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背景
一本读|WwんW.『yb→du→.co
    但凡是有钱赚的生意,哪怕是赚得少一点,那也比不赚好,所以眼镜老头感觉到许东的“硬”,心里也有些“摇动”,又想价高一点,又怕弄丢这笔生意,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一男一女别看年轻,但绝对是真买的客人!

    但是许东对他加价的回绝似乎是斩钉截铁一般,眼镜老头瞄了瞄牟思怡,而她纯粹是不想在这儿的表情!

    这个漂亮女孩不做作!

    这是眼镜老头得出来的结论,既然她有钱,有钱人自然不会想着自找气受?

    “好,就算交个熟!”眼镜老头犹豫一下,跟着就猛的一点头,拍了一下手答应了,八十八万就八十八万吧,反正亏是不亏的,只是利润小,没能平空赚一大笔真是可惜了!

    牟思怡这时对许东在辨识古玩玉器之类的本事还是比较信服了,所以他谈成的“八十八万”价格她还是没有要多考虑的意思,虽然不满意眼镜老头的不诚信,但她终究是要买一件够格的物件,如果许东帮她挑的这个玉鉴是真品的话,对这件东西她还是满意的!

    “刷卡,我签单!”牟思怡再拿出了她的信用卡,面无表情的递给了眼镜老头。

    眼镜老头也有经验,牟思怡的这张信用卡是一张国有大行的钻石“无限卡”,这种卡了额度一般都会是以数百万的基数起,而且使用这种卡的人几乎都是商界精英。

    这个漂亮姑娘显然还算不得是“商界精英”,瞧她的模样还不到二十岁,能使用这种卡很明显是父母长辈的原因,而且一般有钱人家就算是给子女用卡,大多父母长辈都只是给子女“附属卡”,而不是这种独立使用的无限卡,由此可以想像这个漂亮女孩家庭来头肯定非同凡响!

    眼镜老头没有让伙计来做,他自己亲自拿了移动poss机,插卡刷单,这个卡是免密输入的,刷卡后签字。

    刷卡的单据打出来,眼镜老头堆着笑脸亲自送到牟思怡面前,笑着说:“姑娘,麻烦再签个名字吧!”

    牟思怡接过单据和笔,就在柜台上刷刷刷的签了自己的名字:“牟思怡”三个字!

    眼镜老头嘴里默默的念了一声:“牟……思怡?”

    这个名字他是没听过,但铜城姓“牟”的却是有一家了不得的人家,那就是铜城首富牟观景,这个牟思怡与牟观景有没有什么关系?

    眼镜老头一沉吟,然后堆着满脸的笑容试探着问牟思怡:“呵呵,姑娘原来姓‘牟’啊,不知道与牟观景牟总这个牟家有什么关系不?”

    牟思怡表情一肃,她可不想自己偷偷买礼物送给男人的事让父亲知道,但这眼镜老头只看一下她的信用卡单据签名就猜出来了,倒是觉得有些头疼!

    “没……什么关系!”迟疑了一下,牟思怡就否认了,又似是开脱的说道:“我们做我们的生意,干嘛扯上他人?你卖你的,我买我的,别说闲话!”

    这时候,牟思怡对眼镜老头是越来越没什么“尊重”的意思了。

    眼镜老头何等“奸滑”?从牟思怡有些“急”的表情中就看得出来,这个漂亮女孩子跟牟观景绝对有“非常”的关系!

    这让他心里很震惊,如果这女孩子是牟观景的“亲属”,那他之前拿假货骗她的事要是传出去给牟观景知道了就是个大问题!

    原来还觉得真玉鉴八十八万卖了还觉得有点儿吃亏,这时候眼镜老头却觉得他连八十八万的价都要贵了,如果一早就以这枚真的玉鉴做生意,即使价钱叫得再高一点倒也没什么,毕竟牟观景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但糟就糟在他拿了假的东西来骗牟思怡,恐怕牟观景知道了一发怒就能让他在铜城呆不下去!

    这时候他倒是求神保佑这个漂亮女孩与牟观景千万没有什么关系!

    至于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眼镜老头知道要查证是一点都不难,找与牟家熟的人一打听就知道了,眼下虽然不能确定她跟牟观景有没有关系,但留个退路总是好的!

    眼镜老头犹豫着是不是要跟牟思怡说取消交易,或者是退她一部份钱,但又觉得这时候无论怎么说都是“理亏”的,一时就沉吟犹豫起来!

    许东眼见这笔生意做成,眼镜老头又提了“牟观景”的名字,心知他肯定是猜测到什么了,不如趁他心乱的时候再试探木盒子的事,看看他是不是知道木盒子里的秘密,要是知道就打消想弄到手的念头,要是他不知道倒是可以捡个“便宜”!

    “老板,既然生意做成了,呵呵……”许东一边笑着一边指着还摆在旁边的那个放了假玉鉴的木盒子说道:“老板,你那个东西也卖给我吧,拿回去自个儿研究研究……”

    眼镜老头一怔,诧道:“你要……要那个?”

    许东笑道:“是啊,老板,我们干这一行的讲究的是眼力,你这东西卖给我拿回家有研究价值,我能够辨别出来,那也是因为研究得够多……”

    眼镜老头“哦”了一下,有点恍然大悟的表情,这个理由说得是,搞古玩玉器收藏这一行,最好的鉴定练习就是把假货真品研究透彻,看来这个年轻小伙子技术的确很强,要不然他怎么能看一眼就认得出真假?

    “既然是你们要,算了吧,这个……这个……”眼镜老头赶紧讪讪笑着回答,“这个就不要钱,送给小兄弟得了……”

    这东西是个赝品,虽说是值不了钱,但也不是全无价值,至少制作和原材料也还是要花千几百块钱的,但要说收点费却又显得太“小气”了,索性大方点送给他,这时候还只嫌这东西不值什么钱,还想着送个值个十万八万的东西给他们,用来弥补一下之前结下的“怨子”!

    不过许东却不想占他这个便宜,摇摇头正正经经的说道:“那可不行,一是一,二是二,该怎么样的就怎么样,我这个人啊,嘿嘿,是既不想被人占我的便宜,也不想我去占别人的便宜!”

    眼镜老头又不知道许东跟牟思怡是什么关系,但他们两个是一起来的,是同伴,这是不用置疑的,听许东说这个话也不像是“赌气”,他一时也猜测不出来许东是什么意图!

    许东一边说一边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钞票来,数了二十张,然后放到眼镜老头跟前的柜台上,淡淡道:“老板,这是两千块,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我把这枚玉鉴就算买下来了,你我就算圆满成交,行不?”

    两千块钱对眼镜老头来说自然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但他就是担心许东没拿到什么“好处”而去向牟观景告发他,又不方便当面问他牟思怡跟牟观景是不是亲属关系。

    许东见眼镜老头犹豫不决的样子,当即又问他:“老板,东西我就买下了,回家去好好研究研究,期待以后把眼睛练得更利一些,嗯,老板,可不可以把……”

    说到这儿,许东这才指着摆在旁边那个木盒子子说:“老板,你可不可以把这个木盒子送给我继续装着这枚‘玉鉴’?”

    “没问题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眼镜老头自然是连声答应着,值钱的东西都要送,更何况他要这么个不值钱的小玩艺儿了!

    一听眼镜老头这个口气,许东就百分百确定他是不知道木盒子里藏有的“秘密”了,心里忍不住的欣喜!

    这样的“淘宝”不是偷不是抢,全是靠他能看到宝气的特殊能力,也没什么“过意不去”的感觉,况且这个眼镜老板是个大大的“奸商”,不占他的便宜占谁的便宜?

    再说还有一点,这眼镜老板自己就是个十足十的“高手”,但他的高明只在于鉴定辨识物件的眼力技巧上,却没有能看到宝气的“非凡”能力,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能者为上”的世界,他不如自己自然就要吃亏了,这没什么好说的!

    眼镜老板赶紧把木盒子拿过来,再把假的玉鉴放进去,合上盖子,这才递到许东面前,笑着说:“小许兄弟,这个东西……呵呵,这东西不值什么钱,但偏偏又还收了你的钱,我……真是不好意思……”

    许东捧着木盒子似笑非笑的说:“这可没什么不好意思,你出价,我觉得值才会买,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才能拍得响手掌,做得成生意!”

    眼镜老板没有流露一丝知道那木盒子秘密的神色,许东一直都在观察着他,看看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不过假装不知道的可能性小,这眼镜老板本来就贪婪,如果他知道木盒子里藏了很值钱的珠件宝贝,那是绝对会露出“舍不得”的表情,而不是现在这种完全没“可惜”的表情。

    许东呵呵假笑,他当然不会就在这儿查看木盒子的秘密,甚至都没多瞄一眼,仿若这就是个他随便扔两千块钱换来的“垃圾”,无所谓它“在”还是“不在”!

    牟思怡扭头问许东:“可以走了么?”

    “走了!”许东点点头,再跟眼镜老板扬手示意了一下这才跟牟思怡一起离开。

    两个人前脚才离开店里,眼镜老头当即招手叫来一个伙计低声吩咐:“你赶紧去郭旭那儿悄悄打听一下牟观景的家庭成员,看看这个姓牟的小姑娘跟他有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