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章 口是心非
一本读|WwんW.『yb→du→.co
    “知道!”彭新泽表情并不惊惧,甚至还有些淡然:“这下好了,能睡个安稳觉了!”

    胡青山“嘿嘿”一声,又盯着他问:“那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彭新泽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杀人,杀了十一个人!”

    听到彭新泽说这个话,胡青山就彻底放了心,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地!

    彭新泽没有一丝一毫要隐瞒和狡辨的,表情中甚至还有一种“解脱”的样子!

    其实他在被抓捕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警察这么大阵仗抓他,肯定是查到了他犯案的证据,没证据没理由抓他干什么?

    再说彭新泽也清楚得很,他杀了那么多的人,即便是只查到他杀一个人的证据那也是死罪,所以他承不承认杀了所有的人并无多大的区别,杀十一个人是死,杀一个人也是死,既然干了这样的事就没什么好说的,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胡青山朝谢国强点了点头示意,说:“国强,注意警觉,等待局里支援,这个人是水库区杀人案真凶!”

    谢国强和两个下属不禁都吃了一惊,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两天整个公安线上的人都被水库区那个杀案缠身烦恼,但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这么容易就抓到了真凶!

    这简直都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没有一丝一毫的征兆,前一刻都还是渺茫毫无头绪,而这一刻抓了一个人竟然就说是“真凶”,怎么会令他们不吃惊?

    这很不符合他们办案时所经过的“艰难曲折”和辛苦,因为太顺利了!

    还有,彭新泽这个人给谢国强的感觉就不“简单”,在他身上就感觉到一股子“悍”味和“狠”劲,刚才抓他的时候,谢国强和两个下属也跟胡青山一样,下手狠,将彭新泽的手臂反扭拧得几乎快折断了,但彭新泽却连一声都没哼过,从这一点看他就不简单,对自己都狠得下来的人自然对别人也“狠”。

    因为有胡青山的“命令”,来支援押解的人速度很快,只有十几分钟就到了,一时间警笛大作,警察和武警至少来了数百人,把个村口的路封锁了,然后才把彭新泽蒙了头押解到村口外公路边的警车上。

    这个动静大得很,公路边的警车停了几十辆,封锁的区域普通人只能在几百米外远看,人山人海的,只是没有人搞得清楚这里出了什么事,但谁都清楚警察搞这么大阵仗就必定是出了什么大案子!

    胡青山目前自己都还不能百分百确定,这个案子的情况他自然不会透露出去,别的人,就好像一直伴随他进行抓捕工作的谢国强等人都不十分清楚,其他人自然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了。

    抓人走后,牟思晴和许东坐在最后面的警车上,走了一程后,许东见离他店面位置较近,当即说要“下车”。

    开车的警察还以为许东也是他们的同行,以为他有什么事情,当即停了车放他下车,牟思晴心想工作“完成”了,也该让许东休息休息松懈松懈了,不过她此时也一心系在“案子”上,也就没随着许东下车,由他单独回去了,她还想到市局去看对彭新泽的审询工作进展情况。

    许东回到店开了门,正中午时分,太阳猛烈,回到店里开了空调后躺着就不想动。

    抓捕彭新泽的事情虽然算是顺利,但却也让许东感觉到疲累,躺在沙发上只觉得睡意绵绵,不想睁眼睛,但店面开着又没有人看着,有客人来还是不方便,想了想又掏出手机来给桑秋霞发了一个短信,叫她赶紧到店里来。

    桑秋霞这几天主要是照顾她妈妈,手术很顺利,所以她这几天的心情大好,再说经济上也没有后顾之忧了,舒畅的心态让她越发的容光焕发。

    发过短信,许东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直到鼻中闻到一股子香味,忍不住吞着谗涎睁开眼来,面前,桑秋霞正在往茶几上摆餐具和饭菜。

    许东正感觉着饿,也不顾形像的用手抓了一片肉丝扔进嘴里,确实挺香。

    桑秋霞笑吟吟的递了一双卫生筷过来,说:“用筷子吧,都这么大个人了,没一点老板形象!”

    “试用期还没过!”许东老话重谈,又说了一次,“老板就是金科玉律,什么形象不形象?”

    桑秋霞嘻嘻一笑,也没跟许东争辨,她知道许东就这个嘴硬心软的性格,不熟的时候还被他“伤”过心,但熟悉后就知道他其实是个心软嘴硬的好人,现在更是早不把许东的“硬话”放在心上,基本上就是左耳进右耳出,到现在更是习以为常。

    许东吃了几口菜,抬头又看了一眼桑秋霞,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喜事了?这几天一个人都会傻傻的笑,是捡钱了还是耍朋友了?”

    桑秋霞脸一红,嗔道:“你这人……说话总是那么刻薄难听,我没捡钱也没耍男朋友!”

    “你妈怎么样?”许东一边吃一边问,其实他是知道桑秋霞的妈手术后,这几天恢复状况良好,看她的表情就知道。

    桑秋霞是一个心事都放在了脸上的女孩子,这段时间因为觉得自己喜欢上许东后,时常就独自一个人傻笑,甜蜜的心事都摆在了脸上,听到许东把她的心事挑了出来,自然是又羞又涩,不过许东转瞬又问到了她妈,这才掩饰着回答:“我妈恢复得挺好,精神是一天比一天好,这几天食量也不错,不过医生嘱咐过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吃太腥,我就只给她熬营养粥!”

    桑秋霞说着瞄了瞄许东,又说:“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一洗吧,都那么脏了!”

    许东低头看了看身上,果然有好几处污点,昨晚在车管所熬了一晚上的夜,又没洗澡换衣,衣服确实比较脏了。

    而牛向东这个店里原本就没准备住人的,所以他也没置办些家用器具,比如洗衣机什么的,许东洗衣服也是用手洗的。

    桑秋霞说得很自然,不过许东却有些“别扭”,这衣裤鞋袜几年来都是他自己洗的,当然,在姨妈家里也别想别人给他洗,桑秋霞很自然的说要他脱下来洗掉,心里确实有些“感动”,眼睛也有些湿润。

    为了不让桑秋霞看到他的异常,许东转头装作“咳嗽”几下,把眼睛擦了擦,回头来又没心没肺的说道:“回头我去买个洗衣机,你又不是我媳妇,老是要给我做这做那的干嘛?我说可别跟我套近乎啊,再怎么套近乎,我都一样是要讲原则的,试用期是三个月,三个月内不及格的话,我还是要炒掉你的!”

    桑秋霞气哼哼的直想叫许东别吃了,虽然不把他的话当真,但他的嘴巴实在“欠揍”!

    不过许东刚刚无意中说“你又不是我媳妇”的话又让桑秋霞情不自禁的心慌意乱,这话确实撩拨”得她心跳!

    许东吃完餐,又喝了一碗汤,吃得很撑,不得不说桑秋霞做的饭菜很不错,瞄了瞄正在收拾的桑秋霞,他心里倒是在赞着:“说归说,谁要是真娶到了桑秋霞,绝对是捡到宝了!”

    桑秋霞把茶几收拾干净,再将垃圾提到门外边放垃圾桶里,回来看了看又说道:“许……老板,这好几天没有客人上门了,我实在是有点心慌,虽然知道做一笔生意就能赚不少,但这也实在太冷清了!”

    “皇帝不急太监急!”

    许东又躺在沙发上,舒适的伸了伸懒腰后才说了一句,随后又问她:“最近有没有人去你家里?”

    “去我家里?”桑秋霞有些诧异,沉吟了一下才盯着许东有些似笑非笑的表情,难道他在担心有别的“男人”去她家找她?

    这男人啊就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喜欢就喜欢吧,嘴上不说,说的还全是“缺德话”,然后却又担心别的男人去找她!

    桑秋霞瞟着许东,咬着唇良久才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什么人?你还是我弟弟?除了你们两个就再没第三个男人去家里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许东点了点头,也不掩饰的就说了出来,他的表情自然,却把桑秋霞弄得满脸通红!

    其实桑秋霞是误会了,她以为许东是担心怕有别的男人去她家找她,而许东却是担心有人去她家发现水井里的秘密,但他没把话说明,桑秋霞自然也不会明白!

    许东翘着二郎腿,好一会儿才又说道:“下班后我跟你一起回家,嗯,对了,你弟弟晚上回不回去?”

    “你……”桑秋霞终于是给许东这么“露骨”的话搞得羞不可抑!

    不知道是说弟弟会回家好呢,还是说他不回家,自己偷偷叫他去别处,今天别当电灯泡?

    桑秋霞犹豫着难以决定,又确实害羞,这许东吧,明明说话刻薄难听,从不说“甜蜜话”,但现在怎么就说得这么“诱惑”?

    许东又说道:“下班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超市买点好吃的,晚上喝点酒,喝了酒才好做事!”