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章 新的发现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为了不让牟思晴也起太多的“疑心”,所以就装模作样的在水滩地那些挖掘出尸体的坑边做“嗅”的表情,然后慢慢往他之前看到有相同“气”的地方靠拢。

    牟思晴就跟在许东身后,仔细盯着许东的动作表情,想从他的表情和动作上看出些什么路数来,不过说实话,许东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却没有看出来半点,倒是看出来许东似乎“嗅”到的什么并不在挖掘出尸体的这些坑之中。

    牟思晴不禁又是吃惊又是担心,这个案子已经够震惊人了,如果还有被埋的尸体,还有被害者,那可真是“灾难”啊!

    许东从水滩地中慢慢往他的目的地靠近,不过他并没有走直线,而是故意绕了几个弯,让牟思晴也猜不透!

    牟思晴也是很奇怪,因为许东一边“嗅”一边去的地方已经离开了水滩地,进入到库水不可能会淹到的地段,她实在是奇怪,过了水滩地后,山上的这些地方荆棘草木杂乱无章,乱石林立,要说埋尸的话根本就不如水滩地那边,挖都挖不下去,埋起来自然要难得多!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绑”上石块扔进水库里,省事又不容易被人发现。

    但万事都不是绝对的,比如这个案子最终被发现的原因还是因为绑了石块丢进水库里的尸体脱绑漂浮起来!

    绳子经过浸泡后会松弛,绑上的石块就容易脱落,埋在水滩地里的尸体虽然说发现的可能性要比水库里的可能性大得多,但世事难料,恰恰就是可能会被发现的地方没被发现,而不容易发现的却漂浮起来被发现了!

    许东在一丛有半人高的茅草处停下来,这茅草长得又多又密,蹲在里面能藏得住人,那一丝与尸体上有些许相同的“气息”就是从这蓬茅草丛里冒出来的!

    “这茅草丛里有东西?”牟思晴见许东盯着这蓬茂密的茅草看,她忍不住问着,她心里很有些紧张,还估计这茅草丛里是不是也扔了一具尸体在里面?

    看了看四周,牟思晴顺手从侧边捡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枯树枝,试了试手,然后才伸了树枝尖端往茅草丛里伸进去。

    牟思晴很紧张,又很小心,如果从草丛里又看到尸体可别被吓到惊到,虽然不想再看到尸体,但至少还是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还好,树枝拨动中,草丛里没看到有什么东西,除了草就还是草,没有尸体,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牟思晴松了一口气,不过这蓬草丛有数米的宽度,格外茂密,等歇一下松口气再探探旁边。

    “把树枝给我!”许东忽然开口说了句话,然后从牟思晴手中拿过了树枝,然后往已经探看过的位置旁边半米处拨了拨。

    许东看到的“气”就是从那里冒出来的,树枝一拨开长草就看到里面有一“堆”乌七麻黑的东西。

    “是……是什么?”

    牟思晴也瞄到有异常,探头去看,不过她也没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许东用树枝拨了拨,软软的,感觉不像是“尸体”,倒像是“布”,用树枝挑了往外拨拉,也没用太大的力气,他就把那东西“挑拨”了起来!

    是一件已经变成了“乌紫”色的衣服,很脏很脏!

    牟思晴等许东“挑”出来后,也看清楚了,那就是一件染血了的脏衣服,可能是时间跨度太久,血迹早已变干,变成了乌紫的颜色!

    许东把脏脏的血衣服挑了出来丢在旁边,他也并没有马上就去观察“它”,而是伸了树枝又到草丛里继续拨弄。

    “还有东西?”牟思晴一怔,诧问一声,也跟着许东的动作去看草丛里。

    许东点了点头,伸着树枝拨弄几下,然后又挑了一块“布料”做的东西出来。

    这个东西不像是衣服,也被血染过,不过不是全部被染到,而是只有一小部份,颜色也变得“乌紫”。

    草丛里再没有别的东西了,许东也没有用树枝再去拨弄挑看,因为那里面再看不到那种“气”,所以他知道里面再没别的东西了。

    “再没东西了?”牟思晴还有些“不舍”的问了一下,拿过树枝自己去挑拨长草查看。

    她虽然不想再发现还有“尸体”出现,但却又不相信这草丛里没有“尸体”之类的东西,不过把茅草拨了个遍,她却也再没看到茅草里还有什么东西!

    确定茅草里没有东西后,牟思晴才缩了手,转身过来问许东:“你嗅到的就是这两个东西?再没别的了?”

    “没了,就只嗅到这个!”许东想都没想的就摇头回答。

    找到这两件有可能是“证据”的东西就不错了,要不是他,换了她们系统内的人,只怕就发现不了!

    牟思晴还不知道这两件东西的重要性,也不知道和确定这东西就跟嫌疑凶手有关联,不过她对许东的“嗅觉”还是很信任,既然是他“嗅”到这里来发现的,只怕与凶手是脱不了干系!

    一边思考,牟思晴一边又蹲下身用棍子挑动着那两件布料物品仔细观察。

    其中一件是一件男式夹克,很脏,也比较旧,虽然沾满了血迹变得黑紫了,但依然看得出来这是一件很旧的夹克!

    而另一样就不是服装了,挑开来看后,是一块四方形的“粗织”布料,看起来就像是遮盖沙发垫子一类的布料防脏遮垫。

    “这像是沙发坐垫用的东西吧?”许东看了看就对牟思晴说了一句,这是他的感觉。

    牟思晴自然是看得出来的,沉吟着道:“像是像,应该是的吧,不过还不能确定这跟嫌疑凶手是不是有关联,我们得把这两件物品带回市局去由专家检验检测组化验,看看这上面的血迹与下面水滩地中挖出的尸体血型有没有相符的!”

    许东当然得由她,也没有再解释什么,反正牟思晴是百分百相信他发现这两件东西是用鼻子“嗅”的!

    这蓬茅草周围荆棘刺丛很多,如果不是她和许东有目的专往这里来,即使有人经过也不会去这草丛!

    牟思晴沉吟了一下,然后把那两件织物品用树枝短棍挑了起来,准备把它带回市局去交给检验科化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