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四章 真假玉鉴
一本读|WwんW.『yb→du→.co
    “好,这个价挺好!”牟思怡根本就没想起叫旁边的许东“参考”一下,她觉得满意了就好,一边说一边又从挎包里取出钱夹来掏出一张信用卡,“可以刷卡吧?”

    “可以可以!”眼镜老头见如此顺利,脸上禁不住露出微微笑意,一边招手叫来伙计:“正华,刷卡,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九大顺!”

    “等一下……”

    就在老头和店里两个伙计以为这钱赚定了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说话了!

    这个人自然就是许东了,见几个人都扭头盯着他看时,这才不慌不忙的说:“老板,我们确实是有心来买东西的买家,俗话说做生意诚信为本才能长久,你开的价也是长长久久的意思,既然想要做得长长久久,那还是给点诚意吧!”

    眼镜老头和两个伙计顿时呆了一下,尤其是眼镜老头,他听着许东这话又是疑惑又是不解,难道这个年轻人看出什么不对了?

    但是应该是不可能啊,以他这个年纪哪有那等眼力?

    牟思怡虽然不懂技巧,没有眼力,但她却不傻,刚才确实听着奉承话很舒服,老板的话简直说到了她心里头,但是许东这一阻拦让她马上就记起了还有许东这个“专家”来,自己都忘了还有他的存在!

    许东忽然开口说这样的话,牟思怡自然觉得有问题,她再有钱却也不想花冤枉钱,做生意的当然是要赚钱,她能接受六十万,七十万的本金卖一百万,但却绝不能接受十万的本金卖一百万的高价!

    “这位小朋友……”眼镜老头赌定许东只是想“砍价”,不是真的懂这个,脸色一沉,当即愠道:“话不可以乱说,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为本,和气生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东淡淡道:“嘿嘿,老板,别的我也不说了,我就这么说吧,如果你真想做成生意的话,还是换一件来看看,这一件,嘿嘿……”

    眼镜老头听许东“不清不楚”的说这一番话,心里真是又惊又疑,听他的意思隐隐说这玉鉴肯定是远不值一百万的价,既然这么说,那他肯定是看得出来,有那个眼力技术,只是他的话又并没有摆到明处,不知道他是故意拿这种话来“砍价”呢,还是给他一个“面子”?

    在同行中,通常用这种不明说的话那的确是表示给“面子”,让对方有个台阶下的意思,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最多也不过二十岁吧?这样的年纪,怎么可能懂技术?

    眼镜老头沉吟半晌,瞄了瞄两个伙计,他这两个伙计都有些“跃跃欲试”的劲头,想“喝斥”许东。

    眼镜老头当即一递眼色,吩咐这两个伙计:“去做事!”

    把两个伙计弄走后,眼镜老头见牟思怡也沉默下来不作声,知道她还是生了“疑心”,犹豫着又试探性的问许东:“小兄弟,我看你……还在念书吧?”

    许东淡淡道:“没念,入社会工作了,算起来跟老板也算是同行吧,就在后边那条街做典当!”

    许东没有转弯抹角的遮掩,他想着以后基本上就是干这一行,没必要隐瞒,以后跟铜城的同行们肯定是有生意来往交流的,所以明明白白的就说了出来。

    眼镜老头一怔,诧道:“你……也是做这行的?是……哪一家?”

    因为眼生,再加上许东太年轻了,虽然他自己说了也是干这一行的,但眼镜老头还是猜测他可能是哪个典当铺的伙计学徒工。

    再说典当铺毕竟比他们古玩店在“古玩”这方面逊色远了,很多典当铺根本就跟“古玩”沾不上边,大多数干的是“当”和小额财务生意。

    许东点点头道:“就是后街的牛哥典当铺,我跟老板牛向东牛叔私人关系好,最近他又忙女儿念大学的事,所以让我入了股,暂时替他管理当铺,我又有意往古玩方面的生意扩展,以后免不得还要跟你们打交道……”

    眼镜老头顿时明白了,原来这年轻人真的是给“面子”,看来他就算不是个“高手”,至少也是懂一些,难怪他并没有把话说到“明处”!

    沉吟一阵,眼镜老头瞄了瞄牟思怡,然后又问许东:“你……小兄弟,你跟这位小姑娘是什么关系?”

    许东当然明白眼镜老头的意思,他是问自己跟牟思怡到底什么关系,如果只是“萍水相逢”的淡漠关系,那就不必为她伤了和气,但如果牟思怡跟他关系很“深”,这一单“诈”的生意自然就谈不成了!

    许东笑了笑,点点头回答:“老板,您还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来看看吧!”

    眼镜老头一听就明白了,许东这话就是明白告诉他,欺诈漂亮女孩的这笔生意做不了,如果他不拿出真正值那个价的物品,这笔生意自然就黄了,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

    许东的意思摆得很明白了,那就是说这枚玉鉴不值那个价钱!

    眼镜老头沉吟了一下,觉得还是有些不甘心,他觉得许东可能就是在耍“诈”,他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眼力?

    “这个……兄弟,你看看……”眼镜老头一沉吟,然后指了指店面里的所有物件,“你看看这些东西,哪一件最有价值?”

    许东知道眼镜老头还是在“考”他的眼力,木盒子里藏着的秘密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所以自己也不会去提醒,见眼镜老头说了这话,也不多加考虑,摊摊手道:“老板,你要我说真话?”

    眼镜老头心里一震,但不得到“答案”他又心有不甘,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道:“说吧!”

    许东也不去看那些柜台里的物件,不置可否的说:“小东小西的我也不议论,超过三千块钱的东西,呵呵,超过这个数的东西我一件都不会要!”

    眼镜老头脸色一变,虽然他有心理准备,但许东说得这么“透底”,让他一下子还是又尴尬又脸红!

    这店面里的货虽然琳琅满目,但确实如许东所说,超过两千块的进价物件是一件都没有!

    而牟思怡脸色也变了变,心里着实不舒服,看来她还是估计高了,心里想着那玉鉴如果只值十万块而卖给她一百万,她肯定是不痛快的!

    但听许东这么一说,她还远远没猜到底,许东说“超过三千块他都不要”的话,让她心里凉到了底!

    不知道是许东在“胡说八道”呢,还是他只是想“砍价”,牟思怡心生疑虑,一双眼紧盯着眼镜老头,看他是什么反应!

    如果眼镜老头不吭声不反驳,那就说明他心里有“鬼”,不敢反驳,如果他马上跟许东起争执,那说明他心里不服!

    说实话,牟思怡是然望眼镜老头“强力反驳”的,但眼镜老头却是脸色有“愧”,讪讪然的望着许东。

    牟思怡心里一沉,脸上顿时浮起些恼羞成怒的表情,这老头好奸恶,居然差点就拿了一件只值两千块钱的东西卖给她一百万!

    骗了她倒也罢了,但她这东西是拿去送给“心上人”的,他又是懂这个的,要是自己去跟他说花了一百万买来送给他的,他还不“笑掉大牙”?

    眼镜老头见许东如此肯定的表情,心下也不怀疑了,这家伙虽然年轻,但是看来还真是个懂行的高手!

    一般的人就算懂行,他这店面中这么多的物件,再辨认也得花费不少时间,在短短时间中就能确定这么多的东西都不是值大钱的物件,那眼力可不是“普通人”!

    眼镜老头讪讪笑了笑,赶紧又说道:“呵呵,你们稍等等,我进去就来……”

    许东示意请便,眼镜老头马上就进了里间,牟思怡瞄了瞄他,脸色很有些不悦,但这个“不悦”还是不是针对他的,应该是眼镜老头这事惹恼了她!

    再一会儿,眼镜老头又出来了,这次出来手中捧了块红绸小包。

    红绸小包的大小跟之前从木盒子里取出来的丝绸小包裹差不多,层层包裹打开来,最后露出来的也没出许东意料,跟那个不值钱的玉鉴一个样儿,外形模样几乎一模一样。

    牟思怡见这东西跟之前的玉鉴完全一样,她瞧瞧这个,再看看那个,疑惑得很,这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甚至要人分辨出来哪个是哪个,只怕都很难了,就像一双孪生兄弟姐妹一样,穿了同样的衣服,弄了同样的打扮,站在一起恐怕也是很分辨得出来了!

    这自然是难不倒许东的,在眼镜老头把红绸小包拿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到宝气流露,这东西肯定就是真的了,而且价值不菲,按宝气的浓度来估计,至少是不低于一百万!

    许东对羊脂玉不熟,但这玉鉴宝气颇浓,应该是真的和田玉,质量也应该相当不错。

    眼镜老头瞟着许东,嘿嘿笑着问他:“小兄弟,你再看看这个,怎么样?”

    许东侧头对牟思怡点了点头,说:“这是符合你条件的东西了!”

    牟思怡看了这一阵都没能分辨出来有什么不同,听许东这么一说,索性把两个一模一样的玉鉴混在一起,胡乱扰动交换位置,转了几个圈,谁也瞧不出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的了,她这才问许东:“你看看这有什么不同?哪个是之前的,哪个是现在的?”

    牟思怡的动作让眼镜老头也有些失措,这两件玉鉴放在一起,他也得费一阵工夫才能辨认出来,还得借助鉴别仪器。

    而许东只不过随便瞄了一眼就伸手拿了其中一个摆到牟思怡眼前,说:“这个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