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二章 破点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不拉东西,就想跟几位大哥问个事……”

    牟思晴也笑吟吟的回答。

    “问什么事啊?”其中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就回答了,换了别的人问事,他们通常就不会回应,除了有活儿干的事外,其他的事他们压根儿就不想多管闲事,这年头,赚钱养家糊口才是最重要的事!

    不过牟思晴相貌实在是太漂亮了,让人看着就觉得心生好感,其实也不是说看到她就想怎么怎么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管老少,“美”是赏心悦目的好感觉,而牟思晴给他们就是这种感觉!

    牟思晴当即把手机拿出来,调出图片来给那几个三轮车夫看:“大叔,我想问一下,你们看看这是垫什么用的垫子,看看有没有看到过……”

    其实牟思晴才这么一问,许东在旁边一眼瞄到靠得最近的那辆三轮车时,心里一震,赶紧几步跑上前窜到那三轮车的“车厢”中去了。

    那个三轮车车夫一喜,也顾不得看牟思晴手机里的图片,赶紧问许东:“要拉东西?”

    许东摇了摇头,弯腰看着三轮车车厢里的坐垫。

    那个板形的坐垫是用海绵布垫做成的,坐垫上面再垫了一块粗纱布织垫,这个东西虽然上面的花纹不一样,但许东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坐垫布形状大小跟他和牟思晴在水库茅草丛里发现的那块一样!

    这时候,另外两个在看牟思晴手机图片的三轮车车夫也都在说:“这是块三轮车坐垫布嘛……”

    牟思晴心里一喜,扭头去看许东,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却看到他早已经在一辆三轮车的车厢里观察着车里的坐垫布了!

    看来许东也发现了!

    “谢谢两位大叔!”牟思晴赶紧对两个三轮车夫道了谢,然后过去拉了许东就走。

    许东见牟思晴表情是有“喜色”,但动作却是很“急”,直往小巷子那边走,方向是回市局。

    过了小巷子后,许东才问牟思晴:“凶手应该是个三轮车夫了,不过铜城的三轮车夫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吧,这怎么查?”

    牟思晴“嘿嘿”道:“有线索就是好事,有了有方向性的活儿忙,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这总比一点线索都没有,像无头苍蝇一般乱撞要好吧?”

    回市局后,牟思晴和许东还是去小办公室里,不过走廊上一个穿制服的男警察对牟思晴说道:“小牟,胡局刚刚回来,脸色很不好,我没敢跟他说话,你……”

    牟思晴马上一摆手道:“谢谢你,我自己过去跟他说!”

    等那个警察离开后,牟思晴又对许东低声道:“跟我一起到胡局办公室吧,反正也是不用避讳你!”

    许东点点头,他也是有必要听听这个案子的最新进展,然后混在其中悄悄的去查找线索就好!

    胡青山的办公室门是关着的,牟思晴伸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隔了几秒钟后,里面才传出来一声低沉的声音:“进来!”

    是胡青山的声音,不过声音显得很“沉重”。

    牟思晴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进去,许东也跟在她后面,进去后把门轻轻带上。

    胡青山一脸“黑沉沉”的表情,抬脸想喝斥一下再说话,但一瞧见是牟思晴和许东时,怔了怔,表情缓和了一些,然后指着旁边的沙发说:“坐,坐下说!”

    等牟思晴和许东坐到会客的沙发上后,胡青山也起身坐办公桌后出来,走过去坐到牟思晴和许东的对面。

    “说说看,你们对这个案子的看法,专案组目前还是没有头绪,没有发现有关凶手的线索,市委领导可是发了一通火,限令市局三天内破案,嘿嘿……别说三天,我看三十天……”

    说了这些话,胡青山又似乎觉得他太感情外露,倒是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没再说出来,毕竟他是一局之长,是个领导,不能把“感情”在下属面前随便发泄出来!

    不过牟思晴和许东又不傻,哪有听不出来的?再说胡青山一脸的“不乐”,显然是去市委受了“气”挨了“骂”的。

    就是许东也觉得市委领导还是太“激动”和“武断”了,这么大的案子,怎么可能三天就破得了案?

    牟思晴先“安慰”了一下胡青山:“胡局,您也别太愁,车到山前必有路!”

    “有路?”胡青山无奈的笑了一声,苦涩的道:“我看是条绝路吧,唉,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也累了,退下去也好,以前想闲闲不了,现在看来是真要闲下来了!”

    牟思晴摇摇头道:“胡局,也没到您说的那么绝,我跟许东在水库那儿发现了凶手留下的一件衣服和一块垫子布,检验科那边的化验检查结果也出来了,衣服和垫子上面的血迹有一些真是凶手留下来的,可以肯定凶手是同一个人人!”

    “真的?”胡青山眉头一松,赶紧又问道:“衣服和垫子又有没有什么发现?”

    牟思晴笑嘻嘻的点着头说:“胡局,正要跟您报告这个事情呢,我们出去查验过了,可以肯定,那块布垫子是三轮车的车垫,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凶手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会是一个三轮车夫,而且就算凶手不是三轮车夫的话,那也跟三轮车这个行业有极大的关联!”

    胡青山眉毛一耸,脸露喜色,猛的就站起身来说:“好,好,好!”

    虽然铜城全市的三轮车几乎近万,要从这近万的三轮车夫里查找一个凶手,只能说比大海捞针的难度要小些,但也不是容易的事,而且市委领导还限定了“三天”时间破案,这就更难了!

    但有这么个消息来,对胡青山来说就是一件“好事”,绝对是个“好消息”!

    因为就算他最终没能在三天里破案,但有了线索,最终能破案的话,那也算完成了领导的“任务”!

    胡青山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背着手垂着头踱步,思索良久才又抬头道:“思晴,你跟小许继续以你们的方式进行,我另外再下令让全市警方人员全员排查三轮车,嗯,先让车管所那边把在册登记的三轮车数量和人员汇报一下……不过也有难处,铜城去年登记在册的三轮车我记得是七千四百辆,不过没登记注册的黑三轮车起码不会少于这登记注册的数目,总数超过了一万五千辆,这个排查难度是可以想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