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练车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心知坏了,那交警有了“警惕”的心思,如果不查个清楚,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了!

    都怪自己拿牟思晴的证件出来时,不小心把她的工作证顺带了出来,给那交警瞄到了一眼,看到自然就起了疑心。

    交警看到许东迟疑,那个女的又捂面一直不敢示人,肯定不是这驾照上的漂亮女子本人,说不定还是通缉要犯!

    比寻常人更多些“警惕”心的交警更不迟疑,拿了对讲机赶紧又急呼同伴赶过来“支援”!

    那交警没有配枪,所以只是盯着两人,然后说道:“请下车来配合检查!”

    许东知道牟思晴想要再隐瞒住她的身份恐怕是难了,只好尴尬的说道:“警察大哥,车门坏了,下不来!”

    交警脸色变幻,伸手摸着腰间,可惜没有枪,又见许东说“开不了门”,显然是在找借口,可能下面还藏有枪,一时也有些犹豫,没有再说硬话,仍然拿了对讲机急召同伴。

    听了这交警的“暗示话语”,他的同伴自然明白这边有“异常”情况,几分钟后就赶来了两辆警车,刷刷刷的下来六七个警察,其中有两个还是配有枪支的,一下车,所有人都向许东这儿围了过来,两个持枪的警察一前一后用枪指住了他,喝道:“下车!”

    许东苦笑着指了指另一边的车门说:“我爬到那边下车行不?这边车门坏了打不开!”

    “少罗嗦,下车!”持枪的警察哪里相信,以为许东是要找什么借口,盯得更紧的喝斥着。

    许东只好在他们的紧盯下伸手去开车门,但是无论怎么开都打不开。

    这时候,紧盯着他们的那些警察也发现这车门是真的打不开,有一个警察还伸手拉着车门扣从外面开,但是警惕的眼光却没丝毫放松!

    再说许东又是坐在牟思晴怀里,这个姿势实在是很“羞人”,关键又是给交警“逮”住了!

    原先的那个交警还把牟思晴的证件给他的同事们看,又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其中一个拿着仪器的交警在网上查询了一下牟思晴的证件,然后点头道:“证件是真的……”说着又瞄了瞄车里的许东和牟思晴,又说:“多半是偷的,证件本人好漂亮!”

    两个持枪的警察又厉声喝斥着:“下车!”

    “下就下,你吼什么吼?”猛然间,牟思晴忍不住了,抬头就回喝了一声。

    五六个警察一看到抬起头来发着恼的牟思晴,都是呆了呆,只感觉“好漂亮”,只一看一眼,他们就都知道,她绝对就是证件本人!

    牟思晴自然是动不了,推了推许东:“往那边爬下车,还赖在我身上干什么?”

    许东脸一红,赶紧往另一边爬,那几个警察只是紧盯着,倒是没有再说什么,这边的车门确实打不开嘛!

    许东当真是狼狈不堪的从另一边爬过去下车,牟思晴随后爬过去下车。

    下了车,那几个警察瞧着又羞又恼的牟思晴,仪态万方,美丽惊人,禁不住都呆望着,之前那一份“警惕”表情也松懈了不少!

    牟思晴知道这时候她要不摆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肯定是脱不了身的,与其被他们查出来,倒不如自己说出来的好!

    “来,这是我的工作证,我现在调往城关派出所任副所长!”牟思晴不再犹豫,把工作证明递给了那持枪的警察,再一扭腰,稍稍露了露她腰间的枪套。

    有枪,有证件,那个检查证件的警察拿着仪器在网上查询着,片刻后对几个同事点头道:“是真的,城关派出所那边也的确有她的证明……”

    一看是“同行”,两个持枪的警察赶紧收了枪,露出笑容来,只不过看她和许东的表情多少有些暧昧,毕竟她和许东刚才被“逮”着时的那个姿势太难堪!

    这时候,那五六个交警基本上都放下了警惕感,同行之中,只要不是违纪犯法的事情,他们可不会逼人太甚,再说牟思晴的职位比他们都高,山不转水转,说不定哪个时候就转过去变成了他们的上级,更何况牟思晴还是个人见人爱的美女呢!

    不过最先前查他们的那个交警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牟……所,你们怎么在公路上这个……这个……开车很危险的……”

    牟思晴脸一红,还是辨解道:“昨晚办案没休息好,刚才开车一走神,结果擦了车,车门打不开了,我就叫我朋友开车,这边车门打不开,只好爬过来交换,结果……”

    她这么一说,那五六个交警顿时都明白了,几个人都“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她和许东的姿势确实难堪,但依着牟思晴的说法,确实又是这样,只不过“运气不好”,换姿势就给他们逮到了!

    “牟所,不好意思啊……如果没别的事,那我们先撤了!”

    “好,多谢了!”牟思晴谢了一声,摆了摆手,她倒是巴不得这几个人赶紧走掉,不然面对着他们多没面子!

    五六个交警虽然想跟牟思晴闲扯一番,但在工作岗位上还是不方便,而且刚刚也算“冒犯”了牟思晴,她显然也想他们赶紧走人,所以有什么交情还是摆在以后再说,现在还是闪人的好!

    呼喇喇来,呼喇喇的走,两辆警车一辆巡警摩托,一起启动离开。

    许东见这件事闹得大了,但最后还是完美解决,瞟了一眼牟思晴,忍不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看什么,上去开车!”牟思晴没好气的喝了一声。

    “还要我开啊?”许东愕然不已,刚刚闹了这么一出难道还不够?

    牟思晴嗔道:“叫你开就开,哪来那么多话问?”

    许东苦笑了一下,然后往车上钻,一边往驾驶位爬过去,一边又说道:“好,开就开,反正是你要我开的,要是给交警再逮到了,要杀要剐,你也跑不了,我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去你的!”牟思晴随后上了车,坐在副驾座上笑骂着,“一点义气都没有,软骨头,看你的样儿,人家还没恐吓你就全盘吐了出来,要放在以前,你十足就是个大汉奸嘛!”

    许东坐正了身子,又系好了安全带,这才正色道:“说我没义气,是个软骨头的话还是有些过了……”

    牟思晴瞄着他似笑非笑的问:“那你说说看,你有义气,还是硬骨头?”

    “对!”许东笑着点头回答,“你当然说得有些过了,怎么可以说我还没恐吓就会把你吐出来?我怎么也要熬上一两分钟的酷刑才会供出来吧,是也应该是个硬骨头的汉奸!”

    “噗……”

    牟思晴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伏在车面台上娇笑:“你……你呀你,都做汉奸了还分什么软骨头硬骨头?汉奸就是汉奸……你个大汉奸……”

    “所长,这自动档的我不会开,我只开过手动了!”许东摸了摸档杆,以前只开过父亲的老款捷达,科帕奇自动档的没开过。

    牟思晴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一看到许东那认真的表情,忍不住又笑了一阵,再努力叉着腰抬起身来指着档位说:“你……你……你先踩着刹车,然后启动车,把档位从‘p’档退出来……”

    牟思晴讲解得很仔细,许东的悟性也挺好,跟着她的话做了一遍,脚刹一松,稍一加了点油,车子就缓缓往前动了。

    本来他就开过车,而现在的车比以前的老款车子更好开,功能更好,不过科帕奇车身重,启动慢,只有车子跑起来了车子的力度才会显露出来。

    许东开着车在公路上慢跑,起初还是慢慢的走,后来熟了就逐渐加速,再说这条路上又没什么车,他几乎是放心大胆的在跑。

    跑了个十来分钟,牟思晴又叫许东转弯调头,再往回跑一趟,两趟下来,许东已经开得相当熟络了。

    牟思晴原本就有些“倦”,见许东练车练得很熟了,也就靠在坐垫上睡觉,没一会儿倒真是睡着了。

    许东开着这辆科帕奇如鱼得水一般,兴奋得很,开车的感觉真的很爽,况且他现在店门口还摆着牛向东留给他的那辆奥迪q5呢,车摆着不会开太浪费。

    自牛向东走后,好几个晚上他都在梦中梦到自己开车,但似乎怎么都开不动那车子,醒来后对车子的感觉很模糊,不过现在开着这车时,却又觉得一切都那么清楚,没有一点的难度!

    在滨江大道上绕来绕去的开,时间也过得飞快,两三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天色将晚,许东还觉得意犹未尽,不过感觉要开灯了,又不知道车灯的开关在哪儿,低着头去找车灯开关,但车里光线暗,看了一下又没找到,抬头又猛然发现车头路线歪了,几乎就要撞到路边的栏杆,吓得猛一踩刹车。

    “嘎”的一声响,车子给急刹住了,许东系了安全带的还好,只向前冲了一下就止住了,但是没系安全带并且还在睡觉的牟思晴给惯性一下子抛了起来,“啪”的一下就撞在了挡风玻璃上!

    “啊哟……”

    虽然不是极猛的力度,但牟思晴这一下还是撞得不轻,从睡梦中醒过来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摸着头直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