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圣旨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倒是自己从腰包里先掏了一百块钱出来,笑容满面的放到江磊面前说:“江总,我这个人呢,爱看小说,但又看得慢,又不想被人说欠书人,所以给一百块钱,算是把这几本书买下来,这行不?”

    江磊一愣,没想到许东在要紧当头来这么一出,他都不禁暗自好笑,这家伙真是典当铺老板?怎么跟个儿戏一般的少年人没区别?

    “那有什么事!”江磊嘿嘿一笑,摆着手直是说,“许老板拿去就是,三本破小说能值什么钱?拿去就是,拿去就是,不用还了不用还了!”

    “哎,不行!”许东正色道:“江总要这钱我们的生意就继续谈,要是不要,那我们的生意就算了,江总回去吧!”

    江磊一急,“嗖”的一下把那一百块钱拿了就揣进裤袋里,堆着笑脸急道:“好好好,许老板真是个讲究人,硬是连这么点情都不欠,好吧好吧,这钱我收下了,就当是买书钱了!”

    许东这才笑呵呵的又说道:“那好,江总,这研台的生意算是成交了,我们要不要写个什么收据合约?”

    “那不用不用……”江磊直是摆着手拒绝,那块研台本就是不值钱的玩意儿,换两万块钱那就是碰上许东这么个傻子了,换了别家店里连二十块都换不到,写什么合约收据,那就是留“证据”啊,以后他要是知道上当吃亏了,拿这收据去告自己,只怕惹麻烦,所以合约和收据肯定是不能写的!

    许东也爽快,把两万块钱推过去,笑道:“江总,那收据合约就不写了,这钱你拿好!”

    江磊哪里会“客气”,一把就抓了两万块钱塞进裤袋里,裤袋一下子就“胀”了起来,然后马上就站起身说:“许老板,我还有要紧事要处理一下,等抽个空儿请你吃饭……嘿嘿,当然还有你这位女员工!”

    桑秋霞撇了撇嘴,这骗子也就骗许东这样的“傻子”吧,她就算再没经验,也瞧得出来这家伙的真面目!

    许东笑道:“那就不送了,江总有空再来坐!”

    江磊笑嘻嘻的起身就溜,连皮包都不要了,他这时候生怕许东会觉得上当了反悔,所以赶紧溜之大吉!

    江磊一消失,桑秋霞就露出不悦的表情说:“许老板,两万块钱就不是钱了!”

    许东哼了哼,没好脸色的斥道:“桑秋霞,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脸上就写着‘傻子’两个字?”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桑秋霞自然不会再顶撞他,但回答的话几乎就是摆明了说“是”的意思。

    许东“嘿嘿”一笑,扬手吩咐她:“把店门关了!”

    “关店门?”桑秋霞一怔,这大白天的关什么店门?但瞧着许东的表情分明不像是开玩笑,忽然间她心里一跳:莫不是许东见她漂亮,到底还是忍不住要干“坏事”了?

    许东见桑秋霞发着呆,摇头叹息,索性自己去关了店门,然后把所有的灯都打开。

    桑秋霞有些紧张,捏着拳藏在背后不敢靠他。

    但许东根本就没看她,更没有要靠近她的意思,而是拿了把剪刀来,再把三本小说中的其中一本拿了摆到柜台上。

    桑秋霞奇怪起来,他这是要看书还是要“毁”书啊?奇怪中,忍不住就自己靠上前去。

    许东盯着这册手抄本细看,书里的纸张是棉纸,写的毛笔小楷都是单面的,也就是一页纸只写一面,背面不写字,其实也写不了,写一面后,墨汁就已经浸了过来,再写另一面就看不清楚了。

    手抄本里面无论是纸张还是字都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宝气是从书封皮里面冒出来的,他的眼睛确实有无穷的“妙处”,是宝气还是普通的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细微处都能看出来,而这股绿色的宝气就是从这本书的厚书封皮里冒出来的。

    这时候再仔细检查这个书封,许东才看到,书封也是类似厚牛皮纸一类的纸张,很厚实,靠根部的地方粘得很下细,一点漏口起层起皮的地方都没有!

    知道秘密就在这封皮里,许东拿着剪刀沉吟着没敢随便下手,怕一个不好就剪坏了里面的宝贝!

    桑秋霞莫明其妙的盯着他看,这个许老板,不仅是傻了,现在更是痴了,吃了两万块钱的亏不说,又花一百块钱买了三本破小说,照理说他买了小说是用来看的吧?但现在却拿了把剪刀盯着小说发呆,跟了这样的老板,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许东犹豫一阵,想了想,然后拿剪刀小心的在封皮上戳了一个小洞,然后才把剪刀尖部伸进小洞里,再小心翼翼的把封皮剪开。

    封皮剪开前半面时,桑秋霞就看到里面有东西,露出来的东西表面颜色呈淡黄,似乎上面又有些像“云雾”一般的花纹。

    许东早知道里面是有宝贝的,只是搞不清楚会是什么东西,剪开后看到一半就觉得诧异不已,这东西仿佛就像古时候皇帝赐的“黄马褂”那个颜色,但中间部位又有些特别,绣了云团和有爪的龙,其上还写有字,但这个字弯弯绕绕的很古怪,他认不得。

    把另一半面剪开,露出另一半来,那东西是双着的,两头有个“轴”,两个“轴”合并在一起作了书封订的位置,摊开轴来,是一条宽约五六十厘米,长约二十厘米绸幅,之前看到的一半儿上面写的字很古怪,但另一半儿上面写的却是工笔小楷的繁体字,只是这些繁体字与许东看到过的繁体书上的字有些稍有不同。

    这个东西映入眼中,给许东的感觉就是“圣旨”!

    这东西他自然是没亲眼见到过,但电视电影中倒是看得不少,内容看不出真假,但外表样式却没什么两样!

    许东瞄了瞄张了嘴诧异不已的桑秋霞,也没理她,沉吟了一下,随后掏出手机来给龙秋生拨了个电话。

    “龙老,您在铜城没?”

    龙秋生没说话先笑了一声:“呵呵,小许,有什么事?我在铜城,在家里!”

    许东笑道:“那好,龙老,我刚刚得了一件好东西,您有空就来我这儿一趟来看看,嗯,是牛叔典当铺这儿!”

    “我知道,好,马上到!”龙秋生一听许东说“得到好东西”,心里顿时兴奋起来,哪里还忍得住,马上就说动身过来。

    别的人说“好东西”他还要考虑,但许东则不同,他可是见识过许东令人惊讶的“眼力见识”,他都说是好东西了,那就肯定是好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桑秋霞等许东放下手机后问他。

    许东心情好,终是没忍住露出笑容来反问她:“你觉得呢?”

    “像圣旨……”桑秋霞吃吃笑着,但她的意思自然是“打趣”为多,说实为少,古时候的东西离她太远,她就算是做白日梦也没梦到过这样的东西!

    龙秋生在六七分钟后就到了,在门上敲了敲,许东吩咐桑秋霞:“开门去!”

    桑秋霞这时候倒没有再嘀咕,赶紧去开了门。

    龙秋生回头挥挥手让他的司机先走,然后弯腰钻进门里来,许东没等门完全升上去又吩咐桑秋霞:“把门再关上!”

    龙秋生一进来就大步走到许东这边,当看到摊开在柜台上的“圣旨”时,他也忍不住吃了一惊,赶紧又取出眼镜戴在了眼睛上,低头仔细的检查起来。

    桑秋霞没见过龙秋生,也不认识他,但见他白发白须,尽显儒雅气质,许东又似乎非常“尊敬”他,心知这老人肯定有身份,又见他检查鉴赏那“圣旨”时,手法熟练,似乎一套一套的,看起来也的确不是普通人。

    又瞄了瞄许东,桑秋霞心里有些疑惑:“莫不是这‘傻子’老板真得到了个值钱的玩意儿?”

    只有许东早知道他得到的这个东西是有价值的,只是他不能确定到底有多高的价值而已,不过宝气越浓的东西,其价值也应该越高,至少之前几次的事情已经摆在前头了。

    龙秋生一句话不说,又是前后上下的检查,又是拿了放大镜观察细微处,不论是轴,还是装裱,黄绸,纸张,字迹,字义,都一一检查,这个过程直费了半小时有多!

    许东是安静的在旁边候着,桑秋霞自然也是一句话都不敢出,生怕惊扰了龙秋生。

    终于,龙秋生抬起头来,望着许东,又是沉吟,又是考虑。

    许东笑着说:“龙老,这道‘圣旨’是真的吧?”

    龙秋生点了点头,沉吟着回答:“是真的,许东,我倒真是奇怪,你怎么得到这个东西的,这可是……”

    说到这儿,龙秋生又指着那“圣旨”道:“我检查过了,这圣旨是用满文和汉语分写的,落款是‘雍正三年八月十一日’,另外,我对雍正遗留的手书遗迹多有研究,这道圣旨是他亲笔所写,召文意思是召抚远大将军年羹尧返京,历史上,这可是雍正召杀年羹尧的大事,没想到世上还真遗留有这么一道‘圣旨’!”

    “雍正圣旨?”许东也有些惊讶,知道这东西是有价值的,但确没想到是与雍正与牛羹尧这两个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有关!

    龙秋生盯着许东又问:“许东,你既然把我给‘请’来了,那我就不客气问你要这个东西了!”

    许东笑着点头:“龙老,您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