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八章 木盒子里的秘密
一本读|WwんW.『yb→du→.co
    电梯口很多人等,几乎所有人都盯着脸红红又双手无空的桑秋霞,看美女就是一种享受,看她双手无空的样子,很多男子几乎就想出声出手帮她的忙。

    但是桑秋霞等电梯的时候又瞄了瞄许东,问他:“你……你怎么有空来了?”

    “路过,顺便!”许东淡淡的回答。

    “哦……”桑秋霞应了一声后又闭着嘴不说话了,不过她脸上却是又娇羞又喜悦的表情,只是她却没想到此时几乎“惹恼”了所有在这儿等电梯的男人们!

    如果桑秋霞不跟许东说话还好,别的男人就会自告奋勇的要帮她提东西,但她跟许东很“亲热”的说话,瞧她那又娇又羞的表情,傻子都看得出来她喜欢这个男的,有没有“关系”,瞎子都知道。

    更可气又可恨的是,如花似的女孩子双手没空闲,一手提果篮,一手拿花束,而她“喜欢”着的这个男人却“背”着手站在那儿闲着,既不伸手也不开口帮忙,这让一帮在旁看着的男人们如何不气?

    旁边的人群中有一对情侣,女的见男友一双眼就没离开过桑秋霞,忍不住伸手狠掐了一把他的大腿。

    那男子“啊哟”一声痛呼,扭头盯着掐他的女子恼道:“你干嘛?”

    女子气哼哼的道:“看什么看?隔这么近,你怎么不扑到她身上去?”

    那男子这才醒悟,脸一红,又恼又气的哼着,又不好跟女友发作,只能忍着不吭声。

    那女的瞄了瞄桑秋霞跟许东两个,自然“嫉妒”她的美丽,哼了哼又说道:“现在的有些个女人啊,就是贱,长得好又怎么样?还不是倒贴小白脸的货色!”

    桑秋霞听到这个话愣了一下,扭头看了看那个女人,却见她一脸忿意的盯着她,很有些“挑衅”的味道,在她旁边的男友则一脸尴尬!

    桑秋霞顿时知道这个女人是在说她了,又羞又恼,瞧了瞧许东,却见他无事人一般毫不理睬,似乎对那个女人说的话没听到一般。

    再看看其他人,几乎所有人都在望着她,桑秋霞一下子就觉得手足无措了,赶紧对许东说道:“走楼梯吧,等……等不到电梯……”

    说了这话,桑秋霞也不管许东会不会跟着她走楼梯,自己就快步往人行楼梯口跑过去,一口气就爬了十来步梯子!

    停下来喘了几口气后,桑秋霞才转身往后看了一下,看许东有没有跟着来。

    还好,许东虽然没像她那么急跑,但还是跟来了,正不快不慢的上楼梯。

    看看没有别的人跟来,桑秋霞才算自然了些,但许东却沉声说道:“你走楼梯就走吧,又不跟我说是几楼,说了我好坐电梯呢,放着电梯不坐爬楼梯,一个字,傻子!”

    “那是两个字好不好?”桑秋霞没好气的回答,“人家在笑话我们,你还好意思取笑我?”

    桑秋霞到底还是知道许东是个什么样的人,知道他就是“面恶心善”,话说得又凶又狠,但做的却又恰恰相反,所以才没真的“生气”。

    这个许老板啊,在人面前最要紧的就是他的“面子”!

    许东一边爬楼梯,一边又说道:“是两个字吗?念书的时候教数学的是体育老师,这后果就出来了!”

    “噗……”桑秋霞忍不住笑出声来,知道许东是在瞎说八道,但就是忍不住笑!

    病房在六楼,爬到六楼后桑秋霞就没在往上走,转入巷道中,许东跟在她身后,见来往的人很多,医生护士病人和家属都有,甚至连走道中都添加了不少的床位,许东都不禁暗暗叹息,干什么都不如医院的“生意”好!

    看看桑秋霞的表情还算“轻松”,许东就估计到她妈妈的手术应该是顺利的,否则她怎么可能还有笑容?

    经过走道中时,一些病人的家属男子瞧着娇俏可人的桑秋霞一手提篮子,一手拿花,跟她并排走一起的男子却就拿了个小木盒子,几乎算是空手,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不禁暗骂这家伙太不懂“事”了!

    许东这时候自然不会“伸手”了,要主动帮手在楼下就主动提了,人家现在都拿着快进房了,他再“帮手”有什么意义?

    病房中有三个床位,靠门边的两个床上躺了人,两个都是女的,不过看年纪都只有三十左右,最外边的那个床位上是空着的,没人,许东也认得桑秋霞的妈,虽然她还不认得许东。

    上次把她送到医院,桑秋霞的妈一直是昏迷着的,没见到许东。

    桑秋霞把果篮篮放在床边上,把鲜花放在柜子上,回身招呼许东:“你……坐床上吧!”

    许东“嗯”了一声,坐在床边沿处,又瞄了瞄房间中,没看到桑秋霞的妈在哪儿。

    桑秋霞似乎是明白了,赶紧解释着:“我妈的手术很顺利,不过现在还在护理室中,要明天才能回普通病房,不过手术是很顺利的,医生说已经没有危险了,现在就是要在护理室度过二十四小时的无菌时间!”

    许东点了点头,又觉得没什么话说,沉默片刻才吩咐站在面前有些娇羞的桑秋霞:“放你一星期的假吧,把你妈照顾好了再去上班!”

    桑秋霞心里一乐,心想这个“刻薄”的许东终于懂得照顾和心疼人了,不过嘴里却还是回答着:“一星期就不用,两三天的关键期过了就好,平时我下班后过来照顾就行,不必耽搁太多的上班时间!”

    许东摆了摆手,没有再说,她自己愿意几天就几天吧,反正自己也不会强要她上班。

    桑秋霞本来想跟许东说会儿“话”,但瞄见另两个病床上的“邻居”盯着她和许东看,一时又觉得羞涩不已,想说什么话都没好意思再说了!

    两个人一沉默,场面似乎就显得比较尴尬。

    也真是凑巧了,许东正觉得很尴尬的时候,门一响,桑秋雨居然推门进来。

    一见许东,桑秋雨就欣喜的叫了一声:“姐夫!”

    桑秋霞刹那间脸就绯红一片了!

    因为就在没多久之前的那会儿跟两个“邻居”和她们的家属聊天,她们问起桑秋霞的情况时,她还说了自己才大学毕业,单身没男朋友,可弟弟一来这儿就叫许东为“姐夫”,这不是让她“无地自容”吗?

    许东也觉得老是在“外人”面前这么叫不太恰当,又不想跟这病房中的“女人们”闲扯,赶紧站起身对桑秋霞道:“那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

    “哦……”桑秋霞还有些扭捏,有外人在确实让她也很不自在,不过许东说要走了的话,她也不知道是留他还是不留!

    桑秋雨这一下却忽然聪明起来,推了推桑秋霞:“姐,送一下姐夫……算了,你跟姐夫去店里忙事吧,我今天下午没课了,就在医院呆着,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这……”桑秋霞瞄了瞄外边,有些犹豫。

    桑秋雨直是催着她:“去吧去吧,妈的手术顺利就好,你现在呆在这儿也只是呆着,起不了什么作用,去吧!”

    桑秋霞一想也是,反正她妈今天也不能到普通病房来,她和弟弟呆在医院也只是守着,什么事也做不了,她妈做完手术后最需要的就是睡眠休息,至少都要两三天后才能轻微说话,所有的护理也不会让家属动手,有医院的护士护理!

    桑秋霞眼见弟弟满脸笑容,眼光中含着些许的“暧昧”,更是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赶紧推了推许东,跟着他几乎“逃”也似的往外跑了!

    下去时也因为电梯难等,所以还是走楼梯,直到出了医院后,桑秋霞才算把羞涩劲儿平息下来,毕竟公路上的行人都是陌生人,什么都不知道自然就不会害羞了!

    许东这一阵子走得满头是汗,抹了一把汗水,又在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两支水,给了一支给桑秋霞,然后拧开盖子一口气就喝了一大半。

    冰凉的冻水让身体感觉很舒服,许东回头瞄了瞄也小小喝了一口水的桑秋霞,说:“你还是回医院守着你妈,店里没什么事,我回去就好!”

    桑秋霞点了点头,刚才着急的离开,主要还是“害羞”,心里其实还是很担心母亲,哪怕她的手术很顺利,但似乎盯着她,守在她身边才会让自己感到踏实,许东既然又这么说了,她也还是决定回医院。

    “许……”桑秋霞犹豫了一下又说道:“那你回店里去吧,我在医院,吃饭的时间我给你送餐过来!”

    许东摆了摆手道:“随你,你有空要送就送吧!”

    这几天已经很“享受”桑秋霞对他全方位的“侍候”,尤其是在“吃”这方面,平时就是随便对付,一天没个规则的作席时间,有时候一天一顿饭就应付了,一顿饱一顿饿的,直到桑秋霞来了后,他几乎就没为吃的费过心,一天三餐,吃饱喝饱,甚至每天的吃的都不带重复!

    桑秋霞见许东没有反对,又没“拒绝”弟弟叫他“姐夫”的称呼,心里真是甜蜜蜜的好不开心,见他低头沉思,又叮嘱了他一声,这才扬手告别。

    许东的心思都落在了他手中那个小木盒子上,这时才算完全空闲下来,还是赶紧回店里把木盒子弄开,看看里面藏了什么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