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九章 寻果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回到当铺,许东把店门关上后再到里间,开了灯,把木盒子放在桌子上,这时候也不急着要把木盒子“分解”了寻找冒出宝气的根源,而是慢慢检查,先从木盒子外表察看,看看能不能检查出线索来。

    木盒子的油漆看起来相当“陈旧”,这很像是有年份的东西,但木盒子所用的原材料木材肯定不是珍稀好木,要不然会有宝气!

    木盒子上的油漆也已经有些微的脱落,不过在结构上倒是很“紧密”,明知转弯抹角的接头处肯定是连接的,但就是看不出来有“缝”,估计是用了什么“胶”之类的东西填补过。

    把木盒子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许东硬是没看出什么路数来,没有什么机关部件,看来想用肉眼找到木盒子“开启”的线索是真的很难了。

    许东沉吟着再用手扳了扳,木盒子很紧,没有丝毫的松动感,难不成真要用斧头来劈开不成?

    但没弄清楚木盒子里面的秘密之前,也还是不敢贸然对木盒子使“暴力”,怕弄伤里面的宝贝。

    许东沉吟着,想想以前那个笔筒时,心里忽然一动,以前那个笔筒暗藏的秘密是在底部,而这个木盒子会不会是同样的情况?

    店里有小卷尺,许东拿了卷量了一下木盒子外表的高度,有十八厘米,再量了量盒子里边的深度,里面的深度却只有十三厘米。

    这个差距有五厘米,而木盒子上面的盖子厚度连一厘米都不到,很薄的一片木板,也就是说,木盒子底部的厚度达到了四厘米多,这个厚度还是可以藏一些秘密的!

    而打开木盒子的盖子后,许东更看清楚了那一股子宝气就是从底部的那个位置冒出来的,心知秘密肯定是在底部的木板中了!

    到这时候,许东心里有了数,也不怕使用“暴力”,用了力气来拆这小木盒子当然还是没问题,扳着木盒子一用力,盖子就给拧下来了,而木盒子四面的小木板也给这下强“拆”弄得快散了,不花什么力气就拆下来了。

    木底板的厘米几乎有四厘米半的厚度,这时候从四个边沿上看就能很明显的看到问题了!

    底板木板是用两块木板镶合成一个整块的,许东用扁口镙丝刀撬了几下,镶合的木板缝隙就变大了,再用镙丝刀用力撬动几下,木板就被撬开了!

    许东忽然间就有些“紧张”,屏住了呼吸后这才小心的把木板轻轻揭开,才半尺见方的小木底板的正中间位置处有一个一寸大小的凹洞。

    凹洞中有一个用细丝绸包着的圆球形物体,许东这时看得清楚,相当浓厚的一股宝气就是从这个圆形包裹物体中冒出来的。

    其实圆布包很小,看外形就像是包着一枚一块钱硬币大小形状的小圆球,许东把圆绸包小心的掏了出来,再慢慢揭开绸布。

    揭开软软的丝绸布包裹后,里面露出来的果然是个“圆球”形的物体,很小,比一块钱的硬币还小了些许,不过很让许东感觉意外的是,这个“圆球”是黑色的,黑得都有些发亮了,不透明,看不出里面,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一颗黑珠子!

    这是个什么东西?

    许东将这黑珠子摊在手心中,感觉还很有些“份量”,珠子很小,但重量似乎有三四两重,与体积很不“对称”,这肯定不是蚌珠,无论是河蚌还是海蚌,它们产的珠子一是重量绝无可能达到这颗子的程度,二是颜色不同,珍珠也有黑色,但珍珠的黑与这颗珠子的黑则完全不同。

    这颗珠子的重量大,显然是质地的密度有关,这么大小形状的一颗珠子,就算是一颗石头,甚至是钢铁珠子,它的重量也没有这么大,这还真不知道它是颗什么珠子!

    但这珠子被藏在木盒子中不被人所知,显然藏它的人是知道这颗珠子的特别之处,要是普通物又何必藏得这么紧?

    随后许东又用强光照,用放大镜看,用他几乎想得到的法子试验着,却都发现有什么异常处,除了重量不同外!

    珠子是不透明的,强光照射下也没有丝毫反应,摸着光滑度也不是很高,但他可以肯定,这颗珠子不是“钢铁”之类的金属物!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沉吟半晌也没猜测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面的射灯,许东心里一动,看到“光线”时忽然想到,这颗珠子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夜明珠”?

    这种传说中的宝物,许东还真是没见过,既然这颗珠子被珍藏得这么“严密”,至少就有它应该被珍藏的份量!

    一想到这个,许东是一不做二不休,马上就去打上窗帘,然后关了灯,屋里立时变得一片漆黑!

    许东自然知道珠子摆放的桌子在哪个方向和位置,凝神细看,屋子里没有一丁点的光线,珠子也自然是没有发出光来!

    “难道不是夜明珠?”许东多少有些失望,把灯开了,再看看那珠子,黑漆漆的表面样子,没有半点“惊人”处。

    左思右想一阵,许东又想到,自古以来的夜明珠莫不都是需要先吸光,然后才会发光,莫不是需要把这颗珠子放到太阳光下晒一段时间,等它吸够了光线后才能发光?

    屋子里是灯,与阳光自然是绝不相同,所以这颗珠子才吸不到光?

    看看这时还不是太晚,刚好午后过一段,两点钟出头,外面的太阳正猛,不如拿到外面晒一下阳光,再看看它有没有发光的效果!

    外面的街道上来往的人很少,许东把店门打开,为了不让过路的人觉得“奇怪”,他拿了车钥匙把停在门口路边的奥迪q5打开,再把顶上的天窗遮阳帘拉开,阳光透过天窗玻璃射到车里面,很热。

    许东把珠子放在车里面太阳能晒到的位置,然后再下车锁了车门。

    车子是牛向东留给他用的,因为还没有驾证,他也没敢开车出去,其实经过牟思晴的“训练”后,车子已经是会开了,但规则就是规则,无证驾驶可是违法的!

    阳光很猛,一直晒到太阳偏西,许东看看时间差不多快六点了,夏天的天气长,几乎八点半天才会黑,不过过了六点后的太阳就谈不上“猛”了,所以他也准备把试验时间就此截止。

    车里面简直就像是“蒸笼”,打开车门的那一刹那,许东就被一股子能熏得晕人的热浪迎面扑来!

    许东赶紧屏住呼吸,伸手把黑珠子拿了就退出车来,再锁了车门进店。

    车里的温度至少有四十度以上,车里的有毒物只怕都给蒸了出来,车子里只怕就是个“毒气囊”。

    握在手心里的珠子也是热呼呼的,显然这四个多小时的暴晒让它变热了,许东把它先放到桌子上,然后才去关了灯。

    屋子里还是一片漆黑,许东骤然间还是很不适应,过了一阵才觉得眼睛感觉好了,只是睁眼看依然还是一片漆黑!

    “还是没有发光?”

    许东一怔,一直认为这颗珠子极有可能是一颗“夜明珠”,但经过灯照和晒太阳的试验后,倒是可以肯定这不是会发光的夜明珠了!

    为了确证,许东又关灯开灯的试了好几次,那颗珠子怎么都不会发光,这才肯定不是“夜明珠”!

    许东顿时很是泄气!

    忙活了一半天后度明这东西不是他想像中的“宝贝”,失望是肯定的。

    不过许东瞧着这颗珠子冒出的那股浓厚的宝气时又沉思起来,按照之前的经验来看,有宝气,而且宝气很浓的东西,最终都证明有“非常”价值。

    这个价值当然是许东认为的“金钱价值”了,宝气越浓厚的东西,最后卖出的价格也更多。

    这颗黑珠子几乎不比他以前得到并卖了的那几件东西的宝气淡薄,似乎更浓厚些,照这个情形来估计,这颗貌不惊人的黑珠子应该更值钱才对,但是又不是珍珠,又不是夜明珠,更不是金属物,真是不知道它珍贵在哪里?

    毕竟自己的眼睛也不是百分百就准确的,指不定出了一次错也是有可能的!

    许东一边沉吟,一边又在想着,要不要让龙老帮他看一看这个东西?

    在认识的人当中,他也只有龙老是信得过的人,当然,牛向东也是,但牛向东不懂这个,问他也没有用处,只有龙秋生才有可能知道。

    但许东又想着,他找龙老来看的话,即使龙老认识这东西,或者不认识,都有一个难点,要是龙老先问他认不认得,问他知道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那他就不好说了!

    龙老是把他当成眼力很“强”的高手,这个看法,许东是很清楚的,如果只知道这颗珠子有非常价值,却又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那还真是不好“解释”了!

    既然觉得先问龙老不是好的方法,那暂时就不问他,反正自己也不是急需要用钱,弄不弄得清楚这颗珠子是什么东西也不打紧,以后有机会再慢慢查询。

    沉吟中,许东决定不找龙老辨认这颗珠子时,不经意间手抖了一下,珠子脱手落地。

    许东“啊哟”一声,伸手一抓却没抓住,那颗黑珠子“叮”的一声跌落到地上,骨碌碌的滚到了沙发下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