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 恶老板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桑秋霞在嘴里低低的念了一声,又瞄了瞄许东,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不会是假名吧?”

    许东真是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不过没等他说什么,桑秋霞已经咬唇笑着走了!

    看着虽然带着“笑容”,但隐隐依然露出愁容的桑秋霞,许东又不自禁的想着,不知道她妈的手术会不会顺利,在这个家里,只怕她连“倒下”的权利都没有!

    许东在最难的时候还曾经想过寻了短见跟随父母而去,而他也没有任何的“负担”,光棍一个,自己吃饱了全家不饿,出了什么状况也只有他自己受累吃苦,不用担心上有老母下有儿女的事,虽然跟桑秋霞是同命相怜,但实际上桑秋霞比他的情况严重得多!

    在桑秋霞那个脆弱的家里,病卧在床的老母,另一个还在念中学而未成人的弟弟,她虽然也是个还未曾毕业的大学生,但已经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了,她没法能倒下,也不能倒!

    晚上几乎也没什么事做了,桑秋霞下午已经把店里面清理得规规矩矩干干净净的,女孩子似乎天生就比男人手巧心细,他原来也算是勤快的,但做得再好都没法跟桑秋霞做的相比,看起来就规矩多了。

    而之前是牛向东自己,那环境比许东在的时候就差多了。

    晚上也没什么事,白天在店里吃了三餐,晚上一点都不饿,太早自然睡不着觉,又不想出去鬼混,只有在店里上网。

    八点半的时候,qq响了一下,许东点开消息一看,是“铜城小妹”发过来的信息:“许老板,我妈明天下午动手术,医院还有一个从省里来的心脏手术专家!”

    许东回答了一个“哦”字,沉默一阵后又发过去:“明天给你放一天假吧,不用来上班!”

    桑秋霞发了一个“笑脸”过来,说:“要来上班,这两天就是检查身体准备,我妈已经清醒过来,都有医生护理,中午的时候我弟弟会过来看她,我留在医院也做不了什么,我妈也要我来上班,另外……她说叫我谢谢你!”

    许东忍不住“嘿”了一声,想了想又生硬的发过去:“谢什么,这钱是借给你的又不是送给你的,我会算利息的!”

    这几句话发过去后,桑秋霞顿时就沉默了,许东以为她生气了的时候,她又发了信息过来:“许老板,明明你就是好心,为什么偏偏要把自己扮得那么‘凶恶’?”

    许东笑了笑,反正桑秋霞又看不到,他倒是不在意自己的表情了,听到她说自己“心好”,虽然一心在扮演恶人,但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还是舒畅的,沉吟了一下又打了几句话过去。

    “既然明天要来上班,那就别迟到,迟到一分钟扣两百块!”

    桑秋霞似乎已经适应了许东喜欢“摆脸摆架子”的做法,又发了个笑脸过来:“明儿见!”

    估计桑秋霞是在医院里,用手机上的,说了“明儿见”三个字后,头像就变灰了,显示下线。

    许东松开鼠标,反手抱着头仰了仰,挺舒心的感觉,“助人”的感觉确实让人又舒心又痛快,只不知道当即姨妈姨父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儿?

    人就是千奇百怪的,许东觉得姨妈姨父明明可以对自己好一点儿,但他们偏偏不是那样想,想想他们现在的境况吧,本来自己还想伸一伸援手,没想到姨妈还是怨恨他的心思,她可能也没想到,就是她这么一句话就“打掉”了可以取消她一家人三百多万高利贷债务的机会!

    早上,许东本来是定了七点半的闹钟,但还没等闹钟响手机铃声却先响了,不过许东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闹钟响了,拿过手机一看却看到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奇怪,是谁呢?

    许东心里想着是不是打错了电话的,因为他这个手机号除了牟思晴和牛向东外,也没有别的人知道,再说多半又不是骚扰电话,因为那种电话基本上就是响一下就断了,等你自己再打过去。

    迟疑了一下才按了接听键:“你好,哪位?”

    “是我,桑秋霞,开门呢许老板,我在门口!”

    电话里传来的是桑秋霞清脆的声音,许东一下子就摁断了,有些慌乱的穿衣,她来这么早干嘛?

    五分钟内穿衣洗脸刷牙,然后去开门,把卷帘门拉起来推到上边后,门外边,俏生生的桑秋霞一手提着一个袋子,也不知道是什么。

    许东比划了一下时间,恶恶的说:“你来这么早干嘛?告诉你,迟到了要扣钱,来早了没得奖励,白干!”

    桑秋霞笑吟吟的进了店门,把两个袋子小心的放到了茶几上,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一边摆在茶几上,一边说:“现在才七点四十几分,还早着呢,我又不是来加班的,不要你的奖励,昨晚在家熬了排骨汤,给我妈送了些,剩下的都提来了,早上喝汤比较补,我还买了一些油条……”

    许东愣了愣,跟着也就随意点了点头,大大咧咧的坐下拿了根油条就吃,一边吃一边说:“也好,你要不嫌麻烦,以后早餐就在家里做了带来,在餐店买来也行,所有开支都算店里的!”

    既然桑秋霞勤快,那索性把她当“保姆”了。

    桑秋霞先给许东盛了一碗排骨汤,然后说:“许老板,我知道你有钱,不过你能不能不要什么事都谈钱?只要你愿意吃我做的饭菜,我天天给你做了带过来就是,山珍海味我没办法弄,但普通家常饭菜我是做惯了的,天天都要做,多你也就多一双筷子的事,不必谈钱,再说这也不值什么钱!”

    许东不吭声了,端了排骨汤就喝,桑秋霞是用保温盒带来的,还很热,味道还真的很不错,吃两口油条就喝一口汤。

    喝完汤时,桑秋霞又给他盛上,吃第二根油条的时候,许东见桑秋霞一双俏眼就盯着他看,不禁问道:“你怎么不吃?”

    桑秋霞摇着头带着笑说:“我在家就吃过了,为了不耽搁上班时间,所以特别来早了点!”

    油条就只有三根,看来桑秋霞是真吃过了,许东也不客气,三下五除二把油条吃完,而保温盒里的汤也给他喝完了,肚子感觉很饱,记得可从来没这么狠吃过早餐!

    “我去收拾!”桑秋霞自然不会要许东去清理刷碗什么的,飞快的起身收拾了碗盒去里间清洗,出来后也不用许东吩咐,自行去擦拭柜台桌椅。

    许东瞧见桑秋霞脸蛋上有两滴水珠,显然是洗碗盒子时溅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瞧着桑秋霞总是有一种很“温暖舒心”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家”一样,似乎只有在父母在的时候,看着妈妈端了好吃的食物给他那种感觉,一想到逝去的父母,眼睛顿时忍不住有些湿润了!

    好在桑秋霞并没有注意他,自顾自的埋头做事情。

    许东抬头看了看店里挂着的电子时钟,才八点过十几分,想了想才说道:“明天不用来这么早了,我觉都没睡好,八点半到店里,吃完早餐就九点,合适!”

    桑秋霞擦了擦微微有些汗意的额头,望着许东似笑非笑的道:“许老板,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是要我在家里多睡会儿觉?”

    许东一怔,随即哼道:“你倒是真会‘理解’,别忘了你还在试用期,我有一丁点不满意马上就炒了你!”

    桑秋霞伸了伸舌头,低着头做事不吭声了,不过瞧她脸上却没有半点害怕担心的表情!

    许东有些“头疼”,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给过“好脸色”,但却没有让桑秋霞“畏惧”他这个老板!

    瞧瞧干活儿的桑秋霞脸上还沾着那两滴水珠,许东伸手扯了一张纸巾,向她招了招手:“过来一下!”

    桑秋霞一怔,把擦拭的毛巾捏在手中,然后走过来问他:“什么事?”

    “这个……”许东拿了纸巾往她脸上一伸。

    桑秋霞脸一红,忍不住退了一步躲开,在这一瞬间,她以为许东终于忍不住对她起“歪心”了,心里又是急又是慌,很有些不知所措!

    许东没好气的道:“你躲什么躲,洗碗脸上沾了几滴水珠,擦掉吧,上班要有上班的仪表,客人看见了像什么样?”

    桑秋霞“哦”的一声,脸更红了,原来是她自己想“歪”了,许东根本没有起什么“歪心”!

    许东又一伸手,把纸巾扬了扬说:“自己拿去擦擦!”

    桑秋霞赶紧接过来在脸上抹了几下,脸红红的很不好意思。

    这时候,门边传来一个女子声音:“哟,许东,你居然藏了这么俊的小媳妇在店里啊?那我妹妹怎么办?”

    许东和桑秋霞都是一愣,转身过去一看,门边斜睨着他们的是英气勃勃又美丽的牟思晴!

    听到这个气质非凡又美丽惊人的女子说这种话,桑秋霞慌慌张张的赶紧就解释道:“我……我……我不是他媳妇……”

    许东愣了一下后见桑秋霞慌慌张张的表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她不知道内情,牟思晴这个话自然是“说笑”,她虽然知道自己暗恋她妹妹,但绝不会胡乱拉这个“红线”,牟思怡虽然是她妹妹,却也不是任由她就能当家作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