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钓鱼法则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怡听这两个伙计的介绍也差点晕了头,说得太多,而且听起来似乎都是好东西,都是适合送男士的好礼物!

    沉吟了一下,牟思怡才问道:“多少钱?”

    问到这个实质性的东西,两个伙计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各说各介绍的物品价格。

    “一千七……”

    “两千三,这个两千八……”

    说了一大串物品的价格,牟思怡不禁皱起眉头来,看起来这些东西都不错,而且听两个伙计介绍得也挺好,怎么都只是些只值几千块的东西?这么便宜的东西怎么能送给他?

    看见牟思怡皱眉,两个伙计还以为她嫌贵了,其中一个就试探着问:“小姐,你大概要什么价位的?”

    牟思怡张口想说,但忽然又“警觉”起来,就算她有钱,但却不是傻子,那伙计这么问,她要是说“我要买值一百万的东西”这种话,那肯定就是傻子了,说这种话,对方不敲她才怪了!

    所以牟思怡停下来一沉吟,这才说道:“有没有更有价值些的珍品?这些太普通!”

    两个伙计都是一愣,这才发觉他们都想错了!

    这个漂亮得出奇的女孩儿并不是要“便宜”东西,而是要“贵”的东西!

    显得特别机灵的那个伙计赶紧给牟思怡指了一件“玉”器说:“小姐,你看这件古玉盘,是明代的物品,无论是玉质,还是做工,都很不错,你看看……”

    牟思怡不懂这个,看这件玉盘儿外形确实不错,淡淡的乳白色表层上又略带一些“古旧”的颜色,与新鲜的现代玉器有明显的不同。

    观察片刻后,牟思怡抬头问那个伙计:“这个要多少钱?”

    那伙计望了望同伴,又瞄了瞄牟思怡,试探着说道:“这个……这个因为是古……古玉,价格所以不……不便宜,要……十七万八……”

    他说这个价码的时候,还是很心虚的瞄着牟思怡,要是她对这件玉盘有兴趣,但又觉得这价格离谱的话,他就马上见机行事,把价格降下来,既要降价,又要对方不觉得他降价不是玉盘不值那个价,而是忍痛减价!

    牟思怡一听这古玉盘还只值十七万多,虽然不算便宜了,但还远达不到她想要的层次,所以都没多考虑的就摇着头道:“有没有更好的?”

    那伙计一愣,跟着又瞄了瞄柜台后的老者,犹豫了一下还是跑过去在那老者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老者抬起脸来瞧了瞧牟思怡,眼神有些诧异,他还真没料到这两个年轻男女不只是逛逛而已!

    这时候,基本上都没人去注意一起来的许东,他其实就在两个伙计旁边看介绍着的“古玉盘”。

    那玉盘只有些许的,极淡的宝气,按许东的经验来说,这玉盘玉倒是玉,只不过是质地最差的劣质玉,然后加工做旧,这东西肯定是“赝品”,那伙计还敢开“十七万八”的高价,真是很气人!

    不过许东也因此想到这一行的生意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欺诈和水份,要不是他有能看到宝气的能力,现在的他在这个店里还不是跟牟思怡一样,就是等着给人“宰”!

    而牟思怡还不满意,还要更高“价值”的东西,以这个情形来看,她也只有上更大的当而已!

    坐柜里那个“掌柜”模样的老者又看了看牟思怡,这时注意起她来倒是被她的清丽脱俗的容貌和富贵气质“震撼”到,有这种气质的人就算年轻,恐怕也是真有可能掏个惊人的价钱来买“古董”吧?

    如果牟思怡中意那件十七万八的玉盘,以许东现在看到的那一丁点儿的宝气来估计,所谓的“玉盘”可能最多值个几千块钱而已,吃亏就大了,不过看牟思怡现在似乎还不“满足”的意思,想要更“贵”的物品,但是看这家店的这些“货”,只怕是越贵的就上当越大!

    “请稍等一下!”老者一沉吟后笑着说,然后转身进了里间。

    许东一见他的笑容就觉得似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那种感觉,不知道这老头会拿个什么东西出来!

    牟思怡悠闲的等着,伙计看得出来她也不是跟他们老板一样喜欢喝茶品茶的人,所以赶紧去拿了一支冰冻的矿泉水过来。

    几个人似乎都忘了许东的存在,包括牟思怡自己,这会儿在伙计和掌柜热情的招呼和介绍下,她都没想到要许东给她建议,似乎她自己完全就能搞定!

    牟思怡拧开矿泉水瓶盖,浅浅的泯了一口,没几分钟,老者抱了一个很“古典”的小木盒子出来,木盒子有一尺见方,约二十厘米的厚度。

    许东是盯着的,他倒是想看这老者会拿出个什么东西出来。

    木盒子上确实冒出一抹淡淡的青色气雾,是宝气,但很淡,按这个宝气的浓度来看,不管它是个什么东西,其价值最多也就在一万以内,而不是以上!

    不过让许东吃惊的是,在盒子后角的位置处却冒着一股很“浓”的绿色宝气!

    这让许东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老头给牟思怡的是宝气很淡的那个物件呢还是宝气很浓的物件?

    按宝气的浓度来估计,绿色宝气的物品价值绝不会低于五百万,这是个“珍品”!

    老头很“小心”的把盒子捧过来,放在店面中的柜台上,一边打开一边对牟思怡介绍道:“姑娘,如果你是要送人,并且是男士的话,我店里这件羊脂玉雕就很合适,贵重,大气,又显身份!”

    牟思怡一听这个话就很高兴,瞧着老者打开木盒子,盒子里并不是一眼就能看到他说的“物品”,而是一个黄色丝绸包裹着的东西,然后一层一层的把黄丝绸打开,快要露出里面的东西时,那个体积看起来已经很小了!

    最后一层丝绸揭开,露出来的是一抹乳白色!

    这是一个长方形的物件,乳白的颜色看起来很“吸引人”,长约七八厘米,上圆下方,上边的圆柱形雕刻成一只“狮子”,下半是四面的方开柱体,看这样子,就跟一枚“玉印章”差不多!

    老者把这东西拿出来摊在手心上,然后介绍道:“这是一枚上等的和田油脂玉,姑娘,如果你是送给男性朋友,或者未婚夫之类的人,这枚还没有刻名儿的玉鉴就很合适,上等油脂玉现在几乎是以‘克’论价的,昂贵得很,送给男士就特别显身份,如果他是开公司或者机关干部,这个玉鉴就可以请高手名匠刻上名字,有价傎百万的名章印鉴,自然显身份了!”

    牟思怡一听就露出“喜悦”的表情,老者边说的时候就在“审试”她的表情,他也有意露了个“价值百万”的话来,如果对方这个漂亮小姑娘嫌贵了的话,肯定是有表情的,但她一脸喜悦,丝毫没有嫌贵的意思,他马上就感觉到有一大笔钱要赚到手中了!

    许东见老者从木盒子里拿出来的“油脂玉鉴”是那个宝气很淡的物件,顿时就知道他是要“榨”牟思怡一笔钱了。

    但是那股子浓的宝气又是什么?许东盯着木盒子沉思,老者此时木盒子已经完全打开,给撇在旁边,丝毫没有注意或者“重视”。

    而木盒子边角处还冒着那股浓厚的绿色宝气,许东可以肯定,冒出宝气的肯定不是那个木盒子,而应该是藏在木盒子中的什么东西。

    木盒子已经是打开着的,瞧它的厚度和大小形状,要再藏个什么东西已经很难了,那藏在其中的宝贝究竟是什么?

    看这个状况,恐怕那个“掌柜”老头自己都不知道这木盒子里“别有洞天”了!

    许东颇有些紧张,心想是不是想个什么法子从这老头手中把木盒子“买”过来?

    这肯定需要些手段了,老头肯定是个奸狡巨滑的老狐狸,要是自己露出一丁点儿想要那木盒子的意图,恐怕就会引起他的注意,所以即使想要,还得想隐秘法子。

    再说还有一点也是许东不敢确定的,那就是老头到底知不知道这盒子里藏有价值惊人的“珍品”?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意图就不必要说了,说了也是白说,想从“虎口”里掏食,除了以高出那东西价值的金钱外别无他法!

    牟思怡此时完全是被那个“玉鉴”吸引住了,端详了好一阵才问老者:“老板,这个玉印鉴要多少钱?”

    老头瞧着牟思怡美丽的脸蛋沉吟着,片刻才回答:“这个……我也不瞒姑娘,现在的和田羊脂玉很稀有,就是籽玉通常也是三五十万一公斤,而打磨出来的上等脂玉已经是按‘克’来计算的了,像我收藏的这枚印鉴按市场来说,至少要值一百二到一百五十万左右,不过我瞧姑娘真是有心买,而且还是要送给……呵呵,我猜应该是你喜欢的人吧?呵呵,那我更应该帮姑娘圆这个心愿了,所以我给一个你好我也好的价码,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吧,长长久久,长长久久!”

    牟思怡听着老头说这一番话已经喜笑颜开,微微点头回应,她才不管这个印鉴是一百二十万还是一百五十万,“长长久久”这个“奉承话”她听着才是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