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按钮
一本读|WwんW.『yb→du→.co
    虽然看到有“宝气”出现,但许东依然还是在琢磨,这石壁要怎么才能弄得开?

    用大铁锤已经砸过了,许东和桑秋雨两个人到现在手掌心还疼得不得了,知道用锤子砸是砸不开的,石壁硬得好像铁铸一般,人力没办法弄开。

    又因为这是个必需要保密的事情,不能以“大动作”来行动,像用炸药什么的方法,一旦用炸药就有许多顾虑,一是怕别人知道,知道了这个宝藏就将不姓“桑”了,这是许东不想见到的!

    二是用炸药的话可能是有很大危险,把洞炸塌了就更麻烦,只要一堵住洞就必需要大动作从地面挖掘,那就更没可能不让人知道了!

    既然以桑家子弟的“血”做了指引,照理说应该是有破解进入的方法,要不然肚兜里的话应该就有“说明”。

    许东盯着石壁怔怔出神,到底要怎么才能破解进入呢?

    三幅图案中浸血后莫明其妙就冒出来的那个圆形像“按钮”一般的东西,许东忽然心里一动:这个忽然就出现的东西是不是就是破解的关键?

    既然必需用桑家子弟的血才能解除封印,那就说明这宝藏肯定就是桑家祖上所埋藏的。

    许东沉吟着伸出手指动按了一下那个“按钮”,但是“按钮”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也按不下去,仿佛就是浇铸的铁一般,根本就按不了!

    “奇怪……莫不是这个也是要桑家子弟?”

    “那我来试!”桑秋雨当即就伸手过来按,手指按在冰冷的石壁“按钮”上时,触手冰冷,也一样没有反应,又使劲按了几下,还是没有动静!

    桑秋雨也按不动,许东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按理说,这个解除封印后出现的“按钮”就是进入的关键,但桑秋雨也按不动,那就奇怪了,要怎么才能进入?

    桑秋雨倒是没觉得有多么奇怪,他原本就不太相信这些,主要是看许东有兴趣他才跟着干,要真没有奇迹出现,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许东……秋雨……上来吃东西了……”

    正在这时候,洞外传来桑秋霞有些回荡的叫声,桑秋雨赶紧说道:“姐夫,上去吧,我姐在叫我们吃东西了!”

    “好,上去吃东西!”许东也不犹豫,点头转身就走,他可不想给桑秋雨增添压力,像桑秋雨姐弟一家人过的日子应该相当“清贫”,如果知道这里确实有一批不可估量的“宝藏”,就怕他会就此幻想入迷,因为自己也不敢保证就能把这批宝藏发掘出来,毕竟他现在也还没有办法!

    桑秋霞煮好面条后出来叫人,见院子里无人,知道他们多半是下井里去了,因为之前她已经跟许东下去过,知道那下面也没什么危险,所以也不着急,探头在井口叫了两声。

    一会儿就看到井下边有了亮光闪动,那是许东戴在头上的矿灯,两三分钟后,桑秋雨率先爬出井来,然后回身伸手去拉许东。

    桑秋霞笑问:“就喜欢痴心妄想吧,还是别做这样的梦了,踏踏实实的工作,正正经经的挣钱,那样的钱用起来心里才踏实,一夜暴富也不是好事!”

    一边说,桑秋霞又一边把放在桌子上的两碗面条轻轻动了动,说:“赶紧趁热吃,放久了就不好吃了!”

    桑秋雨看了看,把其中一碗稍多一些的端了恭恭敬敬的放到许东面前说:“姐夫,你吃这碗!”

    桑秋霞见弟弟还是那样称呼许东,而且叫起来似乎还很顺口,一时脸又羞涩不堪,想恼弟弟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许东笑了笑,接过了桑秋雨递过来的面碗,说:“好,你也吃吧,爬上爬下的我也确实感觉饿了!”

    桑秋霞的手艺确实是不错的,许东吃过她做的饭菜,这碗面条吃起来也很有味。

    这时候已经差不多凌晨过了,四周安静得很,天上很黑,没有看到月亮,但繁星点点,没有月亮的黑夜天色再好也不会亮,但桑秋霞却觉得挺温馨。

    瞧着许东和弟弟秋雨大口大口的吃面,她只觉得心里格外的舒畅,似乎心里盼望的日子就是这样,有一个她喜欢的男人,有最亲的弟弟,有她最爱的妈妈,治好了妈妈的病,一家四口过着开开心心的小日子,这样的画面总是在她心底里荡漾,也是她这个小女人的期盼!

    可是这个“刻薄”的男人会属于她吗?

    弟弟是一口一个“姐夫”,而许东却是既没承认也没否认,这让桑秋霞确确实实的感到一阵甜蜜,许东,真的也有那个意思吗?

    说实话,桑秋霞对许东并不了解,虽然在他手底下做工干活,但许东的身份底细,家庭情况,她一点儿都不了解,但是她对许东却是莫明其妙的有“好感”,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贱”,哪怕许东对她从来就没个好脸色,处处恶语相向,但桑秋霞却偏偏就喜欢上了他!

    许东呼呼喇喇的把一碗肉丝面条吃完,连汤汁都喝了个干净,把碗一放,抬眼望着桑秋霞就说:“以后每天晚上做一餐面条!”

    桑秋霞又好笑又好气的说:“上班随你管,下班了还由你管?我又不是你的丫环!”

    “你还在试用期……”许东几乎想都没想的就一口说了出来,跟着又想到这个话已经没有“威胁”了。

    桑秋雨当然不知道许东跟他姐姐真正的关系,见姐姐跟许东“争嘴”,当即认认真真的说道:“姐夫,我姐姐是个好女人,勤快,什么活儿都能干,都会干,最关键的还是……”

    说到这儿,桑秋雨朝许东笑着比了比脸:“最关键的是我姐姐还漂亮!”

    桑秋霞脸一红,“噗”的一声先笑了,然后又没好气的恼弟弟:“哪有你这样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桑秋雨撇了撇嘴道:“姐,我说的是实话,不信你叫姐夫说说看,有谁会说你不漂亮?”

    桑秋霞斜眼瞄着许东,一脸红晕的看着他。

    许东“嘿嘿”笑着,自然应和着:“漂亮,秋雨,听说你的成绩很好?”

    桑秋雨对于他的成绩似乎很自傲,也不客气的回答:“还可以,我要让我妈让我姐以后过上好的生活,所以我必需努力拿最好的成绩!”

    许东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桑秋雨的肩膀,这个少年跟他几乎有惊人的相似,只不过他努力学习没办法为亲人,只能是为他自己。

    桑秋霞收拾了碗筷进厨房洗刷,许东见桑秋雨精神旺盛,一点睡意都没有,故意打了个呵欠道:“秋雨,有点困了,你睡觉吧,我也该回去了,明儿还要上班,你也还要上学,你姐姐还要去医院照顾你妈,明天要动手术吧?”

    “是的,明天动手术!”桑秋雨见许东困了要睡,很有些“不舍”,但又不想“忤逆”许东,只好点着头应承:“那……那就休息吧!”

    桑秋雨起身就准备请了许东进屋去洗脸洗脚后睡觉,但许东却迈步往院门方向过去,他禁不住跑上前拦着诧问:“姐夫,你……你去哪里?”

    “回去啊,回店里!”许东笑着回答。

    “那可不行!”桑秋雨一把抓着了许东的袖子,有些紧张的回头往屋里叫道:“姐,姐夫要走了!”

    桑秋霞正在洗刷碗筷,听到弟弟的叫声后连围裙都来不及取就跑了出来,盯着许东有些幽怨的说道:“你……这么晚了还回去干嘛?是不是嫌我家穷怕脏?”

    许东“嘿嘿”道:“我要不回店里早点开门又怎么罚得到你迟到的钱?不克扣点员工的工资嘛,这心里头怪难受的……”

    桑秋霞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许东就是嘴欠抽,一刻不说刻薄话就不舒服!

    桑秋雨只当许东就是“说笑话”,笑嘻嘻的说:“姐夫,那你可真扣不到我姐的工资,她呀,从来就是最守时最勤快的人!”

    桑秋霞摆了摆手吩咐:“你赶紧去睡觉,明早还要去学校上课,我去送……送他……”

    桑秋雨“哦”了一声,老老实实的进屋去了。

    桑秋霞瞟着许东问:“你真的要回去?”

    许东呼了一口气,望了望天上的星星,笑道:“回去,煅炼一下身体,看一看星星,透一透风,不是很舒服的事情吗!”

    桑秋霞哼了哼道:“没见过扒皮老板也讲诗情画意,还看星星……你爱看就看个够吧,我也不拦你,反正我们这又穷又破的家自然容不下你这尊大神,你要走就走,巷子太黑,我把你送出去!”

    桑秋霞这些话说得带“气”,越说越激动。

    许东走了几步,还没走到院门处,忽然想到:水井洞里边的“宝藏”的事还没有跟桑秋霞说过,不管怎么跟桑秋霞说,不管她信还是不信,这件事总是要嘱咐她一下,提醒一下,别把消息走漏出去。

    虽然说桑秋霞姐弟都还没有看到“宝藏”,但要是她和她弟弟一个不小心跟外人说了水井洞中洞的事,外人必定就会起疑心,现在本来就有那么多人在教场挖宝,听到这个消息,哪有不会凶猛往桑秋霞家“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