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秘密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秋雨似乎不敢跟他姐姐硬“拧”,低垂着头跟在她身后乖乖的回去。

    回去后,桑秋霞进了厨房做饭,桑秋雨在院子里陪着许东。

    看得出来,桑秋雨是个自尊心很强,却又不喜欢交际的大男孩,许东最是清楚他这种性格,桑秋雨几乎就是他以前的翻版!

    若不是得到了能看到“宝气”的能力,许东知道他说不定比桑秋雨都还要“自闭”。

    桑秋雨在学校没什么朋友,也几乎不怎么交朋友,但却说不出的对许东很“亲近”,许东明白,这是桑秋雨把他当成了姐姐一样的“亲人”,当成了他的“姐夫”,像这种性格的人一旦对哪个人放开心结接受了,那绝对是全心全意的接受!

    许东望着安静的坐在他旁边的桑秋雨,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说:“秋雨,你怕你姐吗?”

    桑秋雨摇摇头回答:“不是怕,是爱,我的生命里只有我姐姐和我妈,为了她们,我可以拿我的生命去交换!”

    许东点了点头,这个话不是“幼稚”,而是桑秋雨真实的想法,沉吟了一下又问他:“秋雨,你想过以后过上好的生活没有?”

    桑秋雨转头望着他,使劲的点了一下头说:“想,我会更努力的念书,更使劲的念书,出人头地,挣大钱,以后让我妈和我姐姐过上最好的生活!”

    不管怎么说,他的话里都包含了他姐姐和妈。

    许东笑着道:“我相信你的话,嗯,你见过这个东西没?”

    许东拿来给桑秋雨看的是桑秋霞拿出来的那件肚兜,桑秋雨接过去一看就点着头回答:“看过的,这是我和我姐小时候都用过的肚兜,带子上还有字,小时候我还不认得,念小学三年级后才开始认得那些字……”

    “有字?”许东一怔,赶紧把肚兜拿过去,专门拣肚兜的带子来看,那带子就是一条布带折成对,边缝上打了线封,不过有一截地方线封已经脱了,扳开线封带,布带条里面就露出了字来!

    “弟的血……”

    许东仔细辨认着那些字,字全都是用金线绣出来的,并不是笔墨写的,所以不管年数有多久,对于辨认是没有影响。

    看得到的就是这三个字,再往上边就看不到了。

    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许东还真是猜不到,犹豫了一下又对桑秋雨说:“秋雨,你去拿把剪刀来!”

    “好!”桑秋雨二话不说的就回屋去拿了剪刀出来,他是有些好奇,但绝没想太多。

    许东拿了剪刀小心的将肚兜带子上的线封剪掉,然后拨开来,就着灯光下仔细看,两条肚兜带子中有不少字,连起来就是:“井中洞天,秘藏宝藏,三符封印,桑家子弟,血为指引”!

    因为这些字并没有标点符号分开,许东是估摸着猜字意,好半天才觉得是这么个意思,四字为一句,一共五句话,二十个字。

    之前只看到“弟的血”这三个字,许东自然猜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把这五句话串连起来后,他多少都有些明白了!

    石壁上的那三幅图纹跟肚兜上的一模一样,原本他就觉得似乎有些像“符”,按这几句话中的意思来猜测,还真有可能就是什么“符”字!

    井里的洞中洞,藏有宝藏,用了三个“符印”封着,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过后两句让许东有些费思量。

    “桑家子弟,血为指引”,不知道这是说这个宝藏是要用“血”来引路呢,还是什么别的意思?

    沉吟一阵,许东抬头对桑秋雨道:“秋雨,跟我去井里探一探吧!”

    “探井?”桑秋雨愕然问着,这个水井有什么好探的?不就是个水井吗?这么小,跳下去还能游泳不成?

    许东笑着解释:“这洞里有秘密,我跟你姐已经下去过看过,里面有个洞,没有危险……”

    “哦,好!”听许东说跟他姐姐已经下去探过了,桑秋雨赶紧点头答应。

    许东又把矿灯戴在头上,又让桑秋雨找了个锤子,不管用不用得上有个准备总是好的。

    下去之前,许东对桑秋雨的安全是做到了万无一失的地步,然后他在前,桑秋雨在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攀爬下去。

    桑秋雨又是紧张又是好奇,住在这个家里已经十七年了,他可从来就不知道这个水井里还有这样一个洞中洞!

    洞里的温度估计只有十三四度,桑秋雨穿的是短袖,在上面热,到洞里后只感觉光着的膀子一片冰凉,忍不住缩了缩肩,另外也还是有些紧张!

    许东已经来过一次,心里早没了之前的那一份“紧张”,矿灯照着路,几乎没有迟疑的大步就走到洞的尽头。

    把矿灯的灯光照着石壁,许东指着那些纹路对桑秋雨说:“秋雨,你看看这个,看这些图形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桑秋雨哪里知道什么线索不线索的?盯着石壁看了片刻就醒悟:“嘿嘿……这个图跟肚兜上的图是一模一样的!”

    这自然不要桑秋雨解释了,许东又说道:“你姐也看出来了,两个图是一模一样的,我是问你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者说能不能知道这图到底是什么意思?”

    “意思?”桑秋雨呆了呆,又盯着石壁细看,那件小肚兜也被许东带下来了,他拿了肚兜盯着石壁,两相对照下,几乎可以肯定,石壁上的图形与肚兜上的图形完全一样,即使连一些最细微的纹路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样完全相同的图案到底会有什么不同的意思?又或者它本身含有什么意思?

    桑秋雨苦苦思索着这两幅图有什么不同处,对照细细的辨认,结果他还是确认这两幅图案完全一样,没有一点不同!

    抬头看了看许东,桑秋雨见他也是若有所思的表情,忽然想到,这个洞是在水井下面,他们一家人没有一个人知道水井下面还有这么个洞,而且这洞中洞的石壁上刻下的图形居然跟家里的肚兜上的图形完全一样,这能是巧合吗?

    绝无可能!

    所以说,这两者之间肯定是有什么关联的,忽然间,桑秋雨又想到,多年来一直传说他家有“宝藏”,莫不是真有这么个宝藏?

    许东是还在寻思那五句话的意思,前面的好解释,不过后两句还是弄不明白,桑家子弟,血为指引,这个意思是说要用“血”来指引?

    用血又怎么指引?

    “算了,想不明白!”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许东把铁锤一抡,喝了一声:“用铁锤来对付!”

    不管这面石壁后有什么秘密,用铁锤砸开它就是最简单又最便捷的做法!

    桑秋雨当然不会阻拦或者给什么别的意见,他也是一头雾水,比她姐姐知道的还要少得多!

    “梆……梆……梆……”

    许东更不多想,抡起铁锤就使劲儿砸,之前用手指敲击的时候,已经弄明白石壁背面是空的,估计用铁锤砸也用不了几下就能砸穿,不过一轮劲砸后,那石壁居然没有一点儿会“破”的感觉,给砸得火星直冒,却连一点儿细石屑都没落一片下来,这石壁硬得好像是“铁”一般!

    许东咬牙再使劲,几乎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一连砸了十几锤,膀子和手腕都被反震得几乎麻木了,再看看那石壁,却像是连皮儿都没破损一点!

    再也举不起铁锤了,许东顺手扔了铁锤,随后一跤坐倒在地,呼呼呼的直喘粗气!

    “我来砸它!”桑秋雨见许东累得这么厉害,当即过来抓了铁锤去砸。

    许东一看他的手势动作就知道桑秋雨还不如他,到底要小一些,加上身材又有些单薄,砸锤子的力度还要小几分!

    桑秋雨才砸了六锤就力竭气衰了,锤子还没扔便弯腰喘着大气!

    许东再去检查了一下石壁,裂痕是一丝一毫都没有,砸了十几二十锤后就只有些微的一点白印子,几乎可以说是对石壁毫无影响!

    歇了好一阵子,桑秋雨才爬起身来咋舌道:“这石壁像铁铸的,震得手好痛啊!”

    许东见他一边说一边又去“拖”铁锤,当即伸手阻拦道:“别砸了,这石壁用铁锤是砸不坏的,再砸也没有用,白费力气,还是想想别的办法!”

    桑秋雨一双手其实已经是又麻又痛,扛铁锤都有些有心无力了,许东叫他不要再砸了他,把铁锤放下来后,又觉得一双手的掌心好痛,缩回到眼前一看,就这么六七锤狠砸后,一双手的手掌心中又红又肿,一碰就钻心似乎的疼!

    很明显,刚才那几下狠砸没把石壁磺破反而把自己的手弄伤了!

    许东这才感觉到事情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不是扛起大锤就能砸破石壁找出问题来!

    铁锤砸不破,看来还是只有另想他法,许东又盯着肚兜带子上的字苦苦思索,砸不破石壁就只能又从这上面想法子了!

    这五句话前面的意思不难理解,就是后两句弄不明白,看着“血”字,许东陡然间想到:会不会是要用“血”才能解开秘密?

    一想到这个,许东又想起好多“隐形”字,搞不好肚兜上的秘密就是用隐形物画的,兴许“血”就是破解隐形字体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