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三节 竹玲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头利落的碎短发,脸形颇瘦,神情漠然,但是一双眼睛极为有神,叶重都能感受到她眼神中的锋芒。漠然的神情依然不能掩饰她眼中浓浓的戒备和警惕。

    咦,叶重禁不住轻吁一声:“这不是那个,殇,叫什么来着?”

    “竹玲,也就是管疯子的妹妹。”殇禁不住啧啧有声:“果然是美女啊,咳,上次是牧在上面,嘿嘿,这亲眼一见,果然还是不错。嗯,年纪虽小,发育倒还是不错,好像要比上次要大一些……”殇忍不住又开始点评起来。

    叶重自动把殇的话忽略不计,看了看竹玲身上并没有武器,叶重便从含家的驾驶仓中跳下来。

    “你是小叶子?”小丫头看清叶重的脸时,禁不住失声道。

    “你认识我?”叶重心下颇有几分惊讶,上次两人相遇时他是在守护内,她应该没见过自己的模样啊。

    “我姐姐给我看过你的全息影像。”竹玲淡淡道,眼中却闪过一丝黯然。

    叶重问:“你姐姐呢?”到现在,宇宙舰里再没有一个人出来。

    “死了。”竹玲的声音中夹着几分漠然几分哀伤。不滴形的酒漂红孤零零地挂在竹玲的脖子上。

    管疯子死了?叶重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个时常手持酒杯,倚着门,怔怔望着门外的美丽而落寞的倩影。

    她终于还是找到了她妹妹,叶重突然有些意兴索然,懒得去问具体细节。定了定神,他问竹玲:“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姐姐说如果我找到你就让我跟着你。当然,如果你觉得麻烦,就让我走。”竹玲说这话时的表情就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叶重想了想,道:“嗯,你留下来吧。”管疯子到底是他的老师,虽然她一直没说,但在叶重心中她依然是他的老师。这也是叶重把竹玲留下的最大原因。

    竹玲还是那样冷漠的表情,脸上没有任何欣喜的神情。

    “你擅长什么?”叶重问。

    “战斗。”竹玲简洁道。

    “你的光甲呢?”叶重问。

    “不是被你打碎了么?”竹玲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颇有几分讥诮的意味。叶重这才回忆起来,那次自己好像是真的把对方的光甲打碎了。

    “你要用什么类型的光甲?”说别的叶重可能还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可是说到光甲,他手上基本各种类型都有。

    “随便。”竹玲又补充了一句:“宗所的光甲最好。”

    宗所的光甲叶重这里只有几架晨式和木飞的过翼。叶重把晨式光甲和过翼的空间钮拿出来,道:“这几个都是宗所的光甲,你自己挑。”

    “过翼?”竹玲的又眼蓦地瞪得滚圆,脸上满是不能置信。

    “你认识过翼?”叶重是看上光甲上刻的名字才知道这架光甲叫过翼。他的前主人木飞就是死在他的偷袭之下。过翼叶重研究了颇久,不过其中有太多他不明白的地方,它的构造和叶重对光甲的认识有着截然的区别,俨然另成一个系统。联想到术承士的与众不同,叶重猜想这架光甲的使用应该要配合特殊的使用技巧。

    “宗所没有人会不认识过翼。”对于叶重这个似乎有些白痴的问题竹玲并没有半分嘲笑的意思,脸上却有几分疑惑:“过翼怎么会在你手上?木飞过翼,木飞才是它的主人。你杀了木飞?”说到最后一句时,竹玲的流露出强烈的惊讶和不信。

    “嗯,是我杀的。”叶重淡淡道。

    “你杀得了木飞?”竹玲怀疑地打量了一眼并不显健壮的叶重。叶重对于宗所并不熟悉,自然不知道他杀的是一个如何了不得的家伙。而王牌在宗所是怎样一个地位,他们的实力在哪个级别,这些叶重根本没有任何一点概念。

    “偷袭。”叶重坦然道,脸上看不出一丝不好意思。

    竹玲这才恍然大悟,在她看来,这也是唯一可能杀死宗所王牌的方法。

    “我们最好离开这里。”竹玲道:“那架黑曜师士一定已经惊动了宗所,据我所知,凤夙涅羽就在附近,最有可能来支援的就是她。”

    “凤夙涅羽?”叶重疑惑地问。殇已经在大呼小叫:“啊,叶子,凤夙吗?哇,那声音是太迷人了。还有绝美的容颜,嘿嘿,叶子,我可有她精确的身体各项数值,你要不要……”

    竹玲听不到殇的话,答道:“凤夙同样是宗所的王牌之一,涅羽是她的光甲。黑曜师士虽然强大,不过对上宗所王牌是没有半分活命的机会。”

    黑曜师士对上宗所王牌没有地分机会,自己的实力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和黑曜师士在伯仲之间,那自己也不是没有半分机会?

    “凤夙有那么强大?”叶重记得自己曾在阴先生家的小树林中和凤夙交过手,虽然她出手让人有些难测,但是还没有到竹玲说的这个地步。叶重相信,以现在的自己,绝对有把握把对方格杀。

    “当然。”竹玲奇怪地看了叶重这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她试探地问:“你和她交过手?”

    叶重点点头。

    竹玲一时之间倒有些看不透姐姐这个学生了。和凤夙交过手,还能偷袭杀了木飞,连过翼都被他收了,现在居然还活得好好的。

    她哪知道,当时两人相遇突然,根本来不及取出光甲,只好徒手相搏。凤夙在格斗方面并不擅长,所以才让叶重逃出生天。如果凤夙取出涅羽,只怕当时叶重早被杀得连渣也不剩。

    不过叶重知道竹玲肯定不会无的放矢,而且她是从宗所出来的,对宗所的了解自然比自己要深得多。永远重视专家的意见,这是叶重在极光中学习知识时就被灌输的理念。

    殇突然问:“你这艘宇宙舰从哪来的?”

    竹玲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这架断臂的残破光甲,只是对方一直没有开口,而且也没见人从里面出来,叶重又没有半分介绍的意思,竹玲也没有问。

    首发起点中文网,章节更多,欢迎来起点支持作者不过殇突然开口,竹玲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色,这么多年的训练和谋划,早已经让她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人。看叶重的眼光看向自己,竹玲看着叶重道:“是从一伙海盗中抢过来的。”

    直到殇问的时候,叶重才想起这艘宇宙舰居然能在晨式光甲的追击中不落下风。

    殇以一副彬彬有礼的语气问:“能带我们去找他们吗?我想,他们那里一定有我们感兴趣的东西。”

    “好。”竹玲回答得异常干脆。

    “叶子,这小丫头和你有点像啊。”殇此时的语气中似乎有些叹息的味道。

    “是么?”叶重不置可否地反问。

    竹玲很快指出了当时夺得那艘宇宙舰的位置,殇迅速计算出了空间跳跃点。

    叶重问:“殇,我们是为了这艘宇宙舰的引擎?”联系到殇的话,叶重很容易做出这样的猜想。

    殇纠正道:“错了,叶子,我们要找的是这艘宇宙舰引擎的制造者。这副引擎很特别。”能让殇做出很特别的评语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叶子,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殇此时说话的语气让叶重觉得颇为不习惯。

    “什么事?”

    “我们的计算能力再强,但是人类的创造姓却不是我们所能拥有的。这些天,我和小石头的接触很多,我才惊讶地发现,人类在创造姓方面有着无以伦比的优势。而我们,只不过是凭借信息库中庞大的信息,再经过细致的计算,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而我们本身并不存在着创造姓。”殇此时说话的语气像极了牧。

    “你说的不错。”仔细叶重很自然地接受了殇的说法。

    “所以,想超过人类,那就只有人类了。”殇冷静的指出,复又补充到:“否则我们只有走在他们的后面。”

    叶重点点头,殇的话无可辩驳。

    “叶子,虽然你是天才,但你的精力毕竟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我们需要更多的天才,配合我和牧的强大的信息库,我相信我们可以变得更强大,这样我们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殇的话同样让叶重无话可说。

    “殇,你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势力?”叶得不禁皱起眉头,他并不是一个有着野心的人,他很不喜欢从事这样的事。

    “不,我们需要的是伙伴。需要同样在某方面十分强大的伙伴,这样我们才能让我们有自保之力。”殇道。

    叶重反问:“难道现在我们不具有自保之力?”

    殇的语气充满讥讽:“好像每次逃跑的都是我们吧。”

    叶重不禁默然。

    “叶子,大环境变了,战乱的时代开始了,叶子,你认为你可能在哪个地方安稳地居住下来吗?”殇问道。

    “不可能。”叶重思考了一下,便得出这个结论。

    “嗯,只怕切贝西尼星域的平衡也不见得能保持多久,只怕最为混乱的时代就要到了。叶子,你没有发现现在的海盗的数量比以前要多得多吗?而且手段也更加惨忍。目前只不过四方势力相互之间还保持着克制,不过这种平衡很快将会被打破,现在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叶子,我们需要做好准备,否则我们随时可能被一炮打成粉碎。”

    叶重无话可说,殇说的的确是正确的。

    殇继续道:“叶子,如果我们有一艘强大到别人无法忽视的战舰,然后有你有我,嗯,把小丫头也算上,再加上几个天才,呃,还可以把它建设成一座基地,嘿嘿,那谁拿我们也没办法。”

    叶重坚定地点点头,他从来不喜欢被别人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有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才最可靠。

    “嗯,到时可以把冰冰接过来,阿秀也不错,哦,对了,还有孙雪琳,钱爷爷、芮夫人,呃,芮苏也是个美女啊,也可以考虑一下。哈,如果再能把凤夙接过来,那就完美了,哇哈哈……天天看这么多美女,多么幸福的人生啊……”殇又陷入无限的臆想之中。

    叶重无语,果然正经不了多久,又打回原形了。

    “嘿嘿,叶子,我把宗所的支援要来的消息告诉他们了,有他们在,宗所的注意力一定会放在他们身上。”殇嘿嘿笑道。

    果然,叶重看黑曜光甲的屠杀速度明显加快,显然他对于宗所的王牌同样是极为忌惮的。致命而美丽的银月不断在这片不大的虚空中闪现,有如翩然起舞。

    花花公子号却悠悠地朝那已经计算好的空间跳跃点飞去。没有一架光甲对花花公子做出任何举动。这些晨式光甲接到的命令只不过是拖住这架黑曜光甲,这些人手,光想拖住黑曜光甲就已经十分艰难了,他们哪有精力去管这架宇宙舰。而洛维更不会去做这傻事,在他看来,对方没有落井下石已经够不错了。

    竹玲已经开始在熟悉过翼,比起叶重,她对过翼的了解并不多多少,一切都还要她自己摸索。不过好在都是宗所出产的,还是有脉络可循的。到底是精英组的佼佼者,她的实力早就远远超出了一般精英组的学员,只是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的目的,她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

    如果不是苦于没有一架姓能还过得去的光甲,光凭这些晨式光甲想要追击她,只怕早被她杀得七零八落。对于一名师士来说,光甲就意味着她的生命。

    没想到今天居然得到梦幻一般的光甲过翼,这可是木飞赖以成名的光甲。自己居然也能有一天驾驶王牌光甲。经历短暂的兴奋之后,竹玲就迅速投入了疯狂的磨和训练之中,经历了这么多事,她早就明白无论在什么时候,实力是决定自己命运最有力的筹码。

    竹玲的疯狂让叶重都有些微微吃惊,不过旋即也释然,如果是自己也同样会如此。无论如何,叶重可不希望自己身边的同伴还需要自己分神照顾。

    而殇在拼命地在这块区域寻找竹玲所说的海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