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心事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犹豫了一下,回头瞄了瞄仍然气呼呼的桑秋霞,忽然打了个呵欠道:“哎呀,好困,不想动了,就在你们家睡一晚吧,要不要收借宿费啊?要收钱我就不住了……”

    “噗……”

    桑秋霞忍不住笑出声来,许东就是这么个人,听他说话硬是能气死人,但她又知道许东心地其实很“善良”,就是不能听他胡说八道的话!

    许东一定要回去,不肯留在她家,桑秋霞自然又是失望又是不高兴,还有些“自卑”,许东是个有钱人,她跟许东门不当户不对的,人家嫌弃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心里就是那么的难受!

    而现在许东忽然转变了口气,说要留下来睡觉,桑秋霞几乎有种“云开雾散”的感觉,又是喜悦又是激动,甚至还有些“热泪盈眶”,是不是许东感觉到了她的“爱”?

    “好……进来吧!”桑秋霞片刻后才忽然醒悟过来,赶紧回身叫许东进屋,一时间笑面如花,心里是各种喜悦溢满了心头!

    桑秋雨洗刷后正要睡觉,见许东又回来了,顿时又兴奋起来,笑嘻嘻的就要出来,桑秋霞马上一沉脸喝道:“去睡觉,明天不上课吗?”

    桑秋雨一脸懊恼,但似乎又不敢跟姐姐分辨,只得摆了摆手又回他的房间了。

    桑秋霞指着屋里的老式沙发说:“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准备一下……”

    许东坐在沙发上看着旧柜子上摆放着的老电视机,电视里正播放着广告,广告中的美女风情万种,但他却看得百般无聊,很是无趣。

    桌子上放着一个本子,许东随手拿起来翻开了看。

    翻开后才发觉这是一个笔记本,里面都是些流水账目,比如二月初六买了什么什么,三月初八买了什么什么。

    看这个就更没兴趣了,许东随后往后翻,笔记本只写到一半,翻到记账的最后一页,上面写的应该就是最近的数字了。

    “五月二十八,他给我发了五十万的奖金,扣了二十五,然后又发了二十五万,我知道他是故意给我钱,奖金的名儿只不过是他找的‘借口’,我很开心,晚上回家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这样帮我?”

    “五月二十九,早上起得早,特意给他熬了汤和粥,不知道是不是很“贱”,听他狠狠的骂我时,我却感到开心,似乎一天不听他骂我吵我就难受……”

    ……

    “你去洗脸刷牙吧,毛巾牙刷都是新的……哎呀……”桑秋霞走出来笑吟吟的一边走一边说,只是忽然看到许东在翻看她的笔记本时,顿时惊呼出来,一把就夺过了笔记本,又是脸红又是羞恼:“你……你怎么……你怎么能随便翻看别人的私人物品?”

    许东“哈哈”笑着:“哈哈,你又没说这是不能翻的,我看你随便摆在桌子上,以为是本杂志嘛,也不是有意的……”

    桑秋霞脸上尽是羞涩,瞄着许东又是咬牙切齿,又是不知所措,好一会儿又试探着问:“你……你……看了多少?”

    许东一摆手道:“有什么好看的?尽是流水账,今天买菜明天买饼的,几个字又写得不好,像鸡爪抓虫子,翻了一两页我也没兴趣再看……”

    桑秋霞“哦”的一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脸上的娇羞顿时就退了,前面绝大部份都是她记的账单而已,根本就没什么别的,只有认识许东以后记的账目才添加了她的“心事”,许东既然这么说,估计他是没看到后面自己写的那些东西,那就没什么好羞涩的!

    许东进了里面的洗手间,见里面不大,洁具和装饰都一般,但很整洁干净,洗脸台上放着一个玻璃杯,杯子里放着一支新牙刷,一条粉色的新毛巾叠成了方形的豆腐块,用了一半儿的黑妹牙膏,洗脸盆里已经放了一半盆的热水,用手试了试,大约六十度的温度,正合适。

    把毛巾放到热水里浸了浸,扭了一下才仰头盖到脸上,热毛巾盖在脸上的那种感觉让许东眼泪一瞬间就迸了出来!

    这种被“关心”和“爱护”的感觉,只有以前妈妈还在的时候才有过,妈妈去世后,被人关爱就已经成为了“记忆”和“奢望”,但桑秋霞却让他又感觉到了那种被关爱的“幸福”!

    桑秋霞无疑是个“好女人”,绝对是贤妻良母的类型,又漂亮又体贴又勤快,跟他很“配”,许东也感觉到桑秋霞对他的“好”,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抗拒”,当然,这个抗拒绝不是因为桑秋霞家境贫困,而是因为他心里有“牟思怡”的影子!

    初恋就是那么令人难忘,虽然这份初恋其实只是他一个人的“暗恋”,但就是令他难以忘记,而且他也明白,牟思怡高高在上,眼里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她喜欢的也不是自己这样的类型,就算抛开这一切的原因,他也知道“门户”的隔阂也不是他能破解得了的难题!

    外边的厅屋中,桑秋霞本来松了一大口气,以为许东没有看到她记下的“心事”,正要合上笔记本放到秘密的地方,但一低头看到手中的笔记本时,不禁又是一愣!

    笔记本是她从许东手里抢过来的,抢来的时候许东正在看,而她抢过来后一个手指也正好叉在许东正看的那一页,现在一看,不正好在她记账的最后一页吗?

    这一页正记着她写着关于许东的心事,点点滴滴全都是羞人的话!

    “哎呀……他骗人!”

    桑秋霞忍不住将笔记本盖在脸上捂住了脸,哪怕许东没有在这里,她也依然羞得不可自抑!

    许东洗脸刷牙,把心情整理好,出来见厅屋中没有人,而桑秋霞在另一间屋子里叫道:“你去左边的屋里睡吧……”

    许东“嗯”了一声,自行进去,然后轻轻掩上了房门。

    桑秋霞没出来他还以为是在忙家务,却没想到其实她是在“害羞”,不敢面对他!

    房间里摆着一间一米五的小床,床头上是一个小而好看的台灯,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床单雪白,鼻中闻到的是沁入心脾的“香气”。

    许东脱了衣裤鞋袜,抖开薄被躺下,仰望着屋顶,其实觉得并不是特别困,看了看手机,顿时又是一惊:居然是凌晨一点四十五了!

    还是要睡觉了!

    本来还想玩一玩手机,看看新闻什么的,许东也放弃了,因为早上还要起床,睡得太晚起不了,伸手就准备去关掉台灯。

    床头柜的台灯边有一个小镜框,镜框里的照片是桑秋霞,长发俏脸,身后是几株开满桃花的桃树,当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看着桑秋霞的美照,许东细细的端详着,都忘了关灯的事,过了一阵,心头一震,忽然就想到,这个房间肯定是桑秋霞的“闺房”!

    难怪总是闻到一股子特别的香味,其实那应该就是女儿家的香气!

    这在许东很小的时候就明白,男女是有区别的,妈妈的房间,衣柜,都是有特别的香气,他那时还以为妈妈是用了什么香水,但后来才明白,那只是“体香”。

    桑秋霞居然没让他住客房,或者是她弟弟桑秋雨的房间,而是让他住进了她自己的房间,想一想觉得确实有些不一样!

    说实话,要说拿牟思怡和桑秋霞来并列比较的话,许东很清楚的知道,桑秋霞才是他最适合的对象人选,牟思怡虽好,却像是九天之上的仙女,不食人间烟火,与他之间隔着十万八千里远,比王母娘娘划的银河还要远!

    而桑秋霞漂亮温柔,许东可以感觉到她的真实,可以感觉到她对自己的“爱意”,甚至他都觉得只要他开口说出来,桑秋霞就一定会“以身相许”!

    但许东觉得桑秋霞对他其实主要是“谢恩”的味道,要是自己没有帮她支付五十万的救母钱,她还会这样喜欢自己吗?

    思来想去,一点儿睡意都没有,许东“唉”的叹了一声,“啪”的一下关了台灯,屋子里顿时陷入了黑暗中。

    眼睛依然睁着,只是看不见什么,许久,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叮”的响了一声,这是qq短信的消息声。

    许东把手机拿过来按开一看,确实是qq短信,打开一看,见意然是“铜城小妹”发过来的信息。

    许东当然清楚“铜城小妹”就是桑秋霞,只是自从被她发现自己就是她的“恩人”后,也就再没在网上聊过了。

    “睡了吗?”

    这是桑秋霞过来的讯息。

    “睡着了!”稍一沉吟,许东就发了三个字过去。

    几钞钟后,桑秋霞就回过来一个“汗”和“笑脸”:“就没个正形,能不能别扮得那么‘刻薄’?”

    许东哼了哼,又写了字发过去:“你还不睡?明早要是起不来迟了到,你知道的,迟到一分钟扣两百块!”

    发了这几句话后,桑秋霞一时间就“沉寂”了,许久都没再发消息过来。

    许东以为她睡了,也准备躺好了睡,不过又想着是不是自己这话说狠了,说不定她还在生气呢,明明她都知道是故意那么说的,却忍不住还那么说,想想觉得自己还真是有些“刻薄”!

    正想着时,手机“叮”的一声又响了!

    许东赶紧把手机拿起来看,短信是“你看到我笔记本里写的最后一页账本了吧?我知道你肯定是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