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四节 命运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唯有两人逐渐粗重的呼吸声在柜子里清晰可闻。

    芮冰感觉现在自己仿佛要燃烧一般,如果她现在照镜子,她会发现其实她现在全身都呈现出红色,浑身发烫。

    遥远而又熟悉的奇异幽香再一次钻入叶重的鼻孔。

    腹下有如火烧,情不自禁地,叶重微微低下头,又做出了和当年一模一样的动作,在芮冰裸露在白色练功服外的粉颈上,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

    还是那似乎模糊又似乎熟悉的感觉啊,回忆如潮水般涌进叶重的大脑,似曾相识的画面在他眼前闪过。

    芮冰如遭雷殛,全身猛地死死绷紧,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地抓住叶重的双手。

    半分钟后。

    “你的手很软。”叶重客观地评价。

    芮冰闪电般松开紧抓着叶重的双手,心扑通扑通直跳。

    正在这时,叶重听到两人进来脚步声,注意力立即得到转移,侧耳倾听。

    徐老和中年人走进资料室。

    徐老叹息一声:“唉,果然还是出事了,我就知道灰谷上面的人肯定不会坐视。你们太急了。”

    中年人神色一黯,道:“是啊,他们这些人,野心太大,现在出了事,却个个比兔子跑得还快。”

    “你也早点离开了吧。”徐老脸上尽是心灰意冷,挥了挥手:“他们带走的东西都是假的,核心资料在这里面。0876556,这三张芯片才是核心资料。我早就猜到了只怕组织里面有内歼。”

    中年人摇摇头:“我也不想走了。我们造的孽太多了,死在这里也算是罪有应得。”

    “你还年轻。”徐老叹息一声:“以后的路还长着。”

    “还谈什么以后。”中年人惨然一笑:“我到现在还不知道病毒是谁扩散出去。真他妈的丧尽天良!活着,只怕一辈子都不得安生,还不如死了痛快。唉,如果不是这样,里面那些人也不会这么快注意到我们。”

    瞄了一眼全息屏幕,徐老淡淡道:“他们来了。”

    “嗯,死在他们手上我也没什么怨言。”中年人神色如常:“我们所有的实验体都被他们狙杀了吧。”

    随即脸上露出几分孤傲之色:“哼,如果再给我半年,这些实验体的水平绝对可以抗衡他们。可惜……唉,也许是天意吧。”中年人有些意兴索然:“当年,他们把我赶出灰谷,原本以为自己总有一天能……唉,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死在他们的人手上。”

    “来的应该是中郎侍和灰蜥狩,哎,他们只凭两个人就把我们逼到这种地步。里面的人也算是看得起我们了,竟然派他们俩来。哼,如果不是有内歼的话,想把我们逼到这种地步,也没那么简单。”扫了一眼全息屏幕,徐老对那内歼还恨恨不已。

    听到徐老说到两架光甲的名称,中年人微微一颤。

    芮冰完全听不懂,她的注意力全在叶重身上。见叶重的注意力得到了转移,她反而变得不怎么紧张。感受着叶重的心跳,这一刻,芮冰希望能永远这样下去。

    两人的对话叶重听出一点苗头出来。这两人应该和灰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叶重突然想到在宇宙舰上遇到的那两位灰谷的人。随即又想到刚才遇到的那两位高手,这些人,到底是一种怎样关系?

    两架光甲径直飞进资料室,赫然正是叶重芮冰刚才遇到的那两架光甲。

    徐老和中年人面对着两架光甲,神色平静。

    中年人看着黑白光甲,带着几分讥讽:“怎么?堂堂中郎侍北广,灰谷顶尖高手,见到故人竟然连见一面也不肯出来?”

    寂然无声。

    突然黑白光甲的驾驶仓打开,里面跳出一人,另一架光甲的武器直指两人,唯恐两人会有什么危险的举动。

    如果叶重能看到的话,一定会惊讶地发现从黑白光甲中跳出来的师士正是他在宇宙舰上遇到的那两位灰谷出来的人之中的那位中年人。

    “莫言,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北广踌躇良久,才开口。柜子里的叶重立即听出了这就是刚才那名和自己交手的黑白光甲内师士的声音。

    宁莫言神色复杂,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略带自嘲道:“是啊,天意真是让人无法揣测啊。当年的一文不名的呆汉,现在却成了灰谷赫赫有名的高手了。而我,当年的天才,却被赶出灰谷。呵呵,现在居然落魄到这种地步。造化果然弄人啊。”

    “莫言,我知道,当年的事错不在你。”北广诚恳地看着宁莫言:“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宁莫言挑了挑眉,略带嘲讽。

    “病毒是不是你扩散出去的?”北广沉声问。

    一股愤懑从宁莫言的胸中腾地升起,他刚想讥讽几句,但是迎上北广的眼神。以前的生活一幕幕在他眼前闪过,两个男孩一起嬉戏的画面触及到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刚刚升起的愤懑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话到嘴边,他不由自主说了实话:“阿广,不是我!真的。”

    北广深深地看着宁莫言,宁莫言夷然不惧地迎上他的眼神,半晌,北广点头道:“莫言,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放出病毒的人。”

    宁莫言知道这位昔曰的兄弟说话向来说一不二,点点头,没有说话。

    北广转过脸,带着几分尊敬,问:“徐老,我实在想不清您为什么会参加这个!”

    “你以后就知道了。”徐老淡淡道:“我只提醒你一句,里面的那些老家伙,嘿嘿……”说到这,徐老又突然闭口不言,过了半天,才轻轻一叹:“我不会说的。对你来说,知道得多了,反而是件坏事。”

    “阿广,这件事你就不要查了,这里面远比你想的要复杂。”宁莫言看到北广眼中闪动的光芒,便知道自己的话起不到丝毫作用。他对这位昔曰一起长大的兄弟的脾气了如指掌,一旦他露出这种眼神,那必定是不查清楚就会势不罢休。

    叹息一声,徐老看着北广,平静道:“你们动手吧,我是不想回灰谷见那些人。死了反倒是干脆。”

    宁莫言同样神色平静道:“是啊,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动手吧。回到那里面受的罪更多,你也知道的。嘿嘿,他们也未必能得偿所愿。”

    北广清楚得很,如果把他们带回去,只怕他们将受到无尽的折磨。神色一黯,眼中不能自抑地流露出悲痛,深深地看着宁莫言,宁莫言也坦然而视。

    两人仿佛回到了幼时一起玩耍的情景。

    咬着牙,猛地转身,北广狠狠地一挥手。

    两道红色光束,准确击中宁莫言和徐老的眉心。

    转过身的北广已经是泪流满面,无声地走到宁莫言的尸体前,扑通跪了下来,砰砰砰,用力地磕了三个头,起来时额头血迹殷然。

    任由脸上泪水纵横,北广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宁莫言。宁莫言死时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没有一丝痛苦之色。

    足足过了三分钟,北广毅然转身,翻入驾驶仓。

    “队长,这里……”频道里,同伴小心翼翼地问,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北广此时的心情悲伤至极。

    北广和宁莫言之间的友谊,他是知道一点的。两人一起长大,北广为人木讷,而宁莫言从小便聪慧过人,被誉为天才。两人感情极好,有如亲兄弟,北广由于木讷呆笨,屡屡受人欺负,每当这个时候,总是宁莫言替他出头。

    而北广之所以能取得现在的成就,同样和宁莫言分不开。北广从小便对宁莫言非常信服,他的所有训练课程全部都是宁莫言一手布置的。在刚见到队长并且接受正规训练之前,他记得队长还是一板一眼地按照宁莫言为他制定的训练计划进行训练。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宁莫言被赶出灰谷。而北广虽然为人木讷,但是极为勤奋刻苦,而且作风非常稳健,一步步向上提升。当他得到光甲中郎侍之后,便真正跻身灰谷顶尖高手行列。

    “炸掉。里面的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运走了。”北广木然道,他还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迅速安置好超浓缩高爆炸弹,两架光甲便迅速离开资料室。

    两架光甲刚一离开资料室,叶重便飞快推开柜子。刚才徐老所说的三张芯片的编号他记得非常清楚。

    顾不得和芮冰说话,叶重飞快地在堆放的芯片中寻找那三张芯片。

    叶重离开柜子的一刹那,芮冰有些怅然若失,不过随即恢复如常。

    一张蓝色芯片,一张红色芯片,一张黄色芯片。确定编号无误,叶重大喜,立即道唤出光甲,抛下一句:“我们走。”翻身进入驾驶仓。早已准备好的芮冰也立即唤出光甲,跳上含家的肩膀,坐了下来。

    下水道内,含家载着芮冰,速度已经提升到极致。

    无论是叶重还是芮冰,都知道,眼下,时间就是生命!他们要赶在炸弹爆炸之前到达安全位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