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白的描成黑的
一本读|WwんW.『yb→du→.co
    打好包,桑秋霞见许东和牟思晴都准备去提,赶紧抢上前就提在手中,笑着说:“我来提吧,也不是有多重,我一个人提就行了!”

    这时候,桑秋霞自然不能还让许东和牟思晴来提粥了,她心里就只有满满的感激!

    出了店门,桑秋霞忽然转头对许东和牟思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搞忘了,还要回家拿点东西,许老板,你……你们还是去忙你们自己的事情吧,不用陪我去医院,真的不用了……”

    许东跟着她走了两步,淡淡道:“拿东西就拿吧,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先去你家吧!”

    桑秋霞见许东还是坚持着,一时也有些犹豫。

    许东盯着她问道:“是不是你家里藏了什么好吃的怕我们去吃了?我保证不会吃东西!”

    桑秋霞脸一红,赶紧摇着头说:“哪里……哪里是藏了什么好吃的嘛,我……我什么都没藏,就……就算我家真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那也用不着藏啊,要请你……请你们吃的……”

    “没藏什么东西那你还怕什么怕?”许东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直直的就说了出来,弄得桑秋霞脸红了又红,直是摇头解释:“没有……没有藏东西,那就去吧,去我家里吧!”

    牟思晴像看戏一般,既不说话也不表示不去,桑秋霞红着脸赶紧走在前头引路。

    许东自然知道她家的方向,就在这条小巷子尽头,只有牟思晴不知道。

    巷子里没有路灯,有点黑,许东掏出手机来使用手电筒功能,灯光照射下能看到几米远近的光景。

    牟思晴见许东抢在前头大步走,心想他怎么这么熟?难道他真跟这个漂亮女员工有什么“关系”?

    走到巷子尽头,许东在院子门口推了推那旧木门,“吱呀”一声就开了,没有上锁。

    进了院门里,桑秋霞赶紧走在前面,到屋里把屋里和院子里的灯打开,虽然不是很亮的灯,但有淡淡的白光看起来还是好多了,做什么家务活儿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读书写字会有影响,看不清楚字。

    桑秋霞搬了两张木椅子出来,在一张旧桌子边放下,又用毛巾擦了擦,然后招呼许东和牟思晴坐。

    “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去倒茶……”

    许东摆摆手说道:“不用倒茶了,你要拿什么东西就赶紧拿了走,搞得好像我就是个‘恶老板’一样!”

    桑秋霞咬着唇忍住了笑,心想你不是恶老板又是什么?

    牟思晴打量着这个院子,看看小院虽然简陋,房子虽然很旧,但花花草草的布置得井井有条,地面也很干净,如同桑秋霞本人一样,给人一种“清纯简朴”的感觉。

    桑秋霞还是去倒了茶水端出来,然后才进屋去收拾了点东西,用塑料购物袋装了,正准备招呼许东和牟思晴出门时,院门一响,从外面进来一个人。

    进来的人年纪很轻,似乎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单薄,模样很有些“俊秀”。

    许东见他跟桑秋霞相貌有些许相似,猜测他可能就是桑秋霞的弟弟。

    果然,桑秋霞一见他就诧问道:“弟弟,你怎么回来了呢?妈呢?怎么样了?”

    她弟弟瞄了瞄许东和牟思晴,见有生人在场,似乎很有些“不习惯”,有些扭捏的回答:“妈……妈睡了,医生说早点睡,别打扰她,休息好明天准备动手术,护士也吩我回来,今晚别守在那儿,说给妈打的药里有些微的安定药,她今天会睡得比较沉,我守在那儿也没事做,而且还有护士,所以叫我回来。”

    “呃……”桑秋霞一愣,这都准备要出门去医院了,弟弟却忽然就回来了,说不用去医院,一下子就把她心思打乱了,不知道是继续去医院呢,还是就留在家里!

    牟思晴也觉得是不用再去医院了,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摸了一叠钞票出来,数了四五张一百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站起身来说:“桑小姐,那我们就走了,这是我们的一点小意思,给你妈买点营养品补补身子吧……”

    “那不行,绝对不行!”桑秋霞赶紧过去拿了钱就往牟思晴手里塞,态度很坚决。

    牟思晴瞄了瞄许东,示意他说两句话,叫桑秋霞收下她的“心意”。

    但许东压根儿就不理会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踱着步儿到了院角处的那个水井处。

    桑秋霞的弟弟也是想帮着她姐姐说话,但见牟思晴是个如此漂亮的女子,很自然的有些拘束和害羞,没敢上前说话。

    无论牟思晴怎么劝说,桑秋霞都不松口也不松手,硬是不要她的钱。

    牟思晴抬头望着在水井处观察的许东,忍不住恼道:“许东,就不能跟她说说?”

    许东都没回答她,一边探头看水井,一边又把手机拿出来,按亮了照明光,伸头弯腰去看水井里面。

    水井很深,又很黑,手机的照明功能看起来光是很亮,但照远的功能并不强,光线就只照到两米左右,再往下依然看不到!

    水井里面很黑,加上又是夜晚,许东看起来很有些“吃力”,完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他也是看不到“宝气”的,有光线才看得到,当然,光线弱了的话,他看宝气的能力也会相应的减弱。

    比如现在吧,许东看起来就相当吃力,在没来桑秋霞家里时,他几乎都忘了桑秋霞家院子里那口水井有古怪的事,不过现在确实是想起来了,只不过在夜里看并不方便。

    那天他在水井口看到过些许的“宝气”,但那宝气似乎是时有时没有,又没看仔细,所以他也不敢肯定这水井里一定就有“宝”,只是看到一点点“线索”后有了兴趣。

    这段时间其实也差不多忘了那事,直到今天来了桑秋霞家,再次看到那水井后,许东才又想了起来!

    这时候再仔细观察,甚至把头探进水井边沿中去看,这时候却没看到有“宝气”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天黑了的原因,反正是一点都没有发现。

    “奇怪了,难道那天是眼睛出现了幻觉?”许东心里疑惑着,一边又观察着水井洞壁。

    这个井口洞壁是用青石砌成的,一直延伸到下面看不清楚的地方,不知道这个水井有多深,也不知道水井砌了多深的石头洞壁。

    那一边,牟思晴终究没有“赢”下桑秋霞,给桑秋霞把钱硬塞回她手里了,虽然说如果动“粗”的话,只怕十个桑秋霞都不是她一个的对手,但桑秋霞极其“坚决”,她也没办法,只好在推却中收回了她的钱,扭头见许东还在看水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踏步走过来,扭着许东的衣服就把他往水井里一推。

    许东一个没注意,“啊哟”一声惊呼,身子往水井里一偏倒就往下掉。

    好在牟思晴并不是真要推他下去,推了一把的时候手掌变抓,揪着许东背心的衣服,抓着他才狠狠说道:“你这家伙,我真想把你推进水井里去饱饱的喝一顿水!”

    桑秋霞和她弟弟也吓得赶紧跑过来,桑秋霞惊叫着:“别别别……别推人,这……这水井很深……”

    牟思晴见桑秋霞姐弟惊呼着跑过来,脸色都变了,忍不住“嘿嘿”一声,说:“你们有这么做作吗?我就装个样儿吧,你们当我真把他推下去?”

    牟思晴一边说一边扯回了许东,哼哼唧唧的不痛快。

    桑秋霞见牟思晴把许东拉了回来,这才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桑秋霞的弟弟赶紧把墙边放着的一个圆形的木盖子拿过来盖在了井面上,抬头对牟思晴说:“这水井真的很深,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这水井通阴河,没底的,是口老水井!”

    牟思晴淡淡道:“就算通到长江又怎么样?我又不会真把他推下去!”

    桑秋霞拭了拭额头,带着点笑意说:“可真有些吓人,这个水井深嘛,要是失手推下去了,水井又深,井孔又不宽,拉人都不好拉的,这种玩笑可真开不得呀!”

    牟思晴瞟着桑秋霞,似笑非笑的道:“哟,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他媳妇呢还是员工呢?这么着急紧张,莫不真是他的红颜知己?”

    “不不不……真的不是……”桑秋霞顿时脸红得发紫,直是摇着手否认。

    许东喘了几口气回过头来对牟思晴喝道:“你这疯婆娘,我还没娶媳妇儿呢你就想把我害死?”

    牟思晴瞄了瞄他,又瞄了瞄桑秋霞,带着“有色”眼光的表情故意说:“你不就想着好事吗,我就帮你推个波助个澜吧,要不你就在这里上个门儿吧,高老庄……嗯,应该不是高老庄,也不算是王老虎抢亲,算了,就算是倒插门吧,我替你们证个婚,这个郎财女貌,天生一对,地上一双,干柴烈火……”

    “你瞎扯些什么?”许东冲着她吼了一声,要不堵着她的嘴,只怕还要说许多莫明其妙的话来。

    桑秋霞脸红得很,羞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桑秋霞的弟弟却是很“好奇”的盯着许东看,然后问桑秋霞:“姐,你……你真交男朋友了?他……他是不是你说的那个‘许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