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章 意料之外的见面
一本读|WwんW.『yb→du→.co
    “她还是发现了!”

    许东有些头疼,索性发了一个打呼噜的图片过去,然后关了手机躺下睡觉,手机关机了省心些,好的坏的信息都不接!

    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后睁开眼净是亮光,瞧着窗外边的光景,许东觉得不像是早上七八点的样子,赶紧把手机拿起来看,手机是关机了的,开机后才看到时间,竟然是九点四十五分了!

    “糟了!”许东心想这一下好了,想扣桑秋霞的钱是有理由了,但其实是真不想扣,而且他这个“老板”也一样,没有以身作则又怎么去说员工?

    看来还是昨天晚上睡得太晚,就算他睡死了,桑秋霞也应该是起得来的!

    一骨碌爬起来穿了衣服鞋袜,轻轻开了门,许东先瞄了瞄外边,厅屋里没有人,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正中的桌子上盖着一个网罩子。

    许东走过去看了看,网罩子下盖了早餐,豆浆和油条,边上还放了一张纸条。

    难道桑秋霞已经走了?

    纸条上写着几行字:“许老板,早餐在桌子上盖着的,另外你可能要失望了,我七点钟就起床做好了早餐,八点钟出门去店里了,不会迟到,你扣不了我的工资,还有一件事说一下,早上进房看你睡得很熟,所以没叫醒你,只拿了店里的门钥匙去开店!”

    许东一愣,把钥匙拿来一看,果然没了店门的那把钥匙!

    这个桑秋霞……许东一时又好气又好笑,还没有发火的理由,桑秋霞的思维真的很缜密,一点漏洞都不留,让他抓不住“痛脚”!

    熬的粥在电饭锅里还是热的,豆浆和油条已经冷了,不过天热吃起来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吃桑秋霞做的餐点就是食欲好,留下的早餐给他三下五除二的就吃了个净光!

    吃过早餐后,许东出门,先把门拉上锁了,出院门的时候又瞄了瞄水井,那个迷还没被解开,回去后再琢磨琢磨,看看能不能想出个什么法子来弄开石壁。

    出巷子就打了辆出租车,当铺门是开着的,已经十点半了,许东自己也觉得讪讪的有些没面子,桑秋霞在店里正忙着擦拭打扫,见许东进去,马上“汇报”:“早上开店后没有客人,要是有客人来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

    许东摆了摆手,溜进了他的房间,桑秋霞“任劳任怨”的像极了贤妻良母,这让他很有些不自在,感觉怪怪的,在桑秋霞家里睡了一晚后,今天就不像老板和员工了,反而像是丈夫和妻子……

    外边的店面中,桑秋霞仍然在忙碌着,许东百般无聊中把电脑打开,看看本地新闻,天天看的基本上都一样,无非是些花边和桃色,不过今天一打开就看到头版有很显眼的题目:“铜城本地珠宝连锁商美佳因资金链断裂宣布破产”!

    看到这个题目,许东心中一怔,美佳珠宝在铜城相当有名气,除了几间港企和国际大珠宝商外,本地就以美佳珠宝为最了,美佳开业的时候,记得还有市长之类的大人物去剪彩,在铜城有十几间连锁分店,资产过亿,这么大这么有名的珠宝店怎么说倒就倒了?

    再看看下面的内容,原来美佳的倒闭并不是经营不善,而是老板家大业大后沉迷于赌博,在澳门欠下了五六千万元的赌债,加上已经输掉了美佳近五千万的流动现金,总共输了过亿,这也算是把身家都输了进去!

    美佳原本是个经营状况很不错的企业,但是老板吴安迷上赌博后,往返澳门,无数次的抽掉了美佳的现金流以及新的货款。

    结果货越卖越少,又没有新货补上,员工的工资,欠上流供货商的货款,银行贷款,几方挤压,也就把美佳逼上了绝路,吴安只能以破产了结!

    “又一个倒霉的……”许东叹息一声,如今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倒闭破产的企业数不胜数,但美佳却不是倒在经营上,而是倒在老板吴安赌博上面,未免确实有些可惜。

    再可惜也只是可惜,再看看其他版面,又是什么小三被元配抓到大闹酒店之类的桃色新闻,娱乐而已,是不是真实的没有可靠性。

    典当铺的生意不像超市人来人往的那么热闹,一直到中午也没有客人,许东玩得睡意迷糊,甩了甩头,又想到桑秋霞的母亲今天要做手术,赶紧放下鼠标出去。

    桑秋霞正在电脑上做账务记录,许东当即说道:“你别做了,去医院吧,你妈今天不是要做手术吗?”

    桑秋霞抬头看了看许东,又看了看时间,这才点头回答:“我计划十二点半去医院,这个时间正好合适,就是你中午的饭……”

    许东甩了甩手直是吩咐:“我知道我知道,你没来这里上班也不见我饿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难道连顿饭都应付不了?”

    桑秋霞笑了笑,脸有些娇羞,提了包站起身又说:“那我走了……”

    许东不苟言笑的回答:“要不要我响鞭炮欢送?”

    “噗”……桑秋霞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捂着嘴走了。

    桑秋霞一走,许东自己坐到店面中玩了一阵电脑,又觉得无趣,心里记挂着桑秋霞母亲的手术会不会顺利,看得出来,这一家人三口子相依为命,感情很深,缺了哪一个都不行,所以说他也盼望桑秋霞母亲的手术顺利。

    想想自己在两年前时的情形,父母双亡时,他的天就塌了,好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那种痛苦真是刻骨铭心,永生都不会忘记!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惜余力的去帮桑秋霞,起初是巧遇碰上了这个事而出手相帮,到与桑秋霞姐弟接触后更被这姐弟两的单纯和亲情所感动,所以才有后来的五十万奖金,以后只要有赚钱的机会也就有“名目”有“理由”再继续给她发奖金。

    以自己现在赚钱的能力来说,随便给桑秋霞发几笔奖金就足够她母亲治病所需,以奖金的方式也不伤及到她的自尊心。

    正沉思中,忽然一声清脆如银铃的女子声音响起:“许东,你在么?”

    许东抬头一看,见是青春无敌又如花似玉的牟思晴,今儿个似乎更显得年轻漂亮,笑了笑就随口答道:“你也问得无敌了,明明见到我在这儿还问‘在么’,你说在不在?”

    牟思晴愣了一下,静了下来,隔了几秒钟才又说:“许东,帮我个忙,跟我去个地方行不?”

    许东盯着笔记本上屏幕,头也没抬的就说道:“你直说不就好了?还要转弯抹角,你要当真去哪儿我说‘不’能行吗?搞不好你又是手铐上身铐着我去……”

    牟思晴又是一愣,沉吟了一下才道:“我几时铐了你……哦……你……你认错人了吧?”

    许东一呆,抬头盯着她看,忽然间全身一震,脸红心跳的手足无措起来,嘴里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是牟……牟思怡?”

    “你也问得无敌了,明明知道是我还要问我是不是‘牟思怡’?”

    许东又是狼狈,又是脸红,讪讪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的确可以肯定这个女孩子就是牟思怡,本来就觉得有些异样,但因为跟牟思怡没有多少接触,最近又几乎天天跟牟思晴“混”在一起,两姐妹又几乎生得一模一样,不经意自然就认错了!

    再说许东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没想到牟思怡会来当铺找他,实在是没有料到!

    牟思怡几乎把许东刚刚对她说的话“奉还”,一双俏眼盯着许东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特别可爱。

    许东的心一下子就乱了!

    他在牟思晴和桑秋霞这两个美女面前脾气那是又臭又硬,说话行事都不落半点下风,脑子里也想得特别细密,但偏偏就是在牟思怡面前就没了“自我”,乱了方寸!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心思缜密,牟思怡远不如她的姐姐牟思晴,甚至还不如桑秋霞,除了漂亮和单纯,她冷艳机智不及姐姐牟思晴,温柔善良不及桑秋霞,又是个高高在上身份绝尘的牟家小公主,自己与她的身份地位相差十万八千里,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也丝毫不过份!

    为什么自己还是对她念念不忘?

    许东想不明白,而且现在他也分不开心思儿去想,在牟思怡面前他平时的聪明才智根本就被抛到九宵云外去了,哪里还剩一丝半分?

    牟思怡把脸凑近了些,这个举让许东禁不住往后缩了缩。

    “许东,我知道你跟我姐有些‘合作’,我有件事需要帮手,又不方便找同学,不认识的人就更不好意思说了,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了你,我又跟我姐问了你的地址,然后就来找你了,怎么样,帮不帮?”

    看着牟思怡俏脸如花的盯着他,许东一颗心早已经七零八落的乱了,牟思怡嘟嘴似乎是“生气”的盯着他问,他哪里还能“拒绝”得了?

    “到底帮不帮我?”牟思怡见许东“默不作声”,又催问着,似乎他再不回答她就会转身走人。

    “帮……帮……我帮……”

    许东醒悟后又结结巴巴的马上点头回答,什么自尊,什么矜持,在此时统统都不知去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