

    叶重现在可是数着手指头过曰子,希望能快点等到王微行回来的曰期。只要等王微行一回来,自己就去找他,医好怪病,然后悄悄到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星球,小心地生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那该多么轻松自在。

    不敢出去的叶重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如何,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应该是他目前最为理智的选择。

    “哼!”突然,沉寂了颇久的殇猛地发出一声冷哼,里面杀气之重让叶重都感到心惊。叶重不由停下手上动作,出口问道:“怎么了?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