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探井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秋霞顿时给她弟弟的话弄得狼狈不堪,通红着脸,真恨不得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其实她跟许东之间自然是没有什么“暧昧”的,但给牟思晴前前后后的“嘲讽”,她弟弟的当真,一下子搞得好像她跟许东就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一样了。

    桑秋霞弟弟其实相当单纯,因为跟他姐姐感情极好,从来就只认为他姐姐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人善良不说,又长得这么漂亮,有个美好的归宿就是应该的事情,谁娶了他姐姐就是“幸福”。

    再说他也听姐姐说过,帮他妈妈支付了五十万的人就是他姐姐的老板,而且才上班第二天就发了“五十万”的奖金,虽说扣了二十五万的债务,但还是实发了二十五万现金,一般来说,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很难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即使找到好的工作,一年的薪水能达到十万就算“顶天”了,怎么可能才上班两天就发五十万奖金?

    本来他也曾怀疑是不是姐姐的老板“心怀不轨”,是贪图姐姐的美色,但又听他姐姐说起这个老板的为人。

    桑秋霞自然不想弟弟怀疑她跟老板有什么“暧昧”,所以几乎是添油加醋的把许东往“周扒皮”一样的老板上面形容,又解释了为什么会发这么多的奖金,那是因为她在第二天上班中,店里赚了一千万的利润,所以老板才发的奖金,按店规来说,这是正规和正常的!

    不过就算她这么说,她弟弟暗地里还是觉得她遇到了个“好老板”,他虽然没在社会中打过滚,但听得也多看得也多,就算心地单纯也还是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像这样的老板怎么可能会是个“坏老板”?

    说实话,他心里还想着,这个老板要是能变成他的“姐夫”,或许就是完美的事情!

    当然,这个念头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但是刚才那个似乎比他姐姐都还要漂亮几分的女子居然说那个“许老板”跟他姐姐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他真是又兴奋又高兴的就问了出来!

    桑秋霞娇羞中索性不理她弟弟,面向许东和牟思晴说道:“许老板,既然我妈那边不需要去了,那你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我送你们出巷子吧,巷子里黑……”

    许东瞄着水井沉吟着,牟思晴却回答道:“也好,我回家还有事,许东……”

    牟思晴扭头望着许东说:“顺路,我先送你是当铺吧!”

    许东摇摇头:“你先回去,我跟桑秋霞还有话说!”

    这个很“突兀”的话既让牟思晴有些错愕,也让桑秋霞又羞又不知所措,而桑秋霞的弟弟更是高兴起来,许老板这个话几乎就是“当面告白”了,他恨不得就当场叫他一声“姐夫”了!

    牟思晴惊愕片刻,跟着就摆摆手笑道:“真是个笨家伙,那好,你想卿卿我我就卿卿我我吧,我也懒得在这里当灯泡,算了,那我走了!”

    “不送!”许东抱手说了两个字。

    牟思晴更是笑着“啐”了一口,然后施施然走了。

    等到牟思晴一走,桑秋霞就觉得场面很是不自然起来,她弟弟那种猜疑的表情她自然看得出来,而许东偏偏又是一个字的解释都不说,这不就等于是默认了吗?

    这个解释是谁都好说,就是她桑秋霞不好说,因为她知道她弟弟已经先入为主了,她越解释她弟弟就越会“误认”,可能什么都不解释还好一些。

    许东低头沉吟着,似乎在想什么,桑秋霞一着急,赶紧就找了话题说道:“许……许老板,这是我弟弟桑秋云!”

    许东点了点头,伸出手去说:“许东,许仙的许,东西南北的东,也是你姐姐现在的老板!”

    “姐……”桑秋云张口就准备说“姐夫”,桑秋霞本来就担心弟弟说离谱的话,很注意着他,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一伸手就掐了他一把。

    桑秋云“啊哟”一声叫唤,“夫好”两个字就没能说出来,见他姐姐一脸含“怒”的盯着他,顿时就没敢再说。

    还好许东根本就没注意他说了什么,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桑秋云看了看许东,又瞄了瞄他又羞又恼的姐姐,又想起刚刚离开的那个“漂亮姐姐”说了“电灯泡”的话,心里一动,赶紧自作聪明的说道:“姐姐,许……许大哥,我去同学家借复习资料,很重要的事,所以不能陪你了,不好意思啊……”

    桑秋霞盯着弟弟很是羞恼,弟弟一动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这个弟弟品学兼优,在初二全年级就是第一名,他还去跟同学借个什么“资料”,以前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自然也不可能今天就忽然这么干了!

    桑秋云一边笑一边摆手往院外边跑,根本就不给他姐姐拦他的机会。

    桑秋霞想骂弟弟又不方便骂出来,只得又羞又恼的忍着不说,弟弟一走,院子里就静了下来,她脸红红的悄悄瞄了一眼许东。

    却见许东又瞄着那个水井沉思,脸上没有像她一样的“羞意”,似乎他是一点儿都没有这种意思,心里的羞意这才松泄了许多,但想想现在就她和许东两个人呆在一起,情不自禁的又紧张起来,桑秋云这个混小子真是的,他这一走,要是许东真要对她动手动脚的那可怎么办才好?

    许东沉吟一阵,忽然抬头说:“桑秋霞,有绳子没有?找条绳子给我!”

    “绳子?”桑秋霞一愣,心里又猛的一跳:难道……难道许东是要把她“捆”起来?

    许东似乎有些急的又催着她:“快点,快拿条绳子给我!”

    “哦……”桑秋霞也来不及细细思索,应了一声就急急的回屋里拿了条指头粗的尼龙绳出来,这是她妈买回来准备在院子里再搭一条晾衣服的架子的。

    许东一手拿过绳子,一手把有些担心而且羞涩着的桑秋霞拉了就往水井那边走。

    “你……你想干……干什么?”桑秋霞脸上一时烫得很,结结巴巴的问着,脑子里只是想着,要是许东把她拉到水井边还要“玩”什么捆绑,那她该怎么办?

    不过许东把她拉到水井边后,随即又松开了手,把尼龙绳拿起来,将一头系在了他的腰间,然后试着用力拉扯了几下,见拉不脱后又把绳子的另一头系牢在井架上,然后才对桑秋霞吩咐着:“你在水井边守着,我先下去看看,如果爬不动你就在上面帮着手拉一下……咽,你家里有手电筒没有?拿一个给我!”

    “你是要下……下水井?”桑秋霞大感诧异,又极是出乎她的意料,愕然张口问着话。

    许东一边点头,一边探头往水井里看着,黑呼呼的也看不清楚,又把手机电筒打开,但也看不远。

    桑秋霞诧异中回屋去拿了手电筒出来,许东一看见竟然是头戴式的,不禁大喜道:“这样的最好了!”

    因为下井肯定是需要双手双脚的攀爬,手脚几乎都是没有空的,要是还要分手出来拿着手电筒,那肯定就分散了力气,很不方便。

    而头戴式的矿灯就最方便好用了,戴在头上,眼睛往哪个方向看,灯光就照向哪里,就像指哪打哪的枪口一样!

    桑秋霞胡思乱想的心一正,这时就正常了许多,见许东一边往头上试着戴,一边疑惑的望着她,当即就解释道:“我爸以前在矿井里做过工,这是他带回来的,我妈是经常用,充了电在家里当手电用。”

    许东点了点头,把矿灯打开,那灯光如柱,看着灯光照射的地方,简直太清楚了!

    桑秋霞见许东爬上井口就准备就着绳子往里爬下去,不禁一急,赶紧拉着他道:“你到底要干什么?这井很深,再说这又不是枯井,里面有水呢,你要是跌进水井里出事了怎么办?”

    “不会出什么事,我小心点吧,至于是什么原因,等我下去看看好上来再跟你详细解释!”许东点着头说,一副牛都拉不回来的表情。

    桑秋霞真是又奇怪又疑惑,真不知道许东要干什么,又劝止不住,只得任由他往井里爬下去,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双手抓紧了绳子,好像她抓着绳子就感觉安心一点!

    再说许东的行为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今晚从“巧遇”见面开始,她一直就被戏弄得娇羞不已,又一直被惹得“胡思乱想”着,既担心“许老板”会乱来,但心里似乎又隐隐“盼望”着他乱来!

    一想到这个念头,桑秋霞忍不住脸红心跳,脸蛋儿火辣辣的发烫,心里暗骂着自己:“桑秋霞啊桑秋霞,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这么‘贱’了?”

    这会儿,许东已经爬到井下三四米深的地方了,这么热的天,这水井里却凉风席席,似乎就像盖在一个大空调口上一般。

    “许……东,你要小心点!”桑秋霞一颗心悬到了喉咙处,忍不住朝水井里叫唤着。

    “没事,我会小心!”许东头也不抬的在水井里回答着,水井里有很重的回音:“我会小心……会小心……小心……心……”

    桑秋霞听着这种声音却更担心害怕了,黑洞洞的水井就像个张着无底洞一般的大嘴怪兽,只怕一个不好就把许东给吞噬了!

    直到这时,桑秋霞才发现她竟然无比的“紧张”许东的安危,又忽然想到:我不是一直叫他“许老板”吗?怎么就直呼他的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