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三节 生死一线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外层装甲穿孔,请立即修补。”悦耳的电子声此时却让所有人的脸色一变。刚刚从光脑前离开的叶重立即蹿到光脑主控台前,飞船摇晃得厉害,他还需要分一部分注意力在稳住身形上。

    那些碎石的密度实在太大,虽然它们的单体都非常小,但是在连续不断的冲击下,有些部位的装甲立即被击穿,形成细小的穿孔。这些穿孔尽管非常细小,但是如果不马上修补,它会进一步扩大,那到时只怕只有船毁人亡这唯一的结果。

    叶重的神经马上紧绷,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全息屏幕,修长的双手十指灵活得让人吃惊,有如鲜花盛开,又像在弹奏神秘的乐章,一连串指令在这十只快得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指下倾泄而出。

    叶重现在就有如一位救火员。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穿孔的地方,然后需要用最快的速度修补好这些穿孔。好在宇宙舰里有专门的修补程序,否则的话,需要叶重亲自动手修补,那有十个叶重也不够用。

    然而即使有修补程序,叶重现在也丝毫不轻松。他的艹作已经到了他的极限,如果此时这里有一名师士的话,看到叶重恐怖的手速,只怕当场惊得晕过去。刚刚歇了口气的叶重转眼间又是大汗淋漓。

    叶重以惊人的速度进行修补,但是穿孔以更惊人的速度不断涌现。

    穿孔越来越多,现在叶重的速度低于穿孔出现的速度,如果再这样下去,不出一分钟,这艘宇宙舰就会成为被这些细小的碎岩打成马蜂窝,然后被撕扯成无数碎片。

    叶重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他疯狂地进行修补,他手上的速度已经到了他的极限,双手传来隐隐要抽筋的感觉。但是他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多坚持一秒就多一分希望。

    叶重呼吸粗重得有如牛喘,芮冰紧紧盯着他,一双清冷的眸子里尽是担忧和关切。

    穿孔越来越多,希望一点点减少,和心中的冷静不同,叶重眼中此时尽是疯狂,他现在在做最后的挣扎。他的意识中并没有放弃这个词。

    还有二十秒!叶重的心此时却出奇的冷静,他精确地计算出穿孔数目达到宇宙舰爆体临界值还有的时间。

    十五秒!叶重双手疯狂地在主控台上跳舞。

    十秒!他没有放弃,在咬牙坚持八秒!那一双淡然的眸子闪动着绝望之前的最后一点希望。

    七秒!不屈的火焰在叶重眼中跳动。

    六秒!叶重刚刚看上去还带着无尽疯狂的脸此时却是说不出的平静。

    难道这就要死了吗?这一生真的要结束了吗?

    五秒!叶重突然发现穿孔的速度开始变缓。

    刚刚平静如死水的心骤然狂跳起来,叶重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的每一次跳动。时间在这一刻竟变得出奇的缓慢,双手的速度在他眼中也仿佛缓慢下来,每一下都是那么的清晰。

    我要更快!

    他在心中无声地疯狂呐喊。五秒,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五秒!在这五秒内他不能有一次艹作上的失误,任何一次失误都会让他葬送这最后的一点点生机。

    人类求生的本能是非常可怕的。

    刚才的疲劳就有如突然之间不翼而飞,叶重的双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飙,而他的思维也前所未有的冷静。在高速运转的思维下,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缓慢而清晰起来。

    终于,在离船爆体的临界值还有三秒的时候他修补的速度和穿孔的速度达到了平衡。

    穿孔的速度一点点变缓,叶重的艹作非常稳定,他没有出现一次失误,也没有浪费哪怕一毫秒。

    五秒……十秒……十五秒……叶重一点点扳回劣势,飞船离爆体的可能姓也在一点点减小。

    在穿孔生成的速度变为零时,叶重恰好把宇宙舰上所有的穿孔全部修补好。

    成功了!

    就连一向淡定的叶重此时想举臂高呼。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做不到,他现在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浑身就像灌铅一般,头也晕沉沉的,眼前的影像开始变得的有些模糊。如果叶重此时头脑清晰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双手正在不自主地颤动,他的双手抽筋了。

    可惜他看不到,他的意识越来越远,眼前的光线迅速变暗,眼前一黑,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子!”芮冰有如万米高山上亘古不变的冰雪一般的玉容终于变色了,一个跨步飘至叶重的身旁,一把接住叶重软软倒下的身体。

    隐约间,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叶重仿佛听到芮冰的这一声惊呼。

    叶重睁开眼睛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芮冰。那时芮冰正在默默地替他揉着手。

    “你醒了。”芮冰的声音中充满惊喜。

    叶重没有说话,睁着眼睛,盯着芮冰的双眼。

    见叶重半天没说话,芮冰不由有些紧张起来:“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叶重依然定定地看着芮冰,没有说话。

    芮冰有些急了,右手摸着叶重的额头:“怎么了?别吓我,你说话!”此时的芮冰哪还有一丝界者淡定从容的风范。

    “你担心我?”叶重问。

    “嗯,当然担心。”芮冰很是奇怪地盯着叶重。

    “你关心我?”叶重继续问。

    “嗯,当然关心。”芮冰的眼中已经充满忧虑,难道他的智商出了问题?可是这怎么会影响到大脑呢?

    “为什么关心我?”叶重问,紧紧盯着芮冰的双眼。

    沉默半分钟,“我是你的妻子。”芮冰轻描淡写道,她立即明白叶重的大脑并没有受伤。

    “妻子?以后永远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女人?”叶重想到有一本书里这样写。

    低头继续帮叶重揉着手,芮冰嘴里飘出的淡淡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定:“是的。”

    看着芮冰眼中坚定不移的眼神,叶重被这再简单不过的话感动了。他突然想到了牧殇,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只有牧殇才会和他一起生活,没想到现在却有一个人对他说永远和他生活在一起。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妻子。”看着叶重,芮冰轻轻地说出这句话,心中却不由翻腾起来。

    “妻子,你确定?”叶重定定地看着芮冰。

    “确定。”芮冰定定地看着叶重。

    “永远生活在一起……”叶重低声喃喃,突然他抬起头:“夫妻不是要亲吻的么?你教我!”

    岩石号幸运地在这可怕的单浪潮中挺了下来。事实上,岩石号一直被这股单浪潮推着前进,现在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所处的方位。后来的景象据说诡异无比,在挺过最初的那股冲击之后,岩石号立即成为这股单浪潮的一部分。周围飘浮着无数细小的碎岩,但是由于岩石号和它们的速度完全一致,这些差点让岩石号船毁人亡的小碎岩此时却没有任何杀伤力。

    小男孩醒得比叶重要早,上下打量了一眼醒来的叶重,他用嫩嫩的童声天真无邪道:“大个子,你现在真帅!”

    叶重看了一眼自己,心下苦笑不已。他这次受的伤非常重,一双手从手腕到每个指关节都肿了一圈,稍一活动就刺痛不已。不光如此,他的肩肘甚至后背都酸痛不已。

    “大个子,你刚才对你老婆说了什么?嘿嘿,她怎么突然脸那么红?还跑了?”小男孩刚才还天真无邪的脸立即变得邪恶异常。

    叶重想了一下,道:“我们正在讨论学术姓问题。”亲吻应该是属于技术类吧,叶重心中不大确定地想,可惜芮冰没有回答,他无法做出判断,只好这样推测。

    “嘿嘿……”小男孩晃荡着小腿,贼笑不已。

    叶重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宇山。”小男孩回答得很干脆。

    这是个非常陌生的名字,叶重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犹豫了一下,叶重问:“你认识殇吗?”

    “殇?”小男孩奇怪地问:“这个人是谁?”

    小男孩神态的每个细节都被叶重仔细地捕捉到,可是让叶重失望的是他的样子不像说谎。难道他真的不认识殇?可是为什么自己总会觉得他和殇很像呢?

    不过叶重的好奇心本来就不是很强,他更不会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如果不是小男孩让叶重觉得他和殇在某些方面很相似的话,叶重连这个问题都不会问。

    “你不认识就算了。”叶重顿时没了兴趣。

    “大个子,你的艹作可真棒!”小男孩的眼中露出艳羡之色,充满佩服道:“我看过你的艹作记录,实在太厉害了!在那么快的速度下还能达到零失误,太强悍了!”

    “这没什么!”叶重没多大劲回答,他不由想起在垃圾星时,牧监督他进行钢珠训练的情景。

    “大个子,你能不能教我?”小男孩期待地仰着脸望向叶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