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 无头案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晚上去你家可不是干别的,是想再去看看那个井!”许东没好气的解释了一下。

    “又去看井?”桑秋霞一愣,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停了停又嘀咕着:“就那么个井洞,有什么好看的?再怎么看也只是个洞,又看不出黄金钻石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什么?”许东眼见她红红的模样儿,恼道:“你怎么那么色?我就是去看那洞,你可别想占我的便宜!”

    “你倒是想得美!”桑秋霞见许东“倒打一耙”,气哼哼的道:“总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还我占你的便宜,你怎么不说我王老虎抢亲了?”

    许东“哈哈”一笑,仰着身子伸直了腿,舒服的呻吟一声,又说:“有空了去家具城看看,买一把按摩椅回来……”

    桑秋霞“噗哧”一声笑,没再跟许东瞎扯,去收拾打扫了。

    桑秋霞的勤快真是没话说,许东一餐饭吃完,她已经把店里收拾得差不多了,里里外外的擦拭打扫了一遍,见许东吃完饭,马上又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给他收拾饭菜残局。

    许东仰靠在软垫靠背椅上,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眼见勤快又漂亮的桑秋霞收拾完过来准备开电脑做点她的本职工作,当即招手道:“小霞,过来给老爷捶捶背,捏捏脚……”

    桑秋霞又是忍不住捂嘴:“你……你真是没救了,你是老板,老板就得有个老板样,别总是像个痞子一样……”

    许东一瞪眼:“你说我像痞子?知道不知道你还在……”

    桑秋霞似乎知道他会说什么话,毫不客气的就打断他的话,直截了当的就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都会背了,我还在试用期,一个不好你就会炒了我对吧?”

    许东愣了愣,怔了半晌才说:“你真是牙尖嘴利,我是想说你还在照顾你妈,别老是跑东跑西……”

    桑秋霞一怔,红着脸诧问:“你……我以为你……我以为你是……”

    许东摆了摆手,淡淡道:“算了算了,你先走,等会儿我自己过来你家!”

    桑秋霞有些“狼狈”的跑了,不过出了门又想着许东“有诈”,细细回想了一下,他明明就是要说以前的老话嘛,只是自己被他“转弯”的话扰乱了心思,还真以为他不是说那个话呢,慢慢一想就知道他其实就是想那么说,说出来的话只不过是狡辨!

    但是要回去再跟他“顶嘴”瞎扯,桑秋霞又没有那个勇气,羞得很,想想还是算了,去超市买点吃的准备一下,晚上他还要去家里呢!

    许东喝着桑秋霞泡的茶,犹自在享受着“老爷”的味道,而桑秋霞倒真是像个“贴心”的俏丫头,又像极了他的“小媳妇”,这么一个漂亮又知心贴心的女孩子,着实惹人喜欢怜爱!

    许东自然也是一样的心态,也不知道为什么,牟思怡的影子似乎已经变得比以前淡了许多!

    下午还是到五点半再关店门,反正是没什么生意上门了,关门后再去桑秋霞家里,想想法子把石壁弄开看看里面的东西,能够确定后再来想法把那些东西合法变现,以后桑秋霞一家三口至少就能过上富裕且有保障的生活。

    到五点半还有一个多小时,许东闲得无聊,点开电脑想找个电影来看看,打发时间,不过还没找好看什么电影时,店门口就急急的进来了一个人。

    “许东,关门跟我走一趟!”

    听声音就知道是牟思晴,她跟牟思怡相貌是很像,但声音却有些许的区别,不过不熟的人也听不出来。

    牟思晴今天穿着警服,英姿飒爽,许东很有些意外,怔了怔问她:“什么事啊?”

    有可能是什么私事,之前就听她说过了,在所里很受“排挤”,工作无法开展,就差不多是混日子。

    牟思晴表情很严肃,摆摆手道:“别问那么多,上车再说!”

    如果牟思晴说“狠话”,许东倒也不怕,知道她越是话说得狠,越是相反的心情,而现在她话都不多说,显然是真有事情,所以也没追问,把店门拉下来锁了,然后上了她的车。

    车还是牟思晴的科帕奇,不过门上的痕迹没了,显然是修过了的。

    牟思晴伸手就拉开了车门,钻进车里就启动开车,开了百来米后才开始说话:“自来水厂水库区下边的河里有一具无头的女尸漂起来被人发现,所里组织人手破案,以汪所长为首,不过从昨天报案一直到今天都没有丝毫的线索,无头女尸的身份也没有任何线索,分局准备成立专案组来破这个案子……”

    许东点了点头,牟思晴虽然没说要他干什么,但是他也明白,牟思晴是从局刑警大队出来的人,到下边的基层单位被排挤,工作开展不了,要是她能破这个案子的话,倒是个在所里能“扬名立威”的好机会!

    不过这种情形的案子他能不能帮得上忙出得了力,这还不好说,毕竟跟前一次的情况完全不同,前一次是文物走私案子,他是寻找藏匿古董的地点,他有能看到宝气的能力,干这种事自然是拿手好戏。

    但这次是破完全不同类型的案子,能不能破案就确实不好说了,唯一有一点希望的是,他在上笔架山后能力增强了许多,现在能看到任何物体的“气”,这个能力确实让他更是如鱼得水,说不定对破案还真有帮助,不过不能把大话说在前头。

    牟思晴当然不知道许东心里在想些什么,她自然不知道许东的真实能力,她早被许东的“表面解释”蒙蔽了,一直以为许东的能力就是他超强的“嗅觉”!

    “你去哪里?”许东见牟思晴开着车并没有去派出所,而是去城关最北面的后山水厂的方向,难道还要去那个抛尸现场?

    牟思晴一边开车一边说:“去现场看看,看看你那狗鼻子能不能嗅出点什么来,因为我跟你的行为是私下里做的,所以也只能私下里先查查看,有线索了我才能报到上头,没有线索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干过,汪大华不知道,分局领导不知道,市局领导更不知道!”

    许东也是赞成牟思晴这么做,不过他倒是皱着眉头恼道:“我说牟大姐,你能不能说话不要侮辱我?”

    “切……”牟思晴毫不在乎的笑道,“一个大男人还跟个女人一样小肚鸡肠?这么一句话就是侮辱了?”

    许东自然也只是跟她“斗斗嘴”而已,她就是这么个性格,日子久了,反而是跟她斗斗嘴才觉得过瘾,跟她见面一起时不斗嘴反而浑身不自在了!

    “你也算个女人吗?”许东哼哼一声,毫不示弱的反击:“牟大姐,再过两年你就是更年期了,脾气古怪,男人婆,成天凶神恶煞的,也不知道以后有哪个男人敢娶你!”

    牟思晴牙齿咬得格格响,之前跟许东斗嘴她总是占上风,但这个局面已经逐渐在改变,最近一段时间她渐渐落了下风,尤其是刚才,许东简直把她顶得“火冒三丈”了,忍不住就想暴k他一通,不过因为在开车,不方便动手,只能先忍着!

    不过动作先忍着,话却不能忍,用力握着方向盘恼道:“许东,你有点儿反常啊,皮痒痒了是不是?等我有空的时候帮你修理修理,还叫我大姐,还更年期,我有那么老吗?”

    其实牟思晴根本就算不了“老”,她今年才二十三岁,年轻得很,风华正茂的时候,只不过跟许东比起来,她确实“大”了一些,许东才十八,比她可是小了五岁!

    许东嘿嘿笑道:“你除了年龄大外,别的地方哪里也不大!”

    “你……”牟思晴再也忍不住,伸了右手就擂了一拳,不过许东早有所料,往旁边闪了一下,但是这是在车里面,闪也不是闪得了多少空间,牟思晴这一拳还是捶到了他腰间,“啊哟”一声就痛呼了出来!

    许东这一下呼痛是故意的,牟思晴这一拳也没多大力道,况且他也闪了一大半儿的力气,但跟牟思晴斗嘴,吃了“亏”的时候自然要格外卖力的叫“痛”了!

    牟思晴虽然是“生气”,但还是低头瞄了瞄胸口,看看是不是如许东说的,她除了年龄外其他地方都“小”。

    还好,不大也不小,牟思晴哼了哼,不想跟许东扯这样的话题,开着车直奔城关城郊往水厂后山的路。

    水厂是在城关郊区后山的连绵山湾里,那一带山势延绵,一道狭谷环绕,形成一个天然的大水库,库口处的山口只有一百多米宽,大坝还是六几年大建设时修建的。

    水库是铜城全城饮用水之一,规划管理很严格,附近一千米以内都不准建宅居住和排污废。

    沿坝区的山腰有一条公路,自从近十几年规划成为饮用水库区后,这条公路来往的人就少了,偶尔有人来大坝看风景。

    牟思晴把车子停在大坝上边的公路边上,下车后指着库区内的北坡方向说道:“就在那边的水边发现的,因为库区里的水基本上没什么流动,所以浮尸没随水漂走,估计那里也是真正的抛尸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