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六章 身份
一本读|WwんW.『yb→du→.co
    水滩地坡上,二三十个警察在搜寻和警戒,几个法医在现场目检女尸。

    胡青山又命令调几辆车过来准备运尸,在把现场的工作工序做完后才给市里领导汇报情况,这是个大案子,没有人敢承担这个责任!

    十具女尸和一个人头都给聚集在了一个地方摆放着,许东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方便挤进那一堆正在检查的“专家”群中。

    牟思晴也知道许东是要靠“嗅”的,嗅不到气味就没办法帮她,但也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叫许东进去,毕竟在那个核心圈子中的都是“权威”人物,基本上又都是认识的,许东绝对是个“陌生”人,一挨过去肯定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过胡青山是有心帮许东一把,在现场看了看后,似乎觉得有些热,当即脱了外套,左右看了看,然后向许东招手:“小许,你过来一下!”

    许东赶紧快步走到他跟前,胡青山把外套递了给他,说:“替我拿一下衣服!”

    许东接过他的外套,然后搭在手腕上,再站到他身侧,别人也没有注意他,只当他是个新调来的小警察而已。

    胡青山地位最“尊”,他叫个人来帮他拿衣服,然后站在旁边看法医检验,别人也不会注意和怀疑,谁会无缘无故的“怀疑”顶头上司?

    许东和牟思晴都明白,这是胡青山在暗中帮他们。

    许东就站在胡青山身旁,听着法医和刑侦专家不时向他汇报检查及检验的结果与估计,那挨着顺序摆放了一长条的“尸体”很吓人,也恶臭难当,很多警察都捂鼻进行。

    女尸身上的衣服也已经随着腐烂变质的尸体高度被腐蚀,法医还不能做太大的动作,否则就会损毁衣服。

    在十具尸体身上几乎都没找到与凶手有关的东西,其中又只有两具尸体身上找到身份证,其余八具尸体和单独的人头则没有任何线索。

    法医是检查不出来什么,但许东靠得近了后,却看到一丝丝儿与尸体本身的“气”略有不同的地方。

    那显然是另一个“人”所遗留的气息,但许东又不方便上前去检查这个“气”是遗留在女尸身上的什么东西,有可能就是“凶手”身上的某个部位的“残留”!

    现在人太多,确实不方便,不过许东也并不着急,等一会儿回去后他还可以跟牟思晴单独到停尸房去检查一遍。

    而牟思晴对许东所需要的“细节”就不清楚了,她只知道许东的能力就是“嗅觉”,不过现场的味道太“大”了,忙过了那一阵后,现在她也觉得受不了!

    那一丝丝儿“气”实在是很淡很淡,如果不是许东的能力大为精进了,他还真的看不出来!

    胡青山见现场检查的法医和刑侦专家“目检”的程序都差不多了,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当即摆了摆手吩咐:“把尸体运回市局检验科化验检查,刑侦专家继续在现场检查。”

    分局局长马文龙也点头对胡青山道:“胡局,我估计这个现场并不是第一现场,再说这些尸体就可以证明已经经过了至少是以‘月’计算的时间,这个月的前两周足足了近十天的暴雨,风吹日晒,又日晒雨淋,什么证据都给洗没了!”

    胡青山皱着眉头叹息一声,说:“出了这么大的案子,我们上上下下谁都没好日子过,文龙,这是在你的辖区内,你的责任我暂且不说了,我回去也跟市里领导汇报请责,再限时破案,而你马上调取全部的警力来进行这个案子,先调查所有已经报案备案的女子以及没有报案而失踪的女子,务必要一个不漏的全部查出来,这个凶手太危险,现在不仅仅是对社会危险,更大的危害是‘影响’太坏太恶劣!”

    马文龙脸色自然也不是很好看,他在西城分局任局长已经三年多了,而刚刚掘出来的这些尸体从腐烂程度来估计,很明显就没有超过一两年以上的,其中大部份的腐烂程度几乎可以肯定是在两月至半年内,这正好是在他的任期内,这个责任他是推都没得推的!

    “好,我马上安排!”马文龙对胡青山放低了声音说,“胡局,那我先回分局去组织调派人手了!”

    胡青山点了点头沉声道:“文龙,这个事情我不说你也知道严重性,我几乎可以肯定,市委领导今晚就会给我们下达死命令,会勒令限期破案,我估计给我们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天!”

    “十天?”马文龙顿时头疼不已,这个案子目前是毫无头绪,别说十天,一百天,这也不一定就能破得了案!

    不过胡青山说的话也没错,案子影响太大太坏,市委领导肯定会勒令在短时间内破案,要不然这会引起铜城社会动乱,要是把铜城有一个“变态”杀手存在的事传出去了,铜城能不乱吗?

    马文龙急匆匆的就召了个下属一起回分局,胡青山也对牟思晴说道:“小牟,跟我去一下市局,我有点事要让你办一下!”

    牟思晴点点头,默不作声的就跟着胡青山走,而许东还替胡青山拿着衣服,自然也是跟着他们走。

    胡青山没有叫另外的下属跟他一起走,牟思晴也明白胡青山肯定是有话要私底下问她。

    上了水库坝上边的公路,胡青山指了指牟思晴的科帕奇道:“我坐你的车!”

    以前许东是坐副驾驶位置,不过现在胡青山径直就往副驾座那边走过去,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他自然只能坐后排了。

    牟思晴把车子启动起来,开着车下坡时才笑问胡青山:“胡局,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胡青山嘿嘿一笑,又扭头对许东说道:“小许,你也别怪思晴,你的事她都跟我说了,这是我逼她的,当然也有原则上的问题,她不说这一关就过不去,但你也可以绝对放心,你的秘密我可以给你下个保证,绝对不会再有另一个人会知道,而且我也可以正式的给你一个身份,让你不会有后顾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