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六节 格斗大成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叶重抡起这尊雕像就是一下!

    砰!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在震动,三只蟑螂被砸成一堆肉泥,汁水四溅,腥臭无比。紧接着,令所有人石化的场面出现了。这尊金属雕像在这个看上去并不强壮,而且一脸红点的少年手上,有如一柄大锤。可怜的雕像啊!旁观的女生心里无不在替叶重手上的雕像叫屈,她应该呈列在铺有红绒布的高级展台上,接受万千赞叹的眼光。然而现在她却在一个像野兽一般力大无穷的男人手上充当大锤,可怜!

    沉重的雕像呼啸的风声死死地压得旁观者心里直发闷。老头不由咋舌:“乖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暴力!”似乎想到什么,老头突然掉头转身向教学楼内跑。

    叶重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动起手了。这让他想起在垃圾星时进行的基础训练,力量训练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

    抡得兴起,沉重的雕像在他手上轻若无物,空中残影连连。所有的学员老师无不是目瞪口呆,如果不是地面上的震动告诉他们眼前的景象真实无比的话,那他们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好变态!”米德拼命地咽着口水。

    胖子机械地点点头:“非人类!这家伙难道是格斗系隐藏高手?”

    其实周围的所有人无不是这个想法,大概只有格斗系才会这种变态吧。他们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拥有如此力量的学员竟然会是文史系的。文史系的学生少得可怜,这里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出叶重。

    手上雕像轻轻一挡,一只漏网之鼠便止住了前冲的势头。手上一松,脚尖一点,身影骤然前冲,叶重已经冲到这只老鼠的身侧。双手轻轻一拨,雕像呼地在半空转了个方向。叶重的双手此时却揽上雕像的腰。

    这个画面端得让人瞠目结舌。一个学员,双手抱着一尊上半身完全**的雕像的腰部,姿势暧昧无比。旁观的女学员的脸刷地红得通透,菲思也同样脸泛红晕。

    叶重此时哪会去想这些,手法一变,环抱住雕像的细腰,同时闪过老鼠的攻击。然而内行的人却不由暗暗惋惜,刚才这个闪避动作让叶重处在一个极为不利的位置,他现背对着那只老鼠。

    就在所有人认为叶重这次攻击宣告结束时,叶重的下一个动作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叶重双手发力,腰有如断了一般,猛地向后一折,这个动作就有如他环抱一根木桩反身折腰捶向背后的地面。

    砰,雕像的头部结结实实地击中老鼠的一只爪子,没有任何悬念,这只可怜的爪子立即被砸成一滩肉泥。那只老鼠吱地惨叫一声。

    惨叫声之凄惨,让旁观者无不纷纷吞口水。

    叶重却没有就此停止的想法,双脚发力,整个人就有如一个后空翻,一下到了鼠背上。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呼,叶重手上的雕像突然在空气消失了一般,只得到砰地一声响,那只老鼠的脑袋突然爆裂开来,血液脑浆洒了一地。

    刚才那一下!格斗系的人面面相觑,发现彼此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他们竟然没有人敢清楚刚才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叶重刚才只做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动作,那就是雕像敲击鼠头,只不过他的攻击速度太快,旁观者根本无法捕捉。那砰的一声响其实是是十五道敲击声汇集在一起形成的。

    不过叶重打得正兴起,哪会在意这些。一直以来,冷静都是他脑中的唯一,被压抑了许久的战斗的激情终于在这一刻被唤醒。在遇到牧殇之前的战斗,虽然他拙劣无比,但是从来不缺乏激情。

    然而在遇到牧殇之后,受到牧的影响,叶重开始学会冷静的分析。也就从那以后,叶重的战斗风格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只有在遇到那些难得一见的高手时,叶重才会有那种让自己感到微微战栗的兴奋感,只是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少。

    今天,这样原始无比的战斗却又重新唤起叶重久违的亢奋感。

    叶重又一头扎进爬虫堆里,手上的雕像就有如收割机一般,疯狂地攻击。唯一让叶重觉得有些不爽的就是雕像的攻击方式太单一,只有重击这一种方式。无奈之下,叶重抡起雕像就是一阵猛捶,血肉横飞,碎块四溅。骨碎声更是有如炒豆子一般从来没停过。

    后来,等这场灾难结束时,人们重新回到这幢教学楼,骇然地发现教学楼前面的这块高强度复合材料铺成地面竟然被砸得支离破碎,没有一块完好。

    不过这尊雕像的硬度还是让叶重十分满意的,虽然变形得厉害,但是还好没有断裂。暗夜落雪大师一生的作品只有五件,她对作品的材料极为挑剔,这是她最为得意的一件作品。然而这件可以称为瑰宝的雕像此时却严重变形,人物扭曲,而且上面沾满血水脑浆之类的东西。

    不过叶重怎么也想不到,这件被暴力摧残的雕像竟然还被保存下来,反而送入周间星最大的艺术博物馆,作为对这场灾难的见证。

    正在此时,老头推着一大堆东西兴冲冲走来:“嘿,来啊来,每个人一件。哈哈,没想到老头子我平时做的东西竟然也有用得上的时候。”一辆原始的手推车上,各式冷冰器,还有许多从来没见过的金属机械。众人这才想起老头是古代机械教授,纷纷上前。老头老怀大慰,作为一门已经没落了的学科,平曰里他在学校没少受白眼,今曰能有用武之地,怎么不让他兴奋?

    看到叶重还在爬虫堆里厮杀,老头抓起一把古式长枪,朝叶重扔了过去,嘴里嚷:“嘿,小伙子,接家伙!”

    虽然叶重现在处于一种比较亢奋的状态,但是冷静早就刻入他的骨髓,随着体力的一点点消耗,他也慢慢从亢奋状态中退了回来。正好听到老头的声音,紧接着就见一支古式长枪朝他飞来。

    叶重立即抛开手上的雕像,稳稳接住古式长枪。长枪,早就已经湮没在历史之中。但这却是叶重除了匕首之外最熟悉的冷兵器。在驾驶霜之咏叹调时,长枪蓝光就是破敌利器。牧还特意经过优化计算为他制定了一套枪法。

    叶重现在施展的就是这套枪法。直线、折线、弧线,干脆利落的攻击,以效率为第一位。每一次长枪的攻击都是精准无比,而且叶重的走位同样是精准。

    这把长枪全部由合金制作而成,也颇为沉重,不过比起刚才雕像来,则要轻得很。而且开刃的枪尖也更具有杀伤力,无形之中,叶重的效率更加惊人,而且体力的消耗也开始变缓慢。

    学习了这么多的格斗技巧,叶重现在对格斗的理解比以前要深刻得多。长枪在他手上也愈发变得神鬼莫测,牧制定的枪法一点点被叶重改变、完善。这是真正属于叶重自己的枪法,他沉浸在这种创新之中。各种技巧层出不穷,九月蓝氏,黑角基础格斗,桑族技巧不断地在叶他手上出现,他试图找到其中的结合点和平衡点。叶重所学原本就驳杂无比,兼之又从未停止过对格斗的思考,后来得到了九月蓝氏的系统理论,这一切都为他今天的突破积蓄了足够的力量。

    而眼前无边无际的爬虫给了他最好的淬炼的机会。

    飘忽而诡异,枪尖的那一点光芒就有如夏夜里不断飞舞的萤火虫。爬虫坚硬无比的外壳在这点有如米粒大小的光芒面前脆弱得有如纸糊。

    叶重越来越觉得轻松,双手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小,然而那枪尖却总会出人意料而又精准无比地击中那些爬虫的要害。

    旁观者无不是看得如痴如醉,在他们眼中,叶重就像一位魔术师。他们是幸运的,他们目睹了一位格斗强者蜕变的全过程,这是珍贵无比的机遇,可遇而不可求。叶重概怎么也想不到,二十年后,这群学员之中竟然会出现三位界者。

    这是叶重的第一次真正的突破,在格斗方面,叶重相信,牧殇已经无法战胜他了。他已经找到了牧以前曾说过精神!这在力量、角度、时机之后的另一个因素。

    从很久开始,牧的强大就有如屹立在叶重面前的高山。一直以来,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胜过牧,然而现在他做到了,起码在格斗方面他做到了,然而他却没有半点喜悦之情。

    牧殇,你们在哪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