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看走了眼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怡自然不信,歪着头儿问他:“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

    许东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笑而不语。

    眼镜老头也有些疑惑,犹豫了一下当即伸手把那枚玉鉴拿到手中,然后取出放大镜慢慢观察,他对这枚玉鉴自然很熟了,熟到其中的特点和只有他才看得出,经过辨认,结果他还真的大吃一惊!

    许东随手挑的那枚玉鉴居然就是真的!

    这已经不能说是许东是赌“运气”的,但是仅凭肉眼瞄一眼又怎么可能看得出来真假?

    两个伙计和牟思怡不知道这其中的难处,但眼镜老头却是清楚得很,任何一个懂行的高手都没可能瞄一眼就能分辨得出来真伪,所以说,他还是认为许东只不过是靠“运气”,运气好罢了!

    不过不管是运气还是真本事,眼镜老头此时都落在了“下风”上,因为之前他已经“拿”出了十七万多的玉盘儿和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假玉鉴,而这两样都被对方那个年轻人说不值“三千”,而他本人又没拿出能够“反驳”的理由来!

    漂亮姑娘又一直是站在旁边亲眼看着,亲耳听着的,原来就准备马上刷卡要买的,但现在却“沉默”等待着,无论怎么解释恐怕都是很“苍白”的!

    眼镜老头沉吟着,还真是不好意思开口问牟思怡给真玉鉴什么价钱,只好对许东说道:“小兄弟,别的也就不多说了,这个玉鉴吧,我看你也是同行,是个高人,我也不跟你介绍了,你开个价吧!”

    眼镜老头觉得无论他说什么,恐怕漂亮女孩都不会相信,索性叫许东说,他跟那漂亮女孩是一起来的,既然是懂行的,漂亮女孩应该是相信他的话,不如让他来说吧!

    许东此时心里有他自己的心思,牟思怡虽然有钱,但他还是不想让她吃亏上当,毕竟是自己陪她来的,该尽的责任还是要尽到!

    当然,主要的目的还是要看看能不能从眼镜老头手中把那个“木盒子”弄到手,而且还要不让他起疑心才行!

    看看牟思怡,她正望着他,许东当即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现在这个“玉鉴”是真东西,他也没开价,但既然没说价码的话,想必牟思怡也明白,这真玉鉴至少是能值得起眼镜老头开的那个价钱。

    牟思怡见许东说店面中的东西没有一件能值“三千块”的话后,眼镜老头居然没“反驳”,自然也是相当的恼火,心想幸好带了许东来,要不然就会吃个大亏!

    纵然她们家有钱,但牟思怡可不是奢侈浪费的人,想想眼镜老头刚刚拿出来的东西,一个要她十七万八,一个要她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差一块钱就是一百万,亏她还想着对方要是以十万八万本钱的东西给她这个价她都不能接受,没想到对方更离谱,拿一两千块钱的东西给一百万,说他黑心都不恰当,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这时候虽然眼镜老头又拿出来真正值那个价钱的玉鉴,但牟思怡的恼怒可是一点都没消减,看着眼镜老头脸上些许的“尴尬”表情,她低低的咳了一声,然后才说:“十万块吧!”

    牟思怡这个话立时让眼镜老头愕然起来:“那……那怎么可能?”

    许东心想牟思怡脑子转得还算是快,知道“顶”一下眼镜老头。

    “什么可能不可能?老板,你是卖,我是买,既然是买卖,自然就有开价还价,你觉得不可以那就不卖,何况你刚刚不也拿了只值一两千块的东西要卖给我十七八万和一百万,那个就可能了?”

    牟思怡不认识他,自然不用给面子,想想她刚才一番雄心的想给“他”买礼物,如果不是许东的“阻拦”,她肯定已经刷卡买单了,这样的当,想想就恼怒,怎么可能还给对方面子?

    别看眼镜老头年长,但长者没有长者的“德”,不做诚心生意,老而为贼,牟思怡可不会给缺德的老者“尊重”,张口就开了十万块钱的价码!

    虽然许东没有跟她提建议的价钱,但是牟思怡也清楚,既然许东没有说这个话,那自然就表示眼镜老头拿的这枚真的玉鉴在价值上至少是不低于一百万的!

    其实牟思怡也是想错了,不是许东不说,而是他也不能确定这玉鉴真值多少钱,他只是按宝气的浓淡来估计物件的价值,他是估计这玉鉴的价值应该不在一百万以下,所以就没提价钱的话。

    只是牟思怡张口开的“十万块”显然还是太低了!

    眼镜老头苦笑起来,尴尬的笑了笑,只好摇摇头道:“那就不好意思了,二位,对于之前的事,我只能说抱歉,小兄弟既然也是做这一行的,那就不用我解释了,现在开店的,有哪家不是这么干?小姑娘开的十万块价钱,那是没可能合作了……”

    话是这么说,但眼镜老头话语中还是带着不舍的味道,只是他“丢脸”在先,说不起硬话了。

    牟思怡无所谓的马上就回答:“好,那就这样吧,许东,我们到别处去看看……”

    掏钱的还怕拿钱买不到东西?加上在这儿还差点上了大当,牟思怡压根儿就不想在这里继续下去,所以她是故意开了个眼镜老头不可能答应的低价,气一气他,还还怨气,然后去别家再看看。

    眼镜老头顿时知道这生意是做不成了,很有些懊悔,像这个漂亮小姑娘这么爽快的客人真的很难找,很难碰得上,现在的客人哪个不是精得跟猴子似的?

    许东见牟思怡要去别家,当即收了心思,笑着对她说:“算了,现在要找真有价值的真品也不容易,既然他这玉鉴是真的,又合你心意,我看就好好谈谈吧……”

    “对的对的……”眼镜老头没料到许东竟然帮他“说话”,又兴奋又着急的赶紧解释,“现在真品是越来越少,不是我吹牛,现在要找上等的和田油脂玉那可是难上加难,我这枚玉鉴可是珍藏了好几年的珍品,记得是在六年前花了八十八万港币拍回来的……”

    眼镜老头这时说的话还是绝大部份是真实的,当然,价格上还是撒了谎,他那时花的不是“八十八万”,而是四十八万港币,不过六年前的价值放到现在翻一番也是不奇怪的,叫百万的价码也算是正常。

    牟思怡本来是立心要去别家看看再说,但许东“揭露”了眼镜老头后居然又不走,劝她继续谈生意,她倒是有些奇怪了,许东明明说了他这店里的东西不值钱,虽然最终拿了个值钱的玉鉴出来,但要不是许东“眼力”好,依然还是上当!

    想想这口怨气难消,不如去别家好了,又何必在这家瞧着眼镜老头那“贪婪”的样子生气?

    但是许东却偏偏在揭露后又劝她就在这儿继续谈生意,难不成除了他们这家外别家就没好东西卖了?

    其实许东也是真明白,眼镜老头说的也是真话,现在的生意人有几个是讲诚信的?去别家跟家一个样,人家能骗则骗,毫无道义可言,而他之所以不去别家,也不是说别家也不讲诚信,主要还是那个木盒子里的东西吸引着他!

    眼镜老头现在说的话,许东依然还是不全信的,而牟思怡也是撇了撇嘴,摊摊手道:“我也懒得还价了,许东,你替我说个价钱!”

    既然是许东劝止她离开,仍然在这里谈,那她就不如把讨价还价的事交给许东这个“行家”去办,他能识别得出真伪,让他来谈价钱就是最合适的,要不是他的阻止,自己肯定就吃了一百万的亏了!

    许东点点头,牟思怡很明显的“恼”这老头,他说就他说吧,不过牟思怡之前就示意过心理价位的话,他心里也有底。

    “老板!”稍一沉吟,许东就对眼镜老头说道,“我给你开个价吧,八十八万,这是个大家都喜欢的数字,你好我们也好,你发我们也发,怎么样?”

    眼镜老头脸色有些犹豫,说实话,这个价比起他的心理价位肯定是低了些,但以他真实成本购价来看的话,也不吃亏,况且说,他这枚玉鉴也算不得最顶级的油脂玉,只能算上等,八十八万人民币虽然算高,但也不是很低,不算离谱,对方开这个价,也算是有诚意的!

    这比起漂亮女孩开出的“十万块”就有诚意得多了,当然这不赖漂亮女孩,赖他自己,不过在他心里面来说,赖的其实是许东,因为他露了底,这也是因为自己看走了眼,没看出他是个鉴定高手!

    漂亮女孩既然说了让这个年轻男子作主,那他开的价肯定就算数!

    眼镜老头犹豫片刻,然后苦笑着对许东说道:“小许,我也说实话,你开的这个价,我能看得出来你们是诚心要买这玉鉴,但价钱确实是偏低,这样吧,你再加点,再加点……”

    “不加了!”许东皮笑肉不笑的一口就回绝了,虽然不是他的钱,他也不想“任性”,而且他也没料到自己在生意上会如此的“冷静”,换了一个月以前他怎么想得到现在他随便开口就是几十甚至几百过千万的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