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钥匙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秋霞咬着唇哼了几声,到底还是把这口“气”给忍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她的本性温柔,怎么也不想给这个“面恶心善”的老板难堪。

    “算了,你要去就去吧,有人打劫的话就劫你别劫我好了!”

    许东“嘿嘿”笑道:“要劫也是劫你吧,劫我这么个臭男人有什么好的?”

    桑秋霞露出了些笑容,瞄着许东道:“我就当你是在赞我漂亮了!”

    巷子里确实很黑,上次来的时候,许东还看见有一颗昏暗朦胧的小路灯,这回连那颗昏暗的路灯也不亮了,黑呼呼的总有点令人不安。

    桑秋霞走得并不慢,虽然很黑,但她因为太熟了,虽然看不清却熟记在心里,大步走着一点儿都没问题,反倒是拿着手机当电筒的许东还走得慢。

    手机电筒的灯光照得不远,就在面前一团,巷子里太黑,亮着灯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他几乎就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胡乱走着。

    桑秋霞在有坑或者有电桩的地方就停下来等着许东,以免他撞到上面,等许东挨近她后又不禁嘀咕起来:“秋雨到哪儿去了?难道真的去同学家了?”

    许东一边照着路,一边说:“他都那么大的人了,还用你担个什么心?铜城大把网吧咖厅电影院,他哪里不能去混个时间?总不会蹲在这黑呼呼的巷子里吧?”

    桑秋霞却是叹了一声,说:“我弟弟很节约,又心疼我,绝不会出去乱花一分钱,他……他是想……他是想……”

    许东当即插了个嘴道:“我知道,他以为我要做他姐夫,哈哈,这个傻小子,不想当灯泡,又想成全你这个姐姐,所以才找借口溜了的!”

    黑暗中看不到桑秋霞的脸红没红,但她的身子却微微扭了扭,显然多少是有些扭捏,听着许东随便的说着,也感觉得到他说得随便,心里自然也真没有这些念头,自然也没有把她放在“心头”,这多少都有些让她微微“失望”!

    心里头酸酸涩涩的,忽然间,桑秋霞一下子警觉: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念头?难道……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他?

    “不是不是……我只是感激他帮了我,只是感激他而已!”桑秋霞暗暗否认,不过她又感觉自己心里这个“否认”很无力!

    第一次见到许东的时候,她因为心急母亲的病,根本就没注意到他,第二次见到许东是在他店里,自己去应聘,那时候她对许东倒是没有“爱意”,完全只有“感激”,然后短短几天的上班接触,在被许东的“恶言恶语”惹恼中,她却情不自禁的就喜欢上了这个人!

    也许她还不懂得“一见钟情”的真正含义,但只要跟许东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觉得“踏实”,虽然许东对她从来都不会说好听的话,只会“恶言恶语”,但她偏偏就觉得听着好受,而且现在看着许东时那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顺眼!

    只是许东显然没有一丁点“暧昧”的念头,以前老是担心许东会借故“调戏”她,但许东似乎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个“美女”,总是喝斥不断,讥讽不断!

    “唉……”桑秋霞一边想一边忍不住叹了口气,却没想到脚上忽然给绊了一下,“啊哟”一声就摔了下去。

    旁边的许东手疾眼快,一伸手就抓住了桑秋霞,因为桑秋霞自恃路熟而没有防患,这一摔就摔得很厉害,许东抓是抓住了她,但自个儿却也跟着她一起摔了下去,半空中搂着了她,摔下地的时候摔的是他,桑秋霞在他上面倒是一点儿都没摔着!

    “哎哟……”许东忍不住呼痛,屁股,腰部,都摔得很疼,桑秋霞在他怀里扭了几扭没有动弹。

    许东推了一下恼道:“痛啊,你还压着我干嘛!”

    “反正我又不疼!”桑秋霞舍不得在许东怀里的那种感觉,平时可没机会也不好意思这么做,这时正好借故赖一下。

    许东着实给摔痛了,闷哼着:“哎哟……你是不疼,可是我疼!”

    桑秋霞自然也不好意思赖久了,扭着腰爬起身,又想起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绊了她一下这才摔倒的,不过地面上黑呼呼的也看不清楚。

    许东见她低了头在地上寻找着,当即把手机灯光照过去,只见地上一块纸箱皮上躺了一个人,身体正懦动着,顿时把他和桑秋霞两个人都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这是什么……什么东西?”桑秋霞吓得脸色都变了,盯着地上那个黑影身体惊叫着,倒是许东胆子大一些,用手电照着仔细一看,忽然道:“是……你?”

    那个黑影坐起身来,揉了揉眼,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许……许大哥,姐……是我,秋雨!”

    “秋雨?是你?”桑秋霞一怔,定睛一看,见那个坐起来的人果然是弟弟桑秋雨,头发有些乱,睡眼朦松的,看仔细后禁不住把他一把拉扯起来,一边扶弄他乱糟糟的头发,一边恼道:“你怎么在巷子里躺着睡?要睡怎么不回家里睡?你真是气死我了!”

    桑秋雨讪讪笑了笑,却没有解释。

    许东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傻小子,很孤僻又倔强的小子,在外头估计是没什么朋友的,没什么去处,又不想花钱,更不想打扰他和桑秋霞的“单独相处”!

    桑秋霞一边恼一边又眼泪花花直打转,弟弟心里想什么她哪有不明白的?捋顺了他的头发后又低声道:“以后可别再这样傻了,我们去店里买点东西,跟我们一起去吧,买了再一起回家,等姐姐做吃的!”

    桑秋雨一边笑一边在脸上身上抓着痒,桑秋霞又是爱怜又是气恼的说:“瞧你这个傻小子,脸上都给蚊子咬了这么多的红疙瘩!”

    许东本来给摔得很疼,但瞧着桑秋霞姐弟的这份“感情”,心里也很感动,倒是没有再哼疼叫唤,跟在他们姐弟身后。

    在巷子外的小店处,桑秋霞叫老板拿了一瓶酱油,然后扭头问许东:“你要喝什么饮料?”

    许东拍了拍桑秋雨的肩膀问他:“有力气搬东西吧?”

    桑秋雨捏着牶头笑着说:“我壮得跟牛一样,许大哥要吃什么喝什么,我一个人扛回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桑秋雨跟许东就是很投缘,心里表面那都是把许东当成了他的“姐夫”来对待。

    许东招手把老板叫过来:“老板,把你那几种奶饮料搬过来,这个,那个,还有那一种,我都要,一共多少钱?”

    桑秋霞在许东说的时候就掏着钱,但许东的动作更迅速,掏了一把大钞出来摆在柜台上:“老板,赶紧算账!”

    那老板跟桑秋霞姐弟自然熟得很,瞄了瞄许东,呵呵笑着说:“要不了那么多钱……一共只要两百一十七块,你给了好几千,呵呵……”

    许东“哦”了一声,当即数了五张一百的留下来:“那我就留五百块钱,以后秋雨要买什么再扣除好了!”

    之所以没有留多的钱,许东也明白,桑秋雨和她姐姐都是自尊心很强的人,钱放多了他们不会同意,二来也给这店老板猜疑,放个五六百块钱也就没什么,就算一般的朋友也可能会这么做,人情嘛,很正常的事情。

    桑秋霞还真的不想接受,正要开口拒绝的时候,许东一瞪眼说:“赶紧回去做吃的吧,好饿了,明早别迟到,迟到一分钟扣两百块,矿工一天炒鱿鱼,别忘了你还在试用期!”

    桑秋霞又好笑又好气,他真是口头禅说顺嘴了,动不动就说“炒鱿鱼”的事,不过有弟弟在场,也还有小店老板在场,她自然不会跟许东争吵丢他的面子!

    桑秋雨见姐姐难得有的“温柔”,心想姐姐向来很独立,许大哥那么“无情”的说她,她居然一声不吭,这要不是“喜欢”他,姐姐又怎么可能这么“柔顺”?

    小店老板把钱留下了,记了账,笑呵呵的说:“也好,那我就记个账,除了两百一十七块,还剩下两百八十三块钱,我都记着了,以后买什么再除账!”

    桑秋雨很主动的扛了两箱饮料,又对许东说道:“姐夫,你把那一箱饮料放到我肩上叠在一起,我扛回去!”

    许东轻松的就搬了起来,一箱饮料不过就十来斤的份量,自然不吃力。

    而桑秋霞果然是忘了那钱的事,温温驯驯的跟在许东身后,弟弟桑秋雨一句“姐夫”让她“无话可说”,更是羞涩不已。

    其实桑秋雨倒不是故意这么称呼的,而是他心里实实在在的把许东当成了姐姐的男朋友,当成了他的姐夫,所以才脱口而出。

    走到半路,桑秋雨又忍不住说:“姐,我想去看电影,把这饮料扛回去后我就去电影院……”

    “你敢!”

    桑秋霞一下子就发作起来:“我看你是又想在巷子里那垃圾堆里睡觉是吧?你要再这样做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弟弟!”

    桑秋雨拧头过来认认真真的说:“姐,我真不是去那里睡,我保证我真的是去看电影好吧?”

    “看什么都不行,回家去!”桑秋霞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声音越发的严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