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血引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只是这个“血”字到底又是什么意思?

    是要用血来做什么?那句话“血为指引”的意思又是指什么?用血来做什么样的“指引”?

    许东沉吟着,心想这话既然这么说,那就不如弄点血来试试看,但是又不知道到底哪个东西才是“指引”,而且这个指引又到底是指引什么?

    还有更关键的一点,许东心想着,如果是要用血来做什么引的话,是用鸡血呢,还是狗血呢?或者是人血?

    用别的血还无所谓,要是用的是人血就有点那个了,如果量要得大,那更要命,财富虽然重要,但要拿命去换就不值得。

    再说这个财富是桑家的,许东即使找到了他也不会贪这个,找到了他也会还给桑秋霞,也正是想替桑秋霞出这个力,要不是为桑秋霞,他还不想来理这个事!

    桑家这个财宝,眼红的人多得很,以桑秋霞姐弟肯定是保不住的,所以许东才想着先找到再说,如果真的找到了这个宝藏,他还要想方设法以隐秘的方式弄出来,更要让桑秋霞姐弟无忧无患的得到这个宝藏。

    现在的许东也不是以前的许东了,以前的他遇到这种事也会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因为面对四面八方眼红的人他无法阻挡,但是现在的他却是因为“能力”的原因,胸腔肚量在自然而然中增涨到无法想像的地步,心思缜密也到了令人无法想像的地步!

    桑家的这个宝藏,按现在所发现的地步,许东估计真正的可能性很大,如果真的发现了,他就得想法保全。

    这还要看宝藏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宝藏就算找到,还关系能不能“变现”,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

    如果不能变现,那就是一堆古董,泄露出去,保不住的可能性更大,而且还很有可能给桑秋霞一家人带来危险,财富是好东西,但更可能是“祸事”!

    桑秋雨看着肚兜上的字也在思考着,想也想不通,抬头瞧了瞧许东,当即说道:“姐夫,我看这几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要用血来验一验?”

    许东沉吟着,即使要用血来试一试,他也不会要桑秋雨受这个伤。

    沉吟了一下,许东才说:“秋雨,你等一下,我来试试……”

    桑秋雨不知不觉中很自然的就称呼他为“姐夫”,许东感觉到这个少年人的“真诚”和“朴实”,也不忍心跟他说“不”,叫一下能让他踏实就叫吧,反正叫一下也不会掉块肉,叫一下也不是就真成了他“姐夫”。

    “好!”桑秋雨答应着,他对许东的吩咐基本上是言听计从,绝不会拒绝反对。

    许东把手指头伸到嘴里狠心咬了一口,很疼,血一下子迸了出来,沾在舌头上有很涩的咸味!

    “姐夫……你……你怎么咬了手指?”桑秋雨见许东忽然把他自己的手指咬得鲜血直流,吓了一跳!

    许东把流血的手指触到石壁上的图案上,趁着血还在往外涌就快速的往上涂,咬的这个口子虽然不轻,但流的血肯定是不持久的,一会儿就能封口止血,他又不知道“指引”所需要的血到底是多少!

    许东涂的速度很快,几乎把三个图案都染到了,手指上的口子很快就不流血了,他这才停下来,然后观察着石壁,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血涂在石壁上,因为洞里的温度不高,很快就凝固了,把矿灯照在石壁上仔细看,血凝固了,石壁上的图案没有任何变化。

    是不是有隐形的字或者画,许东也不肯定,只是这么猜测着,但他涂的血反正是没起什么效用。

    桑秋雨见许东咬破手指涂血,有些心疼的说:“姐夫,要涂血,你让我涂就好了,我年轻力壮,血也多,洒一点没事,你可不能伤了身体……”

    许东笑着摇摇头道:“没事,我就是在想着,那肚兜上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血’为指引吗,这个指引到底是什么指引?”

    桑秋雨也瞧着那几句话思考着,许东已经涂了血,而且没有什么发现,按他的想法来说,他是不信这些东西的,什么宝藏什么肚兜,他一点儿都不信,但是许东这个姐夫“信”,那他就要为他想,不管是不是真有,他都要替他思考出力。

    “桑家子弟……血为指引,桑家子弟,血为指引……”桑秋雨嘴里念着,琢磨着这两句话的意思,喃喃念了好几遍,忽然间抬头对许东说道:“姐夫……这……这是不是说这个血必需我们桑家子弟的血?”

    许东一怔,也沉吟起来,那话确实包含着“桑家子弟”的话,是不是真如话中所说必需“桑家子弟”的血来做指引?

    桑秋雨自告奋勇的说:“姐夫,我来试一试,反正就是一点血,死不了人!”

    许东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好,你试一下,不过不要咬得太狠,涂一点血试一下就好,不行就算了,我们也不是一定要靠找到宝藏才能过日子!”

    “我知道的,姐夫你放心!”桑秋雨点着头,也跟许东一样,把手指伸到嘴里猛的咬了一口,他这一口咬得比许东还要“狠”,因为他知道,咬轻了口子不大流不了什么血,怕起不到什么作用。

    许东都来不及阻止,桑秋雨扬起流血的手指学着许东的样儿飞快的在石壁上那三幅图案上涂起来。

    许东头上戴着的矿灯自然是照着石壁,眼光也紧盯着,当桑秋雨的血一涂上去,他就发现有不一样的地方了!

    桑秋雨飞快的涂着血,许东凑得更近了些,看得清楚,那石壁上的三幅图案凹进去的线条一沾到血似乎就像张嘴在“吸”一样,那血水能用肉眼看得见的程度在“奔跑”着,以很快的速度浸透那些图案的线条凹陷处。

    许东有些发愣,虽然从那几句话意来解释可能是这种意思,但他也很有些不太相信是这种意思,毕竟太“玄幻”了些!

    似乎只有小说和电视才有这种虚构的情节,看电视看小说或许会这样想,但真正的现实世界中,许东还是从不会想这些,觉得不可思议,觉得不可能!

    但是反过头来又想一想,他都可以莫明其妙的有能看到“宝气”的能力,为什么桑家的宝藏就不能是真的?就不能有“血”为指引的可能?

    这个再玄也不会比他得到的那种能力更“玄”吧?

    石壁上的图案很快的就吸满了血,其实也不是说桑秋雨涂了好多的血,而是那图案一沾到他的血就自动“浸”透延伸。

    桑秋雨手指上的伤口也只比许东涂血的时间稍长了一点儿,然后就凝固止血了,一看止血了他又准备把手指伸到嘴里去再咬一口继续洒血涂。

    许东一手就抓住了他,说:“好了,秋雨,别再涂了,已经够了!”

    桑秋雨一听许东说“够”了,这才停下来,跟他一起盯着石壁看。

    石壁上的那三幅图案此时正达到血液浸透快圆满的程度,只差很少许的地方,但依然看得到,血液在比较快的延伸,很显然,不用再涂血那几幅图案就能浸透满。

    不管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许东都知道,这个秘密可能是真的,他也很期待这石壁中到底藏了什么样的宝藏,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之前许东涂了血液后,石壁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桑秋雨的血液一涂上去,马上就出现反应了,就凭这个,许东就知道肚兜上那些话是真有意义的!

    三幅图案很快就被血液浸透圆满,当最后一点缝隙被血液浸满时,原本没有一丁点缝隙的石壁正中间,也就是那三幅图案的中间忽然显现出一个一块钱硬币那么大一个圆形凸出,好像个“按钮”一样!

    也就在这时候,许东陡然间就看到石壁上冒出很浓很浓的金色气雾!

    这是“宝气”!

    宝气冒出来了!

    许东心里剧震,欣喜不已,原来这石壁后真的有宝藏,这股子浓厚的金色气雾自然就是宝气了,按照以前看到过的“宝气”颜色来看,这种气雾代表的是“黄金”,以前看到的金饰冒出的气雾就跟这个一模一样,但是金首饰所冒出来的宝气实在是太淡太淡,而石壁上的宝气又实在太浓太浓!

    当然,石壁上冒出的宝气并不完全是金色的,还有别的颜色,只是别的颜色没有金色的浓厚,显然还有别的宝贝,只是量没有这种多!

    许东似乎也在这一瞬间中明白了,那三幅图案就是一种“封印”,而桑家人的血才是“解药”,虽然他以前不相信什么“封印”,不相信“鬼怪”,但现在这个情形让他那种念头已经改变了,其实从他得到能看到“宝气”的能力后他就有些改变了!

    三幅图案是种封印,桑家人的血才能解除,而桑秋雨的血液一涂上去,图案一浸透,封印解除,许东马上就看到了“宝气”!

    封印是一种“遮拦”,是一种“阻挡”,这个阻挡一解除,被阻挡的宝气就冒出来了!

    许东这时候就明白,宝藏是真实的,哪怕他还没有打破石壁,没有亲眼看到那些宝贝,他已经能百分百肯定石壁后藏了很多很多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