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 抓捕
一本读|WwんW.『yb→du→.co
    通过登记住得到的信息知道,穿红色夹克的中年男子名字叫做“彭新锐”,听起来像个年轻人的名字,但实际上不年轻了!

    许东,牟思晴,胡青山三个人坐在谢国强开的一辆黑色轿车里,两辆车跟踪彭新锐。

    彭新锐开了一辆七成新的电动三轮车,而那辆车在他办理登记换证的时候,谢国强等人也暗中检查过了,车上面没什么异常,也没有什么血迹之类的,不过垫子是全新的,看起来是新换了没多久的。

    跟在这辆电动三轮车后,谢国强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并没有跟得特别近,毕竟三轮车的车速不会快,但是这是在城区中,车速不快也是正常的。

    彭新锐几乎是一点都没有警觉,谢国强一边开车一边说:“胡局,这个人不像犯过事的,你看他压根儿就没有警觉性,如果是犯了事杀了人的嫌疑人,警觉性是相当强的,总是疑神疑鬼的……”

    许东也在盯着看,那些侦察细节他没想过,他只是觉得这个人的露的“气”既正常又不正常,这种情形以前没见过,所以一时也不能肯定什么,心里也是猜疑不定!

    出于对许东“嗅觉”能力的信任,胡青山才决定跟踪这个彭新锐,他和谢国强都是经验极其丰富的老刑警,就算牟思晴也不弱,几个人盯着前边开三轮电动车的彭新锐,其实他们都觉得这个人很“普通”!

    彭新锐开着电动三轮车不快也不慢的在路上前行,一会儿拐进支道,穿过支道后进入北面城郊,这一带是原来的老区,街边的建筑都很老旧,再过去就是村子,典型的城中村。

    在城里打工做事的普通阶层租住的地方几乎都是这种城中村的区域,因为房租便宜,不过这种地方通常也是鱼龙混杂,是脏乱差人多等等字眼的代号。

    彭新锐就住在这个村里,村子里几乎清一色都是五层楼左右的平房,巷道窄小,只容纳得了三轮车和摩托车通过。

    胡青山看到彭新锐开着三轮车进入村里的巷道中后,马上就叫谢国强把车靠边停了,两辆车上的六个人下车都去跟踪彭新锐。

    村里巷道中人来人往的,很多人,彭新锐的三轮车也开不快,跟走路的速度差不多,胡青山等人在后边分散跟踪倒也不急,速度完全跟得上。

    在村里巷道中转了几个弯,在靠北面村子最边沿的几栋矮旧的老房子处,彭新锐停了下来,先下车把车子停靠在矮院墙边,然后推开木门进去。

    院墙不高,大约只有一米七八左右,谢国强垫起脚尖就能看到里面。

    来的六个人中,只有胡青山一个人的身高矮一些,大约只有一米六五,而牟思晴的身高几乎接近一米七,挨着院墙垫着脚尖也能看到里面。

    院子里面有一个五六十平方的小院落,堆满了杂物,其中有两辆破损报废的三轮车。

    许东扒着院墙有些不自然,院墙上端添加了许多碎玻璃,以防止小偷从上面翻爬进去。

    院门半掩着,许东索性悄悄摸到院门处往里看,彭新锐进去后也没进里屋,而是坐在院子中一张旧圆桌边的木椅子上,然后往里叫了一声:“老婆,泡点茶来,累了!”

    “不就是去车管所登个记吗,难道比你拉客拉货还累?”一个头发蓬松的中年妇女提了个小茶壶出来,一边给彭新锐倒凉了的茶,一边嘀咕着。

    彭新锐倒也不跟他老婆争嘴,端起大茶杯滋滋的喝了几大口,然后又瞄了瞄里屋的门问:“老二呢?还在睡觉?”

    “刚起来,还在洗脸,说今天去哪个伴去水库钓鱼,他倒是清闲,只可惜生在你们彭家,那可是小姐的身子丫环的命啊,活儿不干,拿自己当个少爷,整天混吃混喝的……”

    听着老婆的唠叨,彭新锐沉默下来没有言语,握着茶杯叹了一声。

    这时里屋的门吱呀一声响,门开了,从里面又出来一个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头发梳得发亮,穿着花衬衫,白色的牛仔裤,棕色皮鞋,穿得“一表人才”。

    “哥,嫂子,我出去了,下午不回来吃饭,你们别等我!”

    彭新锐的老婆这时倒是没吭声,彭新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新泽,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们家这个情况你也不是不晓得,农村的父母是指不着,而我这个哥哥也只有这么大能耐,你就不能找个工作踏踏实实的做事,挣笔钱回农村娶个媳妇成个家?”

    “我知道了知道了!”称为“新泽”的男子不耐烦的挥手说,一边整理领扣衣衫。

    许东在门外边一见这个叫“新泽”的男子时,全身一震!

    这个人头上冒着强烈的“凶气”,而这个凶气跟库区边留下的物证上的气息完全一样!

    “是他!”许东顿时有些乱,赶紧朝胡青山和牟思晴等人招手示意。

    胡青山见许东表情激动,赶紧招呼了谢国强等人弯腰悄悄跑到院门边来。

    许东压低了声音喘着气道:“胡局,就是……库区的凶手就是这个叫新泽的男的……”

    谢国强还在奇怪许东怎么就这么肯定他就是凶手,要这么简单逮到凶手的话,怎么又闹腾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没进展?

    要是这人是凶手,那也太简单了吧?

    不过胡青山倒是表情也激动兴奋起来,比划着手招呼谢国强等人:“国强,注意,准备进行抓捕,千万不能出漏子!”

    谢国强点点头,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其他两个下属也在门缝处瞄着里面。

    那两个同事倒是没摸枪,因为叫新泽的男子显然身上没有带什么“凶器”,也没有任何防备,而且他们两个还不清楚这次抓捕的对象到底是什么人,从昨天起他们的行动就如云山雾里,只知道按命令行动,下一步的计划谁都不知道。

    彭新泽又掏了一片纸巾弯腰擦了擦皮鞋上的一点脏物,然后才往门口走过去。

    许东一看到他就确定了,这个人的凶气浓烈,而且跟水库区残留的“凶气”一模一样,原来他跟在车管所登记的彭新锐是亲兄弟,难怪彭新锐身上有凶手那种凶气,只是若有若无,仿佛披了一层那种“凶衣”一般,似是而非的弄不明白。

    这时候终于弄清楚了,彭新锐只是跟真正的凶手长期接触生活在一起,所以才“沾”了彭新泽身上的“凶气”!

    彭新泽潇潇洒洒的走到门口,然后推门踏步而出,只是才一抬腿时,左右两边忽然蹦出来几个人,一下子就把他按倒在地,几乎同时左左右右的就死死按住了他的手脚,动弹不得!

    这几个人正是胡青山和谢国强等四个人,胡青山哪怕身为市局局长,也亲自动手,控制住彭新泽后就大声叫着:“捆起来,把他捆起来!”

    牟思晴赶紧把带来的宽面透明胶带拿出来,先帮着手用胶带把彭新泽的手脚都“绑”了起来,等全部固定后,再用尼龙绳再结结实实的绑了一遍,把彭新泽绑得像个“粽子”一般!

    这个情形把在院里的彭新锐和他老婆惊得目瞪口呆,因为胡青山几个人都是穿的便衣,他们两口子还以为遇到了“劫匪”!

    呆了半晌后,直到胡青山几个人把他弟弟绑成了粽子后松手松气,这才结结巴巴的叫了起来:“你……你们要……要……要干什么?我们可……可没……可没钱……我……我就一跑……跑三轮车的……”

    彭新锐的老婆呆了一阵后突然大叫起来:“抢劫啊……抢劫啊……”

    谢国强喝道:“嚷什么嚷?我们是警察!”说着把警察证亮了出来。

    彭新锐又惊又诧:“你们是……是警察?我们可没干什么坏事……”

    胡青山表情严肃的道:“干没干不由你说了算,我们会调查清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抓错一个坏人,你弟弟涉嫌杀人被捕,你有什么话到公安局去慢慢说!”

    彭新锐还想辨解,但看胡青山等人的表情严肃,肯定不会听他说什么就改变主意,再瞄了瞄被捆绑严实的弟弟,只见他一脸冷肃,脸上没有半点惊慌,甚至都没吭一声,心里顿时有些没底!

    彭新锐也不敢肯定他弟弟是不是真就是清白的,他这个弟弟游手好闲,整日跟一帮狐朋狗友鬼混,坏事肯定有,但就是不相信他会去干杀人这种不可饶恕的事!

    胡青山和谢国强有经验,刚刚抓捕彭新泽的时候,拧手拧脚的时候,他们很用力,但彭新泽从头到尾都没叫一声“疼”,瞧他这种情形,那是早有“心理准备”,毕竟干了那么多丧天害理的事,害了那么多条人命,有这样的结局自然也不奇怪!

    胡青山虽然还不能确定彭新泽就是水库区的凶手,但见彭新泽这种表情,他心里也“踏实”了些,一边吩咐谢国强安排警车来押运彭新泽,一边叫另外两个下属严防盯守,以免被人“劫持”抢走犯人。

    两个下属把彭新泽抬到院子里,然后所有人退进院子中,把院门关上,等待押运的支援过来。

    这时候,胡青山才低声问绑得严实的彭新泽:“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