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三节 地下基地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两架光甲代表着完全两种风格,黑白光甲堂堂正正,手上的长兵器大开大阖,每一下都是力道深重。招式严谨,连绵不绝,丝毫不露半分破绽。以一位格斗家的眼光,叶重对它的长兵器技巧给予极高的评价。它就有海浪中的礁石,任凭浪再大,也不动分毫。

    但是含家却完全是另一种风格,背后的双翼已经被收了起来。体形娇小的含家就如出没黑暗的刺客。不断地借助地形,利用速度,有如围绕在黑白光甲的幽灵。只要对方稍露破绽,含家手上木灰色的匕首就划出一道虚影。每当这个时候,黑白光甲就是一阵手忙脚乱。而含家背上的十二根柔软的触手更是神出鬼没,诡异得让人心惊。

    黑白光甲的防守更是严密,滴水不漏。最让叶重惊讶的是,对方完全不使用任何防御姓武器,例如护盾之类,而是单凭那支古怪的长枪把自己所有的招式都化解了。好高明的手段!越打叶重心下越是心惊。而且只要他的速度稍稍慢一点,那把样式古怪的长枪立即如附骨之蛆,阴魂不散地追着含家。导致叶重根本不敢降速,只有拼尽全力地艹纵含家疯狂地围着这架光甲打转。

    叶重不知道,对方比他更是吃惊。对方已经竭尽全力了,也只不过刚刚能守得住。对方的打法诡异异常,两把匕首在黑暗之中居然没有一丝光芒。最让他心悸的是这两把匕首每次出现的角度,全部都是自己最脆弱的地方。而且一旦匕首划出了第一刀,紧接着就是有如狂风暴雨的攻击,压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而那些触手,更是刁钻,一闪即逝,让他头痛无比。

    如果让熟悉他的人知道他居然被人压制到如此地步,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

    双方僵持不下,大家都在比耐心。无论谁先露出破绽,那等待他的必将是毁灭姓的打击。两人谁也没想到会陷入如此苦战。但是到了这地步,不是谁说想离开就能离开的。

    和这两架光甲相同,芮冰和另一架光甲同样也陷入了苦战。

    灰棕色的光甲手上的那把红色狙击枪精准无比,而且那位师士的眼力同样高超无比。他自然看得出对方穿的是微型光甲。微型光甲根本不是一般光甲的对手,这是常识。然而他无比郁闷地发现,这一项常识在这里却被打破了。那家伙的爆发力实在太可怕了,变向简直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如果只是这个还好点,最让他快疯掉了的是,对方的步法简直到了离谱的地步,他没有一次能完成锁定。

    冷汗悄然沿着脊椎向下滑落。

    如果他遇到的是其他格斗家,穿着守护说不定也早已经死了几个来回,但是他倒霉得遇到了芮冰。在古代,格斗家最害怕的便是弓箭强弩之类的武器,这种远程武器甚至可以让一个只需要稍经训练的小孩能够杀死一个经过几十年若练的格斗家。

    有杀招也就必定会出现破招。格斗家们殚精竭虑地研究如何闪避这些致命的远程武器,这就出现了闪避远程武器的技巧。但是这些技巧随着能量姓武器的兴起而成为完全没用的花招,早已经被湮灭的历史之中。即使有人知道,也不会去练习这种没用的技巧,因为它完全没有实用价值。

    可惜,他遇到的是芮冰。

    芮家的格斗技巧自成一脉,而且保存得极为完好。从小就专心练习,并且恪守传统的她,对几乎每一项出现在自己家族历史中并完整保存下来的技巧都了熟于胸。

    而且别忘了,她还是一名界者。在别人手上完全没有任何价值的技巧,却在她手上发出别样的威力。加上精神上的灵敏,让她的预判非常准确,这一点和宗所的那些术承师非常相似。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没有被对方击中。但她现在同样不好受,不仅体力消耗非常巨大,对方精准的射击同样给了她非常大的压力,她每一次深刻地感到死亡的压力。有三次,红色的光束都是险而又险地擦着她而过。

    双方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现在却陷入如此苦战,每个人都在心中暗暗叫苦,然而不得不打起一万分精神应战。

    最终还是对方的妥协了。公共频道了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沉稳的男声:“朋友,纯属误会,我们罢手如何?”

    “好!”叶重答应。再打下去,绝对是两败俱伤。交战如此长的时间,对彼此的实力都有着相当的了解。无疑,此时相互罢战才是最好的结果。

    黑白光甲立即收缩防守,叶重一见,含家猛地向后,肋下的匕首有如隐藏在暗处的毒蛇,随时待发,如果对方一旦追上来的话,这把匕首绝对足够致命。

    黑白光甲一闪,没入黑暗之中。

    含家同样没入黑暗,藏身在一根石柱后。刚站定,穿着守护的芮冰就出现含家的肩膀上。

    足足过了半分钟,叶重才道:“他们走了。”

    芮冰急促的喘着气,刚才她为了不被对方狙击,不断地奔跑变向,体力消耗极大。而且她不像叶重,这样的残酷的战斗,她还是第一次经历。一直萦绕在她心头的死亡的阴影更是加快了她体力的消耗速度,如果不是她心志坚定无比,她早就垮了。

    两人的频道一直通着,芮冰的急促呼吸声清晰可闻。

    沉默半晌,叶重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芮冰一僵,但随即若无其事道:“没事。”柔软的守护护层紧贴着芮冰的脸部,一个微微向上弯的弧形在黑暗之中若隐若现。

    “嗯,那就走吧。”

    两架带路的光甲已经一命呜呼,而此处正好处于一处数条下水道的交汇处,无奈之下两人只好随机选择了其中一条。含家载着芮冰安静地小心沿着下水道向前飞行。

    很快,叶重便发现了他们的运气似乎不错。因为沿路的各个角落里全息镜头数目大增,看来他们真的撞对了路。

    叶重现在都不知道含家和守护到底能不能躲过这些全息镜头的扫描。刚才那两架光甲是如何发现他们的,叶重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当然,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的光甲配置了非常强悍的全息扫描系统。

    但是到了这里,再半路折回的话,那肯定是一个相当愚蠢的决定。

    沿着下水道向前走,地势渐渐向上,下面的水位逐渐变浅,到后面已经是地面了。可以看得出这段下水道平时一定有人打扫,周围有不少痕迹。

    眼前是一扇合金门,门却是敞开着的。思索了一会,叶重和芮冰便打算进去。飞过那扇合金门时,合金门的厚度明显吓叶重一大跳。足足有十米厚,这么厚,别说是枪了,就连功率小点的炮都打不破。

    进去之后,里面豁然开朗,一个圆形大厅,然而却空无一人。地面上到处散落着各种颜色的芯片,凌乱不堪。

    小心地向内走,叶重的脸色却不由微微一变。这里是一个实验室,到处摆放着各用来培养病毒的各种设备,但是这些设备已经被毁坏,各种容器里也是空无一物。

    又经过几个同样房间,叶重和芮冰还没有发现一个人。这里明显是一个实验基地,在地下建造如此规模的实验基地,花费是相当惊人的。

    最里面的一间是资料室,和其他地方的凌乱不同,这里完好无损,没有人搬动的痕迹。

    叶重从含家里出来,芮冰也收回了守护。两人好奇地打量这个资料室。资料室里的摆设非常简单,角落里有一个一人高的柜子,里面空无一物。其他四周都摆放着无数各种规模的芯片,它们按照特定的编号摆放着。

    而正中间的全息屏幕上,显示着各处全息镜头现在的发现的情况。然而让叶重在意的是,有一行全息影像正以一种相当惊人的速度一个个减少。

    突然,全息屏幕上出现两个人影,其中一位赫然是恩格洛帝学院的那位徐老,另一位是一位中年人。两人的前进方向正是朝叶重和芮冰两人所处的资料室。

    四周打量了一番,叶重的眼神落在角落里的那个柜子。柜子只有一人多高,勉强能够两人侧身躲藏。

    “进来。”叶重先自己进去,然而对芮冰喊道。

    芮冰看到柜子里仅剩的那点空间,一缕红晕从她的颈部向上蔓延,迟疑了两秒,她便挤了进去。

    叶重连忙把柜子的门关上。

    柜子非常窄,两人挤在里面紧紧地挨在一起。吓得芮冰一动不敢动,无论谁动,身体上的异样的感觉让她心跳加速。

    两人实在贴得太近。叶重温热的鼻息都可以喷到芮冰的粉颈。

    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两人间弥漫。

    “你在发抖。”叶重道。

    “没有。”芮冰的话里带着点勉强镇定的味道。

    “你的确在发抖,频率每分钟九十二至一百三十六之间。”叶重异常肯定道,如果给他时间,他可把这个值的范围更加缩小,以达到精确的目的。

    “就是没有。”蚊蚋大小的声音,芮冰紧咬着唇,脸红得通透,可惜这里的空间她连低头都做不到,身体依然不由自主地微微战栗。

    虽然不明白芮冰为什么这么睁眼说瞎话,但是叶重没有再说下去。

    两人都静了下来。紧紧地贴在一起,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不知怎地,叶重突然感到自己有些口干舌燥,呼出的气都像带着火一样,鼻息粗重起来。

    似乎感受到叶重的异样,芮冰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