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二上加二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秋霞在房间里找锤子,翻得叮叮咚咚的响,许东坐在水井边等着,一边又在苦思着,明明看到有一丝儿的宝气泄露出来,但下到井里,一直追寻到洞中洞的石壁处,宝气又消失不见了,是眼花,还是根本就没有“宝”?

    又或者是他眼睛出了问题?

    不过许东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因为他看别的任何物体都能看到“气”,在经过笔架山那次奇怪的“梦”之后,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看到宝气的能力更强大了许多,以前只能看到奇珍异宝的“宝气”,而现在却几乎能看到任何物种的“气”!

    看到的“气”越多,许东就越明白得多,按照他所看到的来估计,世界上的任何物体都是有“气”的,只是普通物品的气很弱很淡,有价值的物品“气”就浓,而他之前只能看到有价值的物品冒出来的“宝气”,那是因为他的能力还不强,只能看到浓的气,而能力增强了后就连普通物体的气都看得到了!

    而且还有个很明显的不同,以前看珍贵物品的“宝气”时,时间稍长一点就会觉得“疲累”,而现在却几乎没有那样的感觉!

    现在看院子里的墙啊,树啊草啊花啊,包括泥土石头,都有淡淡的气出现,这就证明了不是他眼睛出了问题!

    “许……许老板,我……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忽然间,桑秋霞拿着块布一样的东西急急的跑出来,一边激动的说,一边挥舞着手。

    “我叫你找一把锤子,你拿块布叫什么叫嘛,锤子呢?找到了吗?”许东一见她并没有拿锤子出来,顿时没好气的斥着她。

    桑秋霞仍然一脸兴奋,对着许东直是扬手里的那块“布”:“这个……这个,你知道吗,这是我小时候穿的肚兜,听说这肚兜是我祖父,爷爷,父亲都穿过的,不知道是什么织成的,反正很禁穿,穿了好几辈人都没坏掉……”

    许东顿时又好笑又好气,几辈人穿了的肚兜有什么值得好兴奋炫耀的?这么个东西看起来也没有“宝气”,显然不是什么值得好珍贵的。

    但桑秋霞依然兴奋的说道:“最关键的不是肚兜禁穿,而是肚兜上的花纹,你还没看出来吗?”

    许东一怔,低头去看桑秋霞手中拿着的那件已经变了颜色的肚兜,在灯光照射下果然看到肚兜上有些似乎很眼熟的花纹。

    花纹成三角形,分布成三个面积,花不花,图不图的样子,只是许东一看心里就“跳”了一下!

    这个花纹图案跟在水井下那洞中洞石壁上的图形几乎一模一样!

    许东呆了呆,随即把那肚兜拿到自己手中仔细观察,细看之下,他可以肯定这肚兜上的图案跟石壁上的图案绝对是一样的,那也几乎是可以肯定,洞里石壁上的图案就是桑秋霞祖上有意而为的,肯定藏有什么秘密!

    这块旧肚兜虽然没有宝气露出来,但许东已经意识到洞里的秘密跟这件旧肚兜有关,说不定这肚兜里就藏了桑家宝藏的秘密!

    桑秋霞把头儿凑近许东的脸,低声说:“这个肚兜之所以没有扔掉,一是因为它耐穿,几辈人都没穿坏,二来它也算是我们桑家祖上留下来的东西,我们桑家经历过无数次的查找,几乎连块摔碎的碗片都没留下一片……”

    许东沉吟,研究着这件肚兜,桑秋霞见许东感兴趣,马上又点头说道:“我就说眼熟,肯定见过洞里那面石壁上的图案,但就是想不起来,刚才你让我去找锤子,我在翻屋角的时候,看到我妈陪嫁的老柜子上摆着的这个肚兜,我一见它就想了起来!”

    许东把小肚兜平放在院子里那张桌子上,然后用矿灯照着仔细检查,其实从肚兜上那淡淡而只有一种颜色的“气”就知道,这肚兜的构成物质很单一,没有别的杂质,这也就等于说明白了,无论肚兜有没有夹层,里面都不会有别的东西!

    对着灯光仔细检查后也证实,这肚兜就只有一层单的,没有夹层,除了布料上的“图案”外再无其它的异常处!

    许东一时发起怔来,这肚兜上的图案与洞里石壁上的图案完全一样,肯定是有某些方面的联系,但无论怎么联想都想不出来有丝毫有用的线索,想了想,还是觉得不用费神想什么线索,不如就抡起大锤乒乒乓乓的一阵乱敲,把石壁敲个洞出来就知道石壁后面有没有秘密了!

    桑秋霞挨着许东也盯着那肚兜寻思,许东轻轻推了推她,说:“锤子,你给我找一把铁锤来,我拿去敲敲那石壁,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秘密!”

    “算了吧,别去下面了!”桑秋霞摇摇头,眼睛依然盯着肚兜,“洞里太吓人了,我觉得里面阴森森的,管它有什么秘密不秘密,别砸了!”

    许东“嘿嘿”一笑,若有所思的道:“你……不是说你们桑家有宝藏吗?你就没想过要找到你们家的宝藏?或者你就没觉得这水井里那洞中洞可能就藏了你家的宝藏?”

    桑秋霞“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忍不住用手指点了点许东的额头说:“你呀你,小说电视看多了吧?我看你中的毒不轻,还是省省吧,我从来就没去瞎想过!”

    许东脸一沉:“没大没小的,小心我炒了你……”

    桑秋霞点了许东的额头后,也忽然觉得“太随便”了点,毕竟许东是她的老板,不过听到许东又拿出“炒”她的话,不怒反乐了:“炒吧炒吧,反正我还在试用期,反正我也拿了五十万的奖金,反正是我欠你的钱,又不是你欠我的钱,你爱炒就炒吧,反正我是不吃亏的!”

    许东愕然,想想也是,处处都是自己在吃亏,她有什么好怕的?

    呆了一阵后,瞧着桑秋霞颇有些“得意”的表情,许东一挥手恼道:“拿锤子来!”

    “不拿!”

    桑秋霞咬着唇居然顶撞起来,一双俏眼盯着许东毫不退缩。

    许东也愣了,桑秋霞不“畏惧”他的时候,他还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看来还是不应该对她“好”,要是一直恶姿态,估计她就不敢跟自己这么“横”了!

    “我饿了,我来煮东西吃!”桑秋霞见许东没有“威风”了,也不想把他搞得太没面子,赶紧说饿了。

    许东瞄了瞄水井口,那下面似乎有一股子强大的“魔力”吸引着他,但这是桑秋霞的家,她说不去他也就不好意思强行要去,另外还有更关键的一点是:桑秋霞居然对传说中的桑家宝藏毫不感兴趣,照理说她现在缺钱得很,怎么可能不感兴趣?

    瞧桑秋霞的表情是真没把心思放在那上面,否则就不会这么淡然了,或者也有可能是从小在苦日中长大的桑秋霞太“务实”了,根本就不相信“宝藏”的说法,她就是个“实心眼”!

    桑秋霞自行去了屋子里,别看她长得漂亮娇俏,但许东知道她几乎是个“全能”型的,做的饭菜很不错,哪种家务都能拿上手,做个饭自然是小事一桩了。

    不过桑秋霞进屋去没一会儿又出来了,招招手说:“没酱油了,我去外边买一瓶,你就在家等着吧,一会儿就回来!”

    许东见外面黑呼呼的,路灯也熄了,有些不放心,当即跟着她往院子外走:“有点儿渴了,我去买点饮料回来喝!”

    桑秋霞摆摆手道:“你不用去,要什么饮料我买回来就行了,你就在家歇着吧!”

    许东一怔,又跟了几步,嘴里不依不饶的说:“我肚子胀,好像是晚餐吃多了,要走走路,消化消化!”

    桑秋霞诧道:“刚刚在水井里爬上爬下的那么累,那都还不够消化?”

    忽然间,桑秋霞似乎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盯着许东似笑非笑的说:“我知道了,嘻嘻,你不就是想跟我在一块儿嘛,想就直说吧,还要转弯抹角的找这么多的理由……”

    “呸……臭美!”许东没好气的就“骂”了出来。

    桑秋霞“哈哈”笑着道:“哎呀,说个笑嘛,我知道你是看巷子里黑,担心才要陪着我,不过你这人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关心人家却偏偏要把话说得那么狠,说得那么无情,知道吗,我第一天上班就差点被你说哭了,老是担心会被你炒掉!”

    许东脸一肃,哼哼着说:“说你傻吧,你又偏偏会胡思乱讲,我说你家有宝藏呢,你又一点都不瞎想,要我怎么说你好呢,估计很多人说你二吧,我看你还不是二,是‘四’!”

    听得出许东是在嘲讽她,桑秋霞自然不会高兴,但是她没明白许东的意思,所以还是沉着脸问了一下他:“四又是什么意思?”

    桑秋霞的确没明白,无论是铜城本地,还是全国各地吧,她都没听说过“四”代表什么骂人的意思。

    许东“嘿嘿”着说:“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二上加二!”

    说她很“二”,这已经让桑秋霞很恼火了,居然还是“二上加二”,原来他说的“四”就是这么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