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 天使
一本读|WwんW.『yb→du→.co
    那女子一下子就急了,带着哭音求着医生:“刘医生,您行行好,就让我妈先住院治疗吧,我……我保证会筹到动手术的钱,我会筹到钱的……”

    那刘医生摇了摇头,叹道:“桑小姐,我知道你救母心急,但你也不是不知道,医院有医院的规则,而且我只不过是门诊处的一个主治医生,我又不在住院部了,你妈的情况还得住院部那边的领导才有权决定,唉,估计都难……”

    那女子哽咽着说:“刘医生,以前你治过我妈,知道我们的情况,我不会逃的,我会筹到钱,只求您帮帮忙,让我妈先住院动手术,我妈要再不动手术就会死的……刘医生,医生不都是救人的吗,您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刘医生不答话,只是叹息着。

    许东看得心酸,自己虽然没有经历这样的情况,但事实上,他却从这个女孩子身上看到他的“影子”,父母过世后,他在姨父姨母家所受到的情况,跟这个女孩一家有什么分别?

    因为病人还在昏迷中,刘医生还是开了些急救稳定之类的药物给病人输了液,但没给开具住院之类的建议,这最大的原因自然就是一个字:“钱”!

    那女孩子望着昏迷中输着液体的母亲,眼含着泪,想了想又退出急救室,甚至都没注意到在门边静静的待着的许东。

    女孩在走廊上掏了手机来,翻了一个号码后欲拨又止,咬着嘴唇皱着眉头,似乎很费思量,不过回头望了一眼房间里面的母亲后,倒是咬牙按下了拨电话的按键。

    “喂……徐……徐先生吗?我是桑……桑秋霞,你上次给我留名片的那个铜城科技大学大四学生……对,您上次说的……说的那个事,我考虑了一下,我愿……愿意……”

    桑秋霞一边说一边又瞄了瞄左右附近,怕别人听到她说的话,然后又压低了些声音说:“徐先生,您说的……我的……我的第一次能拿到三万元是吗?”

    许东在桑秋霞身后的门后边听得清楚,他虽然经历社会上的事情并不多,但桑秋霞这个话的意思他还是知道的,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能“卖”的第一次,还能一次拿到三万元,这个事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

    看来桑秋霞也是被家庭环境逼迫到实在没办法了,看来她也是拒绝过,只不过看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母亲时,她也别无他法,干什么还能一次又短时间内拿到几万块救命钱?

    打了这通电话后,桑秋霞整个人似乎都快要“瘫痪”了,靠着墙努力让自己站稳,但泪水却如泉水一般涌出,扑簌簌像断线的珍珠滴落!

    无声的痛哭持续了好几分钟,桑秋霞自己偷偷发泄了这一阵子后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然后把泪水擦拭干净,又“露”了个笑容的表情后,这才往病房里去。

    刘医生正在低头写着什么东西,看到桑秋霞进来后当即笑着递给她一张单子:“桑小姐,来,拿这个单子去住院部吧,我已经给住院部的张主任打电话说了,张主任会安排给你母亲做全面检查后做紧急手术!”

    桑秋霞一怔,望着刘医生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刘医生把单子塞到了桑秋霞手中,笑道:“桑小姐,有这五十万,你妈的手术肯定是能进行的,好好准备吧,你妈的情况不容乐观!”

    “五十万?”桑秋霞更是莫明其妙,把手中的单子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见这张单是一张缴纳医疗定金的凭证,数目是五十万元整,单子上面盖了好几个医院的章印。

    单子既然是刘医生给她的,又安排了住院治疗,那这个缴费凭证就肯定不是假的,只是谁会凭空给她缴纳五十万元的巨款?

    难道是她打电话说要“卖第一次”的徐先生?

    桑秋霞随即摇头否定,姓徐的不是好人,她又才刚打电话,即使他预付钱也不会有这么迅速,而且他就算给吧,最多也就是“交易”所谈定的三万块吧,而这个凭证上显示的可是五十万!

    五十万元,对处在困境中的桑家来说,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五十万可不是五十块,谁会拿五十万元来开玩笑?

    不过不管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能让母亲住院,能准备动手术,能救她的命,那就是好事,那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不管怎么样,先去住院部再说。

    护士推着输液车,桑秋霞陪同一起到医院门诊大楼后面的住院大楼,她母亲的病是心脏病,属住院部内科七楼的心内科。

    桑秋霞给母亲在七楼办住院手续时,登记的护士一边登记安排,一边查询电脑联网记录时,桑秋霞担心得很,生怕护士忽然说是搞错了,五十万元是交给他人的。

    还好,护士一直没说那个话,安排好病房床位后由主治医生进行全面检查做进一步的治疗安排。

    一直忙了近一个小时,桑秋霞才得空闲,母亲经过一系列的药物输液和器械抢救,虽然仍未清醒过来,但症状已经缓解。

    看着熟睡中的母亲,桑秋霞这时才有时间细想,拿着单子看了一阵,当即去一楼大厅的交费窗口询问。

    收费窗口处是个中年女子,一开始有点忙,等到没人的时候,桑秋霞才有空问她,她稍一沉吟就回答:“交五十万的那个啊?我记得,就他一个人交了这么大的款子,所以有印象,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有……这么高吧……”

    收费窗口的中年女子一边比划一边说,桑秋霞一听她的描述就有些似曾相识,想了想这才记起来,在她家莫明其妙就出现的那个年轻男子不就是收费医生说的样子吗?

    那个年轻男子帮她背了母亲到医院来,然后因为心急又烦躁,到医院后就忘了他这个人的存在,现在想起来,不禁疑惑不定,如果是他交的这五十万,那他究竟是为什么?

    而且可以肯定,自己并不认识他,再说像他这么年轻的人怎么可能随手就掏了五十万的巨款出来?难道他也是垂涎自己的美色而出头的?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像,不是说他的人长得“不坏”,而是桑秋霞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徐老板给她最高的价钱才“三万块”,既然三万块就能得到她的人,又有谁会钱多得用不完了,花五十万来找她?

    还有,既然这个人花了五十万,又怎么不跟她当面说,也没要她写任何“欠条”,难道就不怕她不认账耍赖?

    这一笔五十万的费用当然是许东交的,并且是刷卡,所以收费窗口的女医生记得很清楚,每天窗口交费的人太多太多,她们一般都是记不住人的,但是一天到头,交费特别巨大的并不多,超过十万以上的也就那么几笔,像达到五十万的数目几乎绝无仅有,所以她记得。

    而且按规定,这个病人的情况,按内科心脏手术前期的费用大致只要二十万左右,当然,治疗的总费用是要根据病情来定,没有确定性,但不管怎么说,一次性交五十万至少可以让病人得到完善的治疗,即使不够也不会差太多。

    收费医生印象强还有一个原因,当时那个年轻男子问了她“病人完全治疗下来的总费用需要多少”的话,而她回答则是“这个不清楚,根据以前的情况来看大概也要四五十万左右吧”,那个年轻男子则回答:“那就交五十万吧”!

    桑秋霞再问下去,收费窗口的女医生也说不出更多的情况,而且又有人来交费,桑秋霞只得谢了走开。

    记得从门诊刘医生那儿离开时就没见到那个年轻男子了,他去哪儿了?不会扔了五十万交费后就失踪不见了吧?

    这年头还有这样的“活雷锋”吗?

    桑秋霞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回到住院大楼母亲的病房中,坐在床边发呆,到这时她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五十万的费用不是交错了的,而是真交给她母亲名下的费用,也可以确定就是帮她送母亲来医院的那个年轻人,但现在他人影都不见,说什么都想不通是为什么,难道他是上天派来打救她们桑家一家人的“天使”?

    许东不是“天使”,他也不是“善人”,也不是“同情心泛滥”,只是觉得桑秋霞跟他同病相怜,真的像是“同一类人”,因而没有来由的就帮了她!

    当然,帮人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现在的许东几乎不会再为了“钱”而太费心思,倒不是说他心大得把自己想像成亿万富豪了,他还没升华到那个层次,只是有了看到宝气的能力后,他知道自己比普通人会有多得多得到财富的机会,所以没必要再为钱的事而苦恼。

    帮了桑秋霞后,许东选择悄然离开,他也没有想着要桑秋霞还这笔钱,或者要怎么感谢他,说实话,他很怕见到哭哭啼啼千恩万谢的那种场面,电视剧里面见得多,他觉得肉麻和虚假,即使是真情实意,他又觉得更不愿面对,让人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