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章 珠子的秘密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有些心惊肉跳,也有些手忙脚乱,追赶不及,赶紧趴在地上到沙发下面去捞。

    虽然无法证明这颗珠子是什么东西,也不是他所知道或者听说过的“宝贝”,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好处珍贵之处,但它的宝气很浓!

    就凭这一点,许东总是觉得这颗珠子不一般,只是他没发现这颗珠子的特点而已,所以失手摔了后还是很惊惧把它给摔坏了!

    珠子滚到了沙发最里边的角落处,别看屋中看起来很干净,但沙发下面的死角中就很脏了,尽是灰尘,厚厚的一层,那颗黑珠子正“躺”在厚厚的灰尘中,沾了很多的尘土。

    许东趴在了地下,伸手进去拿,不过手还不够长,又起来把沙发挪开了点,这才把珠子捡出来了。

    珠子上面沾满了灰尘,许东抹了两下却抹得手上珠子上到处都是尘土了,索性拿了珠子到卫生间里去准备洗一下。

    许东把洗脸盆处的水喉打开,一股指头粗的清水就喷射出来,把沾了尘土的珠子伸到水柱中清洗,水柱压力很大,珠子在水柱中被水流冲击得直是晃动。

    许东胡乱清洗着,洗了一阵因为水流力度很强,溅得衣袖都湿了不少,而珠子却似乎还是一片尘土!

    可能是水压比较强的原因,许东又把水喉的开关稍稍关小了些,水柱变小了,水流的压力也小了,喷射的水柱变成了缓缓流下的小水流。

    这时候再洗就不会再溅得到处是水了,不过许东清洗了一阵后,见手中的珠子还是那个样,尘土竟然没洗掉一丁点,甚至连湿都没湿,这倒有些奇怪了!

    手很湿,也不知道是看错了眼还是感觉错了,许东把珠子拿到眼跟前仔细看,这一看还真是发现了个异常处!

    他的一双手是真的湿透了,但是沾了尘土的珠子却真的是一点都没湿,一点水都没沾到上面!

    “咦……”许东忍不住诧异起来,再仔细检查着,一双手还是湿湿的,再把珠子伸到缓缓流下的水流中浸泡。

    这时候因为盯着的,所以看得清楚,那缓缓流下的水流落到手中的珠子上时,许东竟然惊讶的发现,那水在离珠子还有一厘米多的地方就“分岔”从珠子两边垂落,没沾到珠子一丁点!

    这珠子不沾水!

    在水流下还看不全面,许东赶紧把洗脸盆里的泄水器关上,再把水喉放大些,在洗脸盆里放了一半的水,这才把水喉关上了。

    洗脸盆里的水深五六厘米,清澈如镜,许东把珠子再轻轻的放到水池中。

    珠子一离手“浸”往水里的时候,许东就看得清楚,珠子一遇水竟然就像排斥的磁铁一般,把包围它的水排斥开了,近不了它的身!

    似乎那珠子有一股子无形的“力量”推开了包围它的水一般!

    这个奇特的景象真是惊呆了许东!

    “这是避水珠!”

    这种奇特的东西也只存在传说吧,许东又惊又奇,有些奇珍异宝虽然珍稀,但不是没有,哪怕他没见到过也能肯定是真有,不过“避水珠”这种东西倒是真没想过会有,这种东西只在神话故事中才存在,就算是想像,他也没真想过,却没料到今天竟然亲眼见到了!

    难怪用水洗不干净珠子上的尘土,水都沾不到珠子上面,自然就没法清洗掉珠子上面的灰尘了!

    虽然神奇,但许东又想到,他那能看到宝气的能力不也很不可思议吗?那么神奇的能力都能出现在他身上,为什么就不能有这颗能“避水”的珠子?

    再说世界很大,大自然很奇妙,有很多令人无法解释的现象,神奇的大自然中出现一颗能“避水”的珠子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这珠子是不沾水的,那用水肯定是洗不干净了,许东把珠子放到洗脸台上,再用干毛巾擦干了手,这才扯了几张纸巾来擦拭那颗珠子。

    用纸巾擦拭还算是靠谱,珠子上的尘土没几下就擦掉了,黑漆漆的一如之前。

    一颗能避水的珠子,也不知道有多大的价值,确实感觉是有些奇特,但也感觉没有太大的价值,在他心目中,有宝气的东西最终还是以价钱来衡量真正的价值。

    这颗貌不惊人的黑珠子冒出来的宝气还是相当浓厚,按宝气的程度来看,这颗珠子不会比他之前卖了过千万的物件价值低,只会更高,但现在看来,这东西除了能避开水浸泡外,似乎也看不出有别的异常处,要是以他自个儿的估计,换钱的话,最多也不过就是几十到百万吧?

    也不知道收藏珠子的是什么人,藏在这个木盒子中没有人知晓,要不是他能看到“宝气”,这东西只怕还得“躲”在木盒子底板的夹层中,也不知道还会过多少年才会被人发现!

    木盒子中的秘密算是被破解了,只是许东还有些迷惘,这颗珠子是他以看透宝气的能力发现的宝物之一了,但前头那几件他都知道是什么东西,虽然对鉴定它们的知识也不算熟,但知还是知道有它们的存在。

    而这颗珠子的“避水”能力,却真的是没听说过,看到过的地方只有“西游记”或者“封神榜”这种神话小说中了。

    但是这似乎跟神话故事中的传说又有些不同,神话故事中的“避水珠”是有下河潜海的神奇能力,而这颗珠子虽然能“避水”,但只能避开一厘米多的空间距离,这跟传说中的能力相差甚远,也不知道拿它能干什么!

    木盒子也已经毁掉了,不过那里面再没有“宝气”冒出来了,肯定是几块废柴板,只能扔了。

    把拆成片了的木盒子碎片拿出去扔到店门外路边的垃圾桶中,开了店门坐到柜台后守店。

    也没有生意上门,坐着无事就只有上网玩耍,以前桑秋霞还没来的时候他很勤快,但自从桑秋霞来了后他就变懒了,不想洗衣做饭拖地擦拭。

    或许是赚了钱,身家变大了心气儿也变了,无论如何,他现在也不会去担心“生存”的压力,以前在姨妈姨父家住的时候,那时候的压力几乎让他崩溃,而现在就完全感觉不到那种压力!

    想到姨妈妈父的时候,许东又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没个着落,姨妈姨父和表姐的落魄虽然是自讨的,是因果报应,但真想到他们落魄的样子和处境后又觉得并不好受!

    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吧,伤他们十分,也让自己伤了八分!

    再过些时候还是去偷偷看看,不过想想他们现在即使过得不好,那也只是生活上过得辛苦清贫了些,几百万的高利贷已经给他从龙老那儿转回来了,他们至少是没了“凶神恶煞”的高利贷追债了,这就轻松了一大半!

    上网也觉得无趣,迷迷糊糊中睡意蒙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鼻中似乎闻到了一股香味,似乎勾引出了他肚子里的谗虫。

    “睡着了?醒醒吧,吃饭了……睡得这么沉,有人来把你扛走了都不知道!”

    不用睁眼看只听这声音许东就知道是桑秋霞,打了个呵欠,抬头睁眼,见果然是桑秋霞来了,提了餐盒子过来。

    许东闻着香味很诱人,瞧着桑秋霞微汗的俏丽脸蛋,伸了伸懒腰,说:“扛就扛吧,来个花姑娘把我扛回家去,连娶媳妇的钱都省了,更好!”

    桑秋霞一愕,随即笑道:“不知……羞,要扛你也是打劫的吧,还花姑娘……就算是姑娘,那也是个母大虫!”

    许东见桑秋霞一边给他取饭菜盒子,一边伸袖拭了一下额头,那个动作表情让他格外有“依恋”的味道。

    其实桑秋霞并没有特别做些什么表情动作,她一直是很自然很自然的做事,但就是这些自然的动作和表情让许东感觉到像母亲一样的“关爱”!

    自从父母过世后,许东就再没享受过那种“爱护”,其实现在,牛向东也很关心他,龙老也相当关心他,但他们都是“男人”,没有女人那种“细腻”,而桑秋霞就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型,最是会关心照顾人。

    当然,在桑秋霞自己心目中,她并没有觉得对许东格外特别,只是按照许东的“吩咐”做事,而平时她也是这样照顾母亲和弟弟,平平常常的行为却让许东无比“感动”!

    喝着桑秋霞递过来的“汤”,许东倒是难得的没再“恶语相向”了。

    喝了几口汤后,许东又接过桑秋霞递过来的饭盒,正准备吃的时候忽然问桑秋霞:“今晚上还去你家睡!”

    “呃……”桑秋霞被许东这句忽然冒出来的话弄得又羞又惊,许东怎么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是……真的对她有什么“想法”吗?

    要是他晚上对自己有什么“企图”,不知道该怎么办?

    桑秋霞一时间脑子里混乱如麻,不知道是拒绝许东好呢还是答应他好!

    但是她心里却明明又有“喜悦”的念头,只是一想到那个暧昧方面就忍不住羞涩难挡!

    许东一瞧她那个手足无措的羞涩劲儿,心里倒是一荡,桑秋霞的确很漂亮,尤其是羞涩的时候更诱惑人,不过他却有些又好笑又好气,这个桑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