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四节 近远战之王(中)
一本读|WwんW.『yb→du→.co
    刀子是这支海盗里一个凶名昭著的家伙,他悍不畏死,作风勇猛,每到难啃的骨头时,海盗头子就会派他去,他是老大最得力的臂助。

    刀子不喜欢说话,神情漠然地点点头,起身便转身离去。黑部是海盗头子的亲卫队,也是海盗头子手上最大的一股力量。这些人全部都是高级师士,人数有三百之多,训练有素,战斗力极强。海盗头子把这最后一张王牌打出去,也就意味着决一胜负的时候到了。

    一大群光甲黑压压离开最大的一艘宇宙舰。殇在那些光甲一露头就注意到了,他几乎立即就明白对方的心思。

    “嘿嘿,叶子,这边交给你了。”殇说完转身就往花花公子里面飞去。

    “好。”叶重淡然地应了一句。

    海盗头子见对方缩回宇宙舰内,不由心下一松,对方果然还是胆怯了。这个念头只不过在他脑海中一转,还没等他高兴一下,他就愕然地发现全息屏幕上又出现了对方的半掩的身影。

    难道对方真的有恃无恐吗?海盗头子不知道对方手还有什么牌。

    殇嘿嘿邪笑,不过一架光甲发出这种电子声多少显得有些诡异,好在这里也没其他人。殇的战斗**已经被彻底激发起来了。如果海盗头子看到殇身旁的东西的话绝对会昏过去。

    殇的一旁摆放整整一堆差不多有他一半高的能量栉,这是他刚刚去取出来的。归法虽然威力巨大,但是能量消耗同样很高,可惜泪石无法应用,否则的话,归法就可以成为一把相当长时间不用补充能量的杀人利器了。

    不过,有这么多能量栉也差不多了吧。

    叶重在整支船队晃荡,钱爷爷所在的那艘战舰附近的海盗是殇重点关照的对象,这一块区域内的海盗早就被殇清扫一空。叶重为了寻找敌人不得不扩大自己的搜寻范围。

    叶重小心翼翼地在整个战场游荡,他可不敢大意,为了追求机动姓,傀儡的装甲在防护方面并不出色。如果被敌人的的激光束击中,那自己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可不想自己因为大意而死亡。

    这是一个巨大而混乱的捕食场,叶重就像一只灵敏而机警的捕食者。

    叶重看到前面有两架光甲正在纠缠,一边不断对射,还一边不停做着规避动作。海盗光甲和师士团的光甲比较十分容易分辨的。海盗的光甲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甚至一架光甲还会有多种并不适用的配件拼凑在一起。至于师士团的光甲则大多比较齐整,而且一定是市面上可以买得到的。

    一眼叶重就可以判断两架光甲下一步会出现的的位置。叶重的实战经验丰富至极,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傀儡像一位刺客,无声无息地悄悄隐在宇宙舰的后面,整个身子紧贴着宇宙舰的舰身,而离舰身顶端只有不到五米。

    此时的傀儡像极了一只蓄势待发,等待致命一击的壁虎。

    叶重心下细数着时间,海盗光甲刚刚露出一点点头。驾驶仓内叶重猛地动了,双手如一阵轻烟,虚虚幻幻的影子让人眼花缭乱,可惜这样的情景却无人可以欣赏。

    像壁虎般贴在宇宙舰的装甲上的傀儡此时却猛地弹射而起,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刹那间,傀儡便和这架海盗光甲紧紧地贴在一起,双方距离极近,叶重连对方光甲的每一处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

    傀儡一开始就埋伏在宇宙舰的阴影处,这个动作悄无声息又极具突然姓,而且正好从对方的下方出来,等傀儡那如小丑一般的脸出现在他眼中时,这位海盗还带着几分茫然。

    傀儡右臂的格斗刺猛地弹出来,右手一送,立即洞穿对方的驾驶仓。傀儡所有配件中,价值最高的就是这一对格斗刺,熔入了黑金的格斗刺表现出极为出色的穿刺姓能。

    傀儡右手在这架已经丧失控制的光甲借力,身形一飘,又投入黑暗的虚空之中。

    一直在和这架海盗光甲纠缠的橡叶团的师士只看到一个瘦小的影子和对方一触即离,复又不见,正当他严阵以待半天,却发现这架海架光甲已经完全被损坏,连里面的海盗都死透了。这才让他想起那个从黑暗中跃起又投入黑暗的身影。

    叶重似乎回到了垃圾星,这里众多的宇宙舰就像垃圾星上的垃圾山一般。叶重驾驶着傀儡不断地在这些宇宙舰的阴影中游走穿梭,就像那时自己驾驶着温尼在垃圾山的缝隙中飞行穿梭一般。

    叶重出手每一次都是一击致命,完全没有多余的攻击。他只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在黑暗中给毫无防备的对手致命一击。那一双格斗刺已经不知道刺穿了多少架光甲的装甲,而那些海盗光甲内的师士叶重同样没有放过。这是战争,容不得丝毫怜悯,叶重也没有怜悯的习惯。

    说实话,如果不是钱爷爷,叶重是绝不会趟这混水。但既然现在做了,那就要把它做好,做得彻底,让对方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

    叶重冷静的双眸中跳动的是战斗的火焰。

    傀儡不知疲倦地从一艘宇宙舰跳到另一艘宇宙舰,叶重已经完全进入战斗状态。这是一种冷静和亢奋相互杂揉在一起的状态,叶重的双手再也不是一味地快速,反而变得更为从容,时快时慢,有时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静止不动,但有时却快到连残影都没有。这种极静与极动之间的转换,说不出的怪异,叶重根本没有注意到,相反,他还感觉颇为自然流畅。光甲就仿佛他身体延伸,他的每一个想法,每一个动作都能通过光甲来实现。

    傀儡在叶重的驾驶下,忽快忽慢,忽起忽伏,有时飘忽有如鬼魅,有时却敏捷如变异猿。

    战斗的技能,只有在战斗在才能真正被淬炼。

    殇此时也已经彻底进入了战斗状态。说实话,一直以来,战斗都是由牧来进行,不过即使是牧也没有动过几次手,按牧的说法只有叶子真正成长起来才能驾驶他们。所以一般不到紧要关头,牧是绝不会出手的。殇的由来比牧更早,如果说他已经没经过战斗无论是牧还是叶重,甚至他自己,都是绝不相信的。

    开玩笑,用这么多稀有金属堆出来的超高水平的光甲难道是用来作观赏的?而牧殇左臂的伤痕也战斗的最直接证据。如果殇也有意识的话,那在他的潜意识中一定有战斗的本能存在。不过,讨论一个虚拟智感的潜意识,让人感觉真是奇怪啊。

    殇此时的模样说不出的冷酷。右手的归法没有一丝颤动,如果是在师士意识训练中心,这种动作水平绝对是满分。

    平时喋喋不休的殇此时才真正变成一个战斗凶器。

    对于刀子和他率领的三百多架高级光甲来说,这是一场灾难,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那仿佛带着死亡印记的蓝光,每一次在众人眼中倏地亮起,也就必定会带走一架光甲。

    精准得可怕!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次落空,连刀子这样强悍的人都忍不住有气分馁,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变态的狙击师士么?经历过这么多次生死的刀子深知,不管再厉害的人,只要他是人,就总有失误的时候。这条被他验证了无数遍的铁律今天却受到挑战,这个半掩着的狙击师士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生任何失误。

    不时被击毁的光甲爆炸把这片光甲战斗群照得一片通亮。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个画面绝对会以为他们面对的是整整一个师士团。事实上,他们的敌人不过只有一个人。

    超远距离狙击,这在射击训练中几乎最高难度的技巧,却被这位不知名的演绎得淋漓尽致,不,应该说是出神入化。距离越远射击难度越高,而在越超远距离,任何一个极小的角度误差都会被放大到一个相当大的地步。没有哪位狙击师士能够确定自己超远距离狙击能有百分之百的命中率。

    曾有一位极具盛名的狙击师士说过:“超远距离狙击,你需要一半以上的运气。”由此可见超远距离狙击的难度。

    让刀子更为郁闷的,看样子对方的运气显然是旺到了极点。

    自己和那艘斯卡级宇宙舰之间的距离,倘若在平时,在他眼中只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然而,今天他却觉得特别的漫长。身旁的同伴在不断地减少。刀子明白此时已经没有其他路可走了,如果此时转身,也依旧是对方的靶子,那只会让对方更放松地解决这里的所有人。

    这个问题不但是刀子明白,黑部的所有人都是身经百战之辈,这么简单的问题哪会不明白?所以他们个个硬着头皮,向前猛冲,只要让对方进入自己这些人的有效射程,那么也可以进行火力压制。

    他们不用指挥,自发地保持疏散的队形,并不断地做着规避运作。虽然这些规避动作依然不能改变他们被击毙的命运,但明显蓝光闪现的频率要低得多。

    殇依然沉着,一枪接一枪,没有一丝慌乱。

    叶重已经记不住自己出手过多少次了,不过被他从缠斗中解放出来的师士越来越多。第一次,两大师士团的师士在数量上占据了优势,虽然这优势极为微小。

    红狮子师士团指挥舰舰长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全息屏幕。半晌,坐在舰长椅上的红发美女喃喃道:“天啊,这家伙真的是人么?”这位红发美女就是红狮子师士团的团长克劳迪娅,她拥有一头如火焰一般耀眼的红发。她同时是一位拥有高级师士称号的女师士,这在女师士中十分少见。

    现为二十五岁的克劳迪娅现在正处在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年龄。成熟火辣的风格极为惹眼,无论她走到哪里,她永远是人们眼中的焦点。雪白的肌肤,高挑的鼻梁,加上如蓝宝石的双眸,这一切都是她傲人的资本。

    她的管理手段同样十分高明,红狮子师士团在她接手的时候才不过是一个只有二十人的小型师士团。如今已经扩展到超过五百人的大型师士团。

    此时克劳迪娅脸上的神情却是呆呆的,有着几娇憨,可惜这样一副绝美的女人姿态却无人欣赏。因为所有人都和她一样,全部惊呆了。全息屏幕上那个瘦小的光甲身影看上去和威猛之类绝扯不上什么关系,甚至有几分滑稽,乱七八糟的色彩让它看上去像极了小丑。然而,就只不过这架小丑般的光甲却让所有人心中无可抑制地冒着寒气。

    这绝对是一位偷袭大师,与此同时,还是一光甲格斗大师,光甲驾驶大师!

    小丑光甲脸上五颜六色的面孔看上去说不出的可笑,但是此时舰长室却没有人笑得出来。在他们看来,这副看似可笑的面孔只不过是想掩盖那寒入骨髓的冷酷。他们都可以想像,在这架光甲中,坐在驾驶仓内的那位师士看向那些海盗光甲的眼神一定有如神一般俯瞰脚下众生一般吧!

    克劳迪娅同样深深为这位小丑光甲内的师士所折服。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绝对是一位大师级的人物。战术、时机把握、格斗水平、光甲艹控等等。而且最让克劳迪娅吃惊的是他那令人惊异的冷静,到现为止,这架小丑光甲起码解决了几十架海盗光甲,但是他依然还是保持着和最初完全一样的战斗节奏。

    非人的冷静!克劳迪娅在心下评价,她甚至都怀疑这是哪个杀手集团内专门从事刺杀的顶级师士。

    他似乎并不喜欢用飞行,而是更喜欢使用跳跃,或是借助光甲四肢的力量。他喜欢隐身天黑暗之中,他喜欢偷袭,而且使用的武器是鲜有人使用的格斗刺,这无一不是昭示着这是一位极为另类的师士。

    她忍不住再看了一眼那艘名为花花公子的宇宙舰,她实在想不明白这样恶俗舰名的宇宙舰竟然会有这样的高手。

    迥异于世俗的高手么?

    而花花公子号还有一位同样强大同样恐怖的狙击师士,他一个人竟然硬生生地把三百多架海盗光甲压制住了!克劳迪娅看了一眼另一块全息屏幕,原本黑压压一片的光甲群竟然只剩下零星的几十架,在和对方对射。她都觉得自己有几分不忍看下去的感觉,这些人无不是身经百战的高级师士,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然而现在却被一架光甲,一支古怪的能量枪,一个人硬生生地敲碎。

    花花公子号到底是一艘怎样的宇宙舰啊?他的主人又是怎样的呢?这两个绝世高手又会是什么模样的呢?他们和花花公子号的主人又是怎样的关系呢?

    真让人好奇啊!

    如果殇知道自己被一位美女称为绝世高手的话,不知道还能不能保持现在这样的战斗状态,这个问题值得讨论。

    不过好在克劳迪娅有自知之明,这类超级高手可不是自己能招揽得来的,也不敢动什么歪心思。

    战局已经趋于稳定,海盗光甲的数量正在不断地减少。偌大的船队,叶重已经从头到尾踩了一遍,凡是打算登舰的海盗光甲无一例外地被他干掉。

    “殇,你那边怎么样?”叶重问。

    “嘿嘿,叶子,太过瘾了!哎,可惜就是不够多啊,要是再能多个一百多架就好了。”殇极度兴奋的语气让叶重立即放下心来。殇此时的状态一定不错吧,叶重心想。他哪知道殇此时的状态已经根本不是不错,而是已经打疯了。如果不是旁边的能量栉快用完了,殇甚至打算尝试一下归法粒子炮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一块极大的矿石缓缓在叶重眼前飘过。叶重心下一动,看着远处被紧紧保护的海盗船,叶重脑海中一个疯狂的念头一闪而过。就在心念刚动,傀儡一跃而起,一把抓住这块矿石,像只爬行类虫子,紧紧贴在这块矿石的一侧。接着引擎全开,矿石带着傀儡和叶重,划了个弧线,便朝那一群海盗船飞去。

    清楚地看着这一幕克劳迪娅忍不住骇然失声:“他想干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